思想被主义奸污得苦!

所有的不得意,都是自问自答。还有脸来要求所谓的安全感?不给自己下濒临垂危的讯息,已是上帝赐给你最薄的那层脸了。

喂,看热闹去,朋友!在哪儿?卡尔佛里。今天是杀人的日子;两个是贼,还有一个–不知到底是谁?有人说他是一个魔鬼;有人说他是天父的亲儿子,米赛亚……看,那就是,他来了!咦,为什么有人替他抗著他的十字架?你看那两个贼,满头的乱发,眼睛里烧著火,十字架压著他们的肩背!他们跟著耶稣走著:唉,耶稣,他到底是谁?他们都说他有权威,你看他那样子顶和善,顶谦卑–听著,他说话了!他说:“父呀,饶恕他们罢,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我说你觉不觉得他那话怪。听了叫人毛管里直淌冷汗?那黄头毛的贼,你看,好像是梦醒了,他脸上全变了气色,眼里直流著白豆粗的眼泪;准是变善了!谁要能赦了他,保管他比祭司不差什么高矮!……再看那妇女们!小羊似的一群,也跟著耶稣的后背,头也不包,发也不梳,直哭,直叫,直嚷,倒像上十字架的是她们亲生儿子;倒像明天太阳不透亮……再看那群得意的犹太,法利赛法利赛,穿著长饱,戴著高帽,一脸的奸相;他们也跟在后背,他们这才得意哪,瞧他们那笑!我真受不了那假味儿,你呢?听他们还嚷著哪:“快点儿走,上‘人头山’去,钉死他,活钉死他!”……唉,躲在墙边高个儿的那个?不错,我认得,黑黑的脸,矮矮的。就是他该死,他就是犹大斯不错,他的门徒。门徒算什么?耶稣就让他卖,卖现钱,你知道!他们也不止一半天的交情哪:他跟著耶稣吃苦就有好几年。谁知他贪小,变了心,真是狗屎!那还只前天,我听说,他们一起吃晚饭,耶稣与他十二个门徒,犹大斯就算一枚;耶稣早知道,迟早他的命,他的血,得让他卖;可不是他的血?吃晚饭时他说,他把自己的肉喂他们的饿,也把他自己的血止他们的渴……

……

近几年住宅装修热持续升温,从笔者所居的小区可见一斑。此楼位置极佳,入住大肆装修,也是无可厚非。于是乎,从春到冬,由早及晚,冲击钻轰鸣不止,拆墙凿洞震天响,楼道变成堆料场,楼梯到处尘土蒙。大部分装修户是施工队当家,本主找地方躲了,不装修的街坊惨了,终日生活在动荡、轰鸣的“矿山一样的世界”。野蛮装修愈演愈烈,拆墙改晾台的,两室变一室的,小门厅拓宽的,墙上开月亮门的,厨房搬家煤气改线的,因为阳台有下水,还有建浴池的。前不久,我们这里装修上过报纸露过脸,雇来的街头游击队使用“老”字号电锤愣把隔壁客厅墙壁砸个大窟窿,险些两家子变一家子!野蛮装修难道没人管吗?!实话说,有管的地方,没治得了的办法。最近有一份资料,澳大利亚《城市环境保护》规定,莫说是人为的施工噪音扰民不允许,在“动物噪音”里规定:饲养的动物吵了邻居,也可起诉,要求赔偿。并非月亮一定是外国的好,但目前西安城市住宅装修法规不建全、不完善是亟待重视解决的。

  过天太阳羞得遮了脸,

普京网址 1

如今,一切都变了,篱笆墙不在洁白,篱笆也有多处已经倒塌了,院子的角落里,也不在有她和他在唱歌,她,就这样,默默的躲在窗帘后,一日一日的站着……

  她占了白天,又霸住梦!

所以,你还在纠结这一秒的安全感吗?记住,你是人,能动,而且能马上动。

空气,仿佛已经凝结,时间,仿佛已经停滞,一个在观看,一个在粉刷……这个早已经属于他们的家,一天天,又变得美丽起来了!

  他躲在沙漠地里住家;

“我一直在追寻自己的梦想,为什么总是不得志?”—-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

  半空里永远有乌云盖。

今天是微信火了,明天另一个信火了。今天你想去斯里兰卡,明天你想徒步尼泊尔。你都在变,何况别人,何况世界。

还记得,院子都篱笆墙还是和他一起堆砌的,那时,她仿佛是一名快乐的小女孩,搭建篱笆墙的时候,溅了一身的泥,抹了一脸的土,她和他的笑声不断,终于在太阳西下的时候,完成了这个“庞大”的工程!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