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飘着细细的雨,他缓缓走向那些花朵,一大片绚烂将他的眼眸衬映得黯淡,是她喜欢的“勿忘我”。
  她说她喜欢“勿忘我”,喜欢那蓝色小花散发的无穷的幽雅淡漠却又温柔无限的味道,像极了一句动人心弦的话,他就种下许多小蓝花。
  他远去那年她才十六岁,无忧无虑的年纪,爱唱歌的她每天都像阳光下快乐的百灵,他不忍让她一片明净的天空染上丝丝阴霾,可他不得不说他的未来。
  七年的光阴毫不留情地溜走了,他回到这个宁静的小山村时已是满载故事,漫漫几年的时光已让他原本如五月的世界风霜点点,他少了浮躁轻狂和张扬多了平和淡然的目光。
  可是当她雀跃来到他身畔,笑声如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袭白裙摇曳飘舞成怒放的百合花,他的安宁燃成烟。她嫣然滴脆地笑道,“青烟哥,你终于回来了!”
  他着实吃了一惊——不为她超乎寻常的美丽,为悠悠时间带不走馨香的记忆,为迢迢路途隔不断真挚的心情,为事过境迁他们重逢竟然彼此没有一丝一毫疏离的感觉,她能一下子唤出他的名字,他一眼认出她。
  “细细……”他分明有些慌,而就在这时她——细细已与他近在咫尺,细细的心跳隐约可捉。
  “青烟哥,这些年你过得好吧——听说现在大学毕业了,真好……”
  “噢……”
  ——多年后的相遇原来是如此难以言说。美好。
  如果学业有成他不回阔别的故乡,如果当年他没有随父母前往远方,如果她不是……如果他……然而一切的如果只是如果——也许他和她此生注定要……冥冥之中自有主宰。
  “你说它还能飞吗?”细细问。
  “会!”他立刻说,因为她的脸上写满纯真的期盼。
  那些花朵水灵灵的玲珑妩媚,在她亮闪闪的眼眸那两汪清澈泉水里,那只受伤的蜻蜓本来跌落在地因了她凝香纤纤玉手的帮助得以在花丛中安眠——如梦如幻,多美的画卷!
  “我去你家才知道你来这里了!”宋春却在这时出现了。宋春是一位名门千金都市丽人,他的大学同学。
  “柳青烟,我说过你逃不掉的!”宋春不止一次这样说。
  宋春居然不辞辛苦千里迢迢到他老家来找他,这却是他始料不及的。
  细细挺喜欢宋春的,热情爽朗的宋春和温柔善良的细细很快成了好朋友,宋春坦白地告诉细细她不辞辛苦奔赴偏僻山村的原因,细细咯咯笑,“原来如此!”
  细细来到青烟面前,“买糖!”
  青烟不由深深一怔,原来,她并没有……她离他这样近却又那样远……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她会明白吗?
  他与宋春谈,请她回城回到宠爱她至极的亲人身边,宋春嘻嘻笑,“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
  “宋春,你知道我……”
  “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改变!”
  “不会,我有……”
  “你有心上人——不会吧?是谁?!怎么一直……”
  “花细细——你当真什么都忘记?”他不回答宋春,头脑昏昏沉沉。
  一个没有阳光的午后,细细和宋春不约而同提出上山玩。山上清风徐徐,葱郁的树木数不清的琪花瑶草让人心旷神怡。宋春唱起了歌,宋春一边走一边唱,看到“勿忘我”她才收起她悦耳的歌声,小巧秀丽的蓝色花瓣镶嵌一圈醒目的嫩黄花蕊,煞是好看。“’勿忘我’!这么多的’勿忘我’开放了!”她快活地叫道。
  “怎么山村到处都有这种花?’勿忘我’,好奇怪的名字!……”宋春感叹。
  “它们给我的感觉像极了年华……”青烟低声说。
  年华是一首歌,细细自己写的,很好听,她无意中哼它被他听到,他一再追问她便告诉了他。
  “年华吗?宋春迷惑地问。
  青烟怔怔地扫了眼细细,又说:“年华是一首歌。”
  “年华是什么歌?我从来没听过……”宋春嚷了起来。
  青烟沉默。这时,细细弯下腰开始亲近那些细小纤弱、蓝幽幽的小花朵,她一言不发,眸子被沉沉帘幕遮掩,不知道锁着怎样的缤纷心绪。
  宋春笑,“傻细细,好看的花多得是,你不会迷上’勿忘我’了吧?还是它们让你想起了什么——人?”细细抬起头看着宋春,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三人在山上流连忘返,黄昏却悄悄偷袭。细细说,“我们快回去吧,不然天黑了不好走路!”青烟看宋春,宋春意犹未尽,但犹豫了一下就点头。
  接下来发生的事猝不及防。宋春发现她的钥匙不见了,开始寻找,钥匙没有找到,细细却不小心扭伤了脚,宋春不见了。
  宋春不知跑到什么地方找她丢失的东西了,扭伤了脚的细细秀眉紧蹙,青烟认为细细看大夫最重要,于是他先和细细下了山。
  细细的脚并无大碍,可宋春仍然没有回来。天都要黑了,她一个孤身女子……
  找到宋春已是深夜,青烟不仅浑身是汗,而且伤痕累累,宋春一见他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找着、找着就迷路了”——宋春娇喘微微,月光下她洁白如玉的肌肤上星星点点全是清泪。
  青烟怔了怔,“都怪我,你受苦了!”——如果不是一心想着细细的伤,就不会忽略宋春留她一个人在茫茫山上……
  宋春忽然嘻嘻笑了,猛地,她一下子,搂紧青烟的脖子,将她温润的唇炙向他的脸。
  青烟没来得及躲开,他一惊,倒退了两步,紧闭的嘴巴像僵硬的石头。就在这时,一声霹雳。
  不一会儿就下起了雨。典型的夏天的雨。夜深沉,雨滂沱,两个寻路的人陷入更窘困的境地。祸不单行,青烟踩空了一块石头。
  宋春一声惊呼——山路艰险,一不小心倒个霉就会摔个头破血流。
  倒霉的是青烟,然而受伤的还有宋春——宋春不知从哪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她拼命抓紧青烟,把他的衣服都拽烂了,但是让他没有滚下深渊,而她自己却因此撞上了坚硬的山岩,让锋利的刺藤划伤娇柔肌肤……
  宋春浑身是伤。
  宋春我害苦你了——青烟沉声说。
  “我甘愿的……一切,我都心甘情愿……”宋春立刻说。没有一丝一毫迟疑和犹豫,她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青烟不禁呆住。她对他的心他当然知道,可是,她,爱他,如此之深了吗?
  许久,他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我……”
  细细不知情——“昨晚下雨了,都是那场雨不好……”细细说,“不然春姐一定不会摔倒……”细细不知道宋春是为了青烟——
  宋春不说,青烟也不说。对于宋春青烟除了感激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歉疚,他的话更少了,他英气逼人的脸上两道浓眉常常于不知不觉中拧紧。
  “青烟哥,你不开心——”细细察觉到了。
  他怎么回答呢?他只有苦笑,竭力平静,良久,轻轻吐出几个字:怎么会。
  他埋下“勿忘我”的种子,他没有倾吐他为她种下“勿忘我”的原因,他甚至没有告诉她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传说:很多年前,一对在辽阔原野上漫步的爱人,女子为一种从未见过的蓝色花朵止住脚步,男子就向那片诱人蓝色走去,他想象采下那样一朵特别的美丽戴在她楚楚的发髻应该无与伦比,可是当他的手已经触碰到那小小的心愿,却发现自己的脚无法移动,他竟然陷进了深深沼泽。心上人已经像风一样跑过来,他奋力向她摇头,大声告诫她不要过来,她终于站住,泪如泉涌。他用尽所有的力量举起花,微笑说:“勿忘我——”
  “勿忘我”的花语——永恒的记忆。
  他还清楚记得细细那年的模样,她非常开心,“青烟哥,你怎么想到在这里种上花呢?还是那样的’勿忘我’……”
  想着、想着,他蓦地莞尔,宋春飘了他一眼,垂首不语。
  “你不是会绣花吗?上次在你家看到的鞋垫精美绝伦,送我一双带回去让人家开开眼界!”宋春向细细提出。细细不假思索答应了。两天后,细细将宋春想要的礼物交到她手里,而且还多出一枚仿佛一朵花的蓝色发夹。
  宋春失声笑,不解地大声说:“细细,这是什么意思!?”
  细细清澄的大眼睛静静凝视宋春,“发夹我也送给你。”细细的声音轻柔无比。
  宋春拿过那假花扫了几眼,笑得更大声,“这是什么年代的文物!?我要它有什么用?”她拿着它在头上比划,“真土啊,笑死人了!”
  细细红了脸,“你可以不戴,收好就行了。”
  “为什么呀?”宋春还要再说什么,一直沉默的青烟忽然开了口,青烟脸色异常难看,一把抢过了那个遭宋春嘲笑的发夹,咆哮如雷:“不能给她!”将宋春和细细都吓了一跳。
  “细细,这是你的,永远属于你,你要收好。”青烟一字一句说,哀伤难抑。
  她怎么可以……七年前,他用好不容易积攒的零花钱买下了一枚有点像勿忘我的发夹,在离去前认真交给了她。
  往事历历在目,他心中难受得厉害,小小的发夹,对他和她的意义却非常重大。既然独自这么多年她都好好珍藏,为什么要在和他重逢后转交另外一个人?这意味着什么呢?他错了吗?……
  一个小雨纤纤的日子,细细脸儿飞红。有人上门提亲,她的父母没反对,她也没拒绝。
  青烟的远房堂嫂打趣细细,青烟于是得知——他感到自己像被人当头敲了一棒,他感到自己的心一阵一阵隐隐作痛,他感到居然有狠狠打几下自己的冲动——
  小雨纤纤,似梦如烟,他双腿像绑了石头一般沉甸甸,好不容易来到那些花朵前。“勿忘我”毫无顾忌地盛开,沐浴温柔细雨愈发美丽动人,却不明白他的心情。
  不知道细细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细细周围无数清亮的小雨点,那些小雨点像亮闪闪的星星,细细光彩夺目。“细细——”星星让他眼前变亮,他直直地看,声音清晰地说:“有些话我要对你说——”
  细细打断他的话,“我觉得你今天怪怪的!”她避过他灼灼的眼神。
  他怔了一下但旋即一字一句接着说:“你真的不知道——我——”他沉声,“不记得我们以前的事了吗——一起上学,一起放鹅,一起摘打碗花,一起看牛郎织女星,一起……”
  细细接口,“你还因为帮我逮金爬爬从树上摔下来,疼了好几天——”细细笑。
  “我离开几年我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可是你没有——”他欣然一笑,“后来我发现我像回到过去,只不过——”他顿口。
  细细急问:“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早就没有小时候无邪——”他低低地,“而你和那时候一样,无猜无忌,风清月白,可我非常希望你能跟我一样……”
  “像你一样……”细细语塞。
  “像他爱你一样你爱他!”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宋春!她什么时候来的?宋春大声继续说:“花细细,你也太傻了吧!柳青烟一直喜欢你,你竟然一无所知——你——”她激动地猛地一指他,“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迟迟不肯回去,因为这里有你!”
  “宋春你别说了!”他暗哑着嗓子求宋春。
  “你管不到我的嘴巴!”宋春依旧说得很难听,“可是你们合适吗?一个来自繁华都市的大学生和一个穷乡僻壤的村姑……”他实在忍不住就狠狠凶了宋春一下。宋春没有哭,她好像用尽全力似地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将手中的伞摔在地上。
  宋春跑开了,长发飞舞猎猎。雨仍在下,湿了发湿了衣湿了眼……
  “细细——”他不知该向惊诧之极的细细说些什么。
  而细细,他心爱的女子,轻轻捡起那把落寞的伞,她凝注他,熠熠的秀目突然迸出泪花,不开口,不要任何语言,只要深深看他。静谧的天地,无边丝雨——
  “我没有想到你……”良久,细细轻声说,“那些都是过去……”
  他急忙接口,“是的,都是过去,可我们现在要让它继续!”
  细细用力摇了摇头,粲然一笑,“把过去的留在昨天,好好珍惜现在的一切,你才会拥有美好的将来……”
  “我不明白——”他皱眉。
  “不是看书没有看完,不管过多久还可以接着看……”细细目光幽幽,“当年你随父母离开这里,回到那本该属于你的天地,一晃七年,你的世界早已经习惯五彩斑斓……”
  “青烟哥,我背一段文字给你听——”她说着缓缓朗诵起来,“我并不想把你忘记,可不知不觉里,往昔已变成一片朦胧回忆,尽管香气四溢……我是很爱’勿忘我’,你走时为我种下的它们总是开得漫山遍野,可我小小的心田几度花谢花飞渐渐布满残落的痕迹——我已不是当年的花细细,我想,你也回不到曾经的柳青烟……”
  “原来……”他失声。
  “青烟哥,仔细想一想,她更适合今天,不是吗?”
  细细不再说话,看着呆住的他,一会儿,像一朵凋谢的“勿忘我”,零落的花瓣飞散,她翩翩走远。
  细细也离开了。看着那远去的倩影,他痴痴伫立——
  原来,有些东西一经停顿就像年华凋谢,留在了过去,再想采摘,芬芳的已是今天……
  此时,他离那些花朵很近,那些为谁开放的“勿忘我”?那个怎样的名子,怎样的三个字,叩了谁的心扉?
  那一场雨后,宋春走了,只言片语也没留,伤心的她不愿再面对他,细细则几乎不出家门,故意遗忘他的存在。
  细细受到了不小的震撼——她真的想清楚了吗?她一遍一遍问自己,却只觉脑子空空,心乱如麻。他不知道在她的闺房在她的箱底,有一片盛开的“勿忘花”。是她一针一线绣出,是她全心全意成就。有她的欢笑,有她的眼泪,有她深深的希望和不停凋谢的年华,刻骨铭心的——爱恋。
  他怎么样?这个问题侵占她的大脑,久久挥之不去。她十分不自在地来到他的住处,他的堂嫂迎接她,“细细,怎么老长时间不来?”
  她嗯了一声。人家热情地和她搭话,她强露欢颜敷衍,她没料到她会听到这样的话——
  “春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声不响走掉,又不回家,东游西逛,撞到车——”
  “幸亏伤得不重!”
  “我们村上的小山看见,打电话告诉青烟——青烟去找她了。青烟去了好几天了……”
  “青烟留下一封信让我交给你……”
  她呆呆听着,像梦中人遭到突然袭击睡意全消,倏地心如明镜。
  匆匆看完信,她不禁皓齿紧咬了一下丹唇……
  信上只有几句歌词,她的年华:有些事早已过去,却不会忘记/有些人早已远去,却埋在心底/年华凋谢,像小雨纤纤/小雨纤纤,似梦如烟/小雨纤纤,清愁点点/小雨纤纤,模糊视线/小雨纤纤,轻轻来到你的面前/告诉你不要想念……

图片 1

评画:中国最大的微信艺术平台

朱服在宋词史上,虽不出名,却留下了一首传世之作,就连苏轼,也对这首词赞不绝口,认为它是“一语两意前无古人”,这首词,就是《渔家傲·小雨纤纤风细细》。

●渔家傲

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告别的寒冷日子,迎来温暖的阳光,放飞美好的心情。

本文来自公众号:老连环画

图片 2

朱服

岁月静好,浅笑安然……就连那宋词里的春天也从未走开,为你停留,为你美丽。

图片 1

《渔家傲·小雨纤纤风细细》

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

图片 4

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告别的寒冷日子,迎来温暖的阳光,放飞美好的心情。

北宋·朱服

恋树湿花飞不起。

《采桑子》

岁月静好,浅笑安然……就连那宋词里的春天也从未走开,为你停留,为你美丽。

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

愁无比,和春付与东流水。

宋·欧阳修

图片 4

恋树湿花飞不起,秋无际,和春付与东流水。

九十光陰能有几?

春深雨过西湖好,百卉争妍。

《采桑子》

九十光阴能有几?金龟解尽留无计。

金龟解尽留无计。

蝶乱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

宋·欧阳修

寄语东阳沽酒市,拚一醉,而今乐事他年泪。

寄语东城沽酒市。

兰桡画舸悠悠去,疑是神仙。

春深雨过西湖好,百卉争妍。

唐圭璋曾经在《唐宋词简释》中对朱服这首《渔家傲》有过点评,认为此首词采用了上景下情作法。开头两句,写雨中杨柳。“恋树”三句,写花落水流,都让人无限惆怅。词的下片,又写到了浮生若梦,惟有及时行乐。尤其是“而今乐事他年泪”这一句,更是一语两意,让人特别感伤难过!

拚一醉,而今乐事他年泪。

返照波间。水阔风高扬管弦。

蝶乱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

图片 6

朱服词作鉴赏

图片 7

兰桡画舸悠悠去,疑是神仙。

诗人朱服的命运很是不顺当,他一生仕途坎坷,多次被贬,曾经担任累官中书舍人、礼部侍郎,后来在徽宗时代被贬。任何人,遭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心灰意冷。朱服更是有万千感慨,当他面对春季雨景,不由就想到了春光易逝,年华难留,壮志未酬,于是,在朱服心中,产生了无限愁绪,这些愁绪,付与滚滚东流之水,无穷无尽,令人惋惜。

这首词风格俊丽,是作者的得意之作。原题为“春洞”。

《蝶恋花》

返照波间。水阔风高扬管弦。

这首《渔家傲》,是朱服仅存于《全宋词》中的一首,风格俊丽,就连诗人朱服自己,也十分喜欢,在得到苏轼的肯定以后,朱服更是欣喜不已。的确,作为一名词人,能有一首词被人记住,也是件莫大的幸事了!

开头两句“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写暮春时节,好风吹,细雨润,满城杨柳,郁郁葱葱,万家屋舍,掩映杨柳的青烟绿雾之中。正是“绿暗红稀”,春天快要悄然归去了。次三句:“恋树湿花飞不起,愁无比,和春付与东流水”,借湿花恋树寄寓人的恋春之情。“恋树湿花飞不起”是个俊美的佳句。“湿花”应上“小雨”,启下“飞不起”。“恋”字用拟人法,赋落花以深情。花尚不忍辞树而留恋芳时,人的心情更可想而知了。春天将去的时候,落花有离树之愁,人也有惜春之愁,这“愁无比”三字,尽言二愁。如此深愁,既难排遣,故而词人将它连同春天一道付与了东流的逝水。

宋·苏轼

图片 7

图片 9

“九十光陰能有几?金龟解尽留无计。”感叹春来春去,虽然是自然界的常态,然而美人有迟暮之思,志士有未遇之感,这九十日的春光,也极短暂,说去也就要去的,即使解尽金龟换酒相留,也是留她不住的。词句中的金龟指所佩的玩饰,唐代诗人贺知章,曾经解过金龟换酒以酬李白,成为往昔文坛上的佳话。作者借用这个典故,表明极意把酒留春。“寄语东城沽酒市。拚一醉,而今乐事他年泪。”虽然留她不住,也要借酒浇愁,拚上一醉,以换取暂时的欢乐。“寄语”一句,谓向酒肆索酒。结句“而今乐事他年泪”,一语两意,乐中兴感。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蝶恋花》

读完这首词,心中不由感慨万分,人的一生,就如这落花流水一般,匆匆流淌,很难留下些什么东西。一切皆是身外之物,不需牵挂,因此,何不及时行乐呢?切莫令自己后悔哦!诗友们,您对这首词,有何见解?有什么不同的感悟,可以留在评论区,大家一起讨论哦!

这首词袭用传统作词法:上片写景,下片写情。结句“而今乐事他年泪”,一意化两,示遣愁不尽,无限感伤。作者亦自以“而今”句为得意之笔。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宋·苏轼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