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想开放我的宽阔和粗暴的嗓音,唱一支野蛮的大

徐志摩
  我想——我想开放我的宽阔的粗暴的嗓音,唱一支野蛮的大胆的骇人的新歌;我想拉破我的袍服,我的整齐的袍服,露出我的胸膛,肚腹,肋骨与筋络;我想放散我一头的长发,像一个游方僧似的散披着一头的乱发;我也想跣我的脚跣我的脚,在我要调谐我的嗓音,傲慢的,粗暴的,唱一阕荒唐的,摧残的,弥漫的歌调;我伸出我的巨大的手掌,向着天与地,海与山,无餍地求讨,寻捞;我一把揪住了西北风,问它要落叶的颜色,我一把揪住了东南风,问它要嫩芽的光泽,我蹲身在大海的边旁,倾听它的伟大的酣睡的声浪;我捉住了落日的彩霞,远山的露霭,秋月的明辉,散放在我的发上,胸前,袖里,脚底……我只是狂喜地大踏步走向前——向前——口唱着暴烈的,粗伧的,不成章的歌调;来,我邀你们到海边去,听风涛震撼太空的声调;来,我邀你们到山中去,听一柄利斧斫伐老树的清音;来,我邀你们到密室里去,听残废的,寂莫的灵魂的呻吟;来,我邀你们到云霄外去,听古怪的大鸟孤独的悲鸣;来,我邀你们到民间去,听衰老的,病痛的,贫苦的,残毁的,受压迫的,烦闷的,奴服的,懦怯的,丑陋的,罪恶的,自杀的,——和着深秋的风声与雨声——合唱的“灰色的人生”!

图片 1

我想放散我一头的长发,象一个游方僧似的散披着一头的乱发;我也想跣我的脚,跣我的脚,在巉崖似的道上,快活地,无畏地走着。我要调谐我的嗓音,傲慢的,粗暴的,唱一阕荒唐的,摧残的,弥漫的歌调;我伸出我的巨大的手掌,向着天与地,海与山,无餍地求讨,寻捞;我一把揪住了西北风,问他要落叶的颜色;

蓝采和是谁?蓝采和是如何成为八仙的

  胆的骇人的新歌;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蓝采和是谁:蓝采和,唐朝人。八仙之一,在今安徽省凤阳县临淮关镇得道成仙。陆游在《南唐书》中说他是唐末逸士。元代杂剧《蓝采和》说他姓许名坚。蓝采和是他的乐名。他常穿破蓝衫,一脚穿靴,一脚跣露,手持大拍板,行乞闹市,乘醉而歌,周游天下。后在酒楼,闻空中有笙箫之音,忽然升空而去,相传于北宋时期聚仙会时应铁拐李之邀在石笋山列入八仙。

  我想拉破我的袍服,我的整齐的袍服,露出我的胸膛,肚

提起徐志摩,大家都会想起那首著名的《再别康桥》:

蓝采和,唐代的隐逸。最早见於南唐沈汾《续仙传》。常衣破蓝衫,一足靴,一足跣,夏则披絮,冬则卧雪,气出如蒸。蓝采和常行歌于城濠州城,手持大拍板长三尺馀,似醉非醉,踏歌云:「踏歌蓝采和,世界能几何。红颜三春树,流年一掷梭」,均为神仙脱世之意。后得钟离权之度化,乘云而去。

  腹,胁骨与筋络;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蓝采和”在八仙中排第六位。民间传说中的八仙分别是:铁拐李、钟离权、张果老、吕洞宾、何仙姑、蓝采和、韩湘子、曹国舅。据有人研究,汉、六朝时已有“八仙”一词,原是指汉晋以来神仙家们所幻想的一组仙人,直至唐代,“八仙”都只是一个空泛的名词。而上述八仙中的具体人物,到明代中叶吴元泰的《东游记》和汤显祖的《邯郸梦》问世后,才被正式确定下来。

  我想放散我一头的长头,像一个游方僧似的散披著一头的乱

多么婉约,多么温柔。这首诗是如此地广为流传,加上他与陆小曼的故事,以致于,徐志摩在我脑海中曾经的形象,就是一个满腔柔情的民国文人,直到我在偶然间读了《徐志摩诗全集》。

据传他常身穿破蓝衫,手持大拍板,在濠州城行乞,乘醉而歌,云游天下,后在酒楼,闻空中有笙箫之音,忽然升空而
去。一说蓝采和原名许坚,在勾栏里唱杂剧,年五十岁做寿时失误官身,被官府棒打四十大板,后被钟离权引度成仙。他的事迹在《续仙传》、《南唐书》、《确潜类书》等书中均有记载。元杂剧《蓝采和锁心猿意马》、《汉钟离度脱蓝采和》、《蓝采和长安闹剧》等剧本对蓝采和的姓名也都有不同的说法。南唐沈汾《续仙传》:“蓝采和,不知何许人也。常衣破蓝衫……脚著靴,一脚跣行。夏则衫内加絮,冬则卧于雪中,气出如蒸。每行歌于城市乞索,持大拍板,长三尺余,带醉踏歌,老少皆随看之。机捷谐谑,人问应声答之,笑皆绝倒,似狂非狂,行则振靴……后踏歌于濠梁,酒楼乘醉,有云鹤笙箫声。忽然轻举于云中,掷下靴、衫、腰带、板拍,冉冉而去。”

  发;

在这一诗集中,当然会收录著名的《再别康桥》、《翡冷翠的夜》、《沪杭车中》等脍炙人口的柔情主义作品,但也有很多力透纸背的充满张力的词句,如《为要寻一颗明星》、《夜半松风》、《拜献》等等。

有人孩童时见过他,及至年老再见,采和颜状如故,后于酒楼乘醉骑鹤而去。元人以此逸事,撰杂剧汉钟离度脱蓝采和。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