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拍不录了……”津华市南河区兴华小学五年一班的男生周和伟苦苦地祈求着:“林老师,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此时正值中午吃饭的时候。班主任林淑丽把周和伟从班里拖进了办公室,又打又踹。
  周和伟犯错误了。明天是林老师的结婚纪念日,三天前,林淑丽在班里布置任务,每个学生在她的结婚纪念日前夕,都要给老师送红包大礼,以此答谢老师的教育之恩。眼看着明天就是林老师的结婚纪念日了,可班里的学生,只有两名给林淑丽送了红包,红包里也只有二百元钱。于是林淑丽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在第四节课时,她决定杀鸡给猴看杀一儆百,要让班里的学生必须都送上红包。本来讲语文,可她不讲了,她大骂出口,脏话连篇狠话连篇,整整地骂了一节课,那真是丑态百出啊。
  林淑丽的叫骂整个过程,都让班里的体育委员周和伟用手机录了下来。
  周和伟原本是秘密进行的。可是刚下课,就被他的同桌于凤娇报告给了林老师。于凤娇是第一个给林老师送了红包的学生,她是一个最听话的学生。
  听完了于凤娇的报告,林老师心里有数了,杀鸡?好了,你周和伟就是这只该杀的鸡了。林老师连续作战,没让周和伟吃饭,就把周和伟拖进了办公室。林老师三十八岁,个子很高,很有把子力气。在办公室里,她好一通发泄。到末了,把周和伟的手机摔在了地上,用脚狠命地践踏着:“我叫你录,叫你录!叫你再录……”
  林老师咬牙切齿,恨不能把周和伟的手机踏成粉末。
  办公室里其他三位教师,都站在林老师的立场上,纷纷谴责声讨周和伟的“不良行径”。
  周和伟受不了了,一个劲的祈求:“老师,我不敢了,我不敢再录了,老师,我保证给您红包。老师,我给您八百元的红包,祝贺您结婚纪念日愉快……”周和伟服了,彻底的服了。
  当晚回到家里,周和伟跟爸爸妈妈讲了被林老师打骂的经过。爸爸妈妈真想到教育局揭发林淑丽。当时就用手机联系了九位家长。可这九位家长都说,这个班,六年级还是林淑丽当班主任。不能得罪啊。为此,周和伟的父母还特意打手机问了问女校长梁步珍。梁校长明确且万分准确地告诉他们:“没错的,林老师是要跟班的。六年级,还是她带这个班。”
  “惹不起啊。”周和伟的爸爸说,“孩子还要在她的手里不是?咱们不能告发她啊,忍着吧,为了咱孩子,还是忍了吧。”
  周和伟的妈妈数落着身心都受了伤害的儿子说:“你怎么不懂事理啊?在人屋檐下,焉敢不低头?不让你把手机带学校去,你就是不听啊。儿子啊,林老师不就是要红包吗?生日要红包,咱们已经给了,这结婚纪念日还要红包,也真有她的。好了,你不是答应给八百元吗?干脆,破财免灾就是了,咱们给她一千元好了,就这样定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三,林淑丽老师结婚十周年纪念日。林老师很早就站在学校大门口处等待着收获红包了。
  一清早,一进学校,在保安室门口处,周和伟就把一个包着一千元钱的红包规规矩矩的送到了林淑丽老师的手上。他颤抖着用很大的音量说:“林老师,这里面包着一千元钱,每张一百元,一共是十张,您收好了吧,谢谢您,谢谢您,我爸妈让我代表,祝您结婚纪念日快乐幸福。”
  林淑丽满脸堆笑,说:“和伟啊,你的手机,我还赔吗?”
  周和伟浑身打颤,说:“谢谢谢谢,不用不用,不赔不赔。”
  林淑丽皮笑肉不笑了,问道:“这可是你的心里话吗?”
  周和伟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带着颤音大声地答道:“是,是,真是,真真的是,心里,话,心里话。”
  “和伟,这学年的区三好我一定保你当就是了。”林老师拍了拍周和伟的左肩膀,态度十分和蔼地说:“好了好了,快进教室吧。”
  班里的学生一个接一个的不情愿地给林老师递上红包。
  林老师真胆大,在学校大门口,在保安室旁边,连连收了好几十名学生送给她的红包,里面钱数不等。行了,齐了,全班学生的礼金红包她收齐了。林老师拿着鼓鼓的手包,带着收获,满脸喜色的回办公室了。
  林老师根本没注意,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已经用手机把她索要红包的行为动作,以及她的话语通通地录了下来。给林老师手机录像的学生叫周和鸣,是六年一班的学习委员。
  周和鸣是周和伟的堂哥。昨天放晚学的时候,周和伟和盘把林老师整治他的事情讲给了哥哥。周和鸣说:“林老师不配当老师,你怕她干嘛?不用怕。”
  周和伟说:“我还要继续上学啊,我能不怕吗?”
  “你怕她,我不怕!”周和鸣说,“你等着,有她林老师好看的时候。”
  这不,今天周和鸣就录下了林老师索要学生红包的全过程。周和鸣走进教室之前,就把这录像发到了市教育局网站……
  林老师公开在校门口处索要学生红包的录像帖子在网上疯传开来。
  兴华小学校长室的电话打爆了,教务处的电话打爆了。网友们纷纷质问谴责林淑丽的可耻行为,并纷纷要求严肃处理林淑丽。
  两天后,市教育局派出了五人调查小组到了兴华小学。访问的第一个人就是周和鸣。周和鸣用实名发的帖子,并且还做了比较详细的说明,把堂弟周和伟因没及时交纳礼金而被林淑丽殴打的情况做了陈述。调查组组长温洪文问道:“周和鸣同学,你不怕林老师报复吗?”
  “我不怕。”周和鸣说,“我爸妈常说,邪不压正。还说,县官不如现管,我又不是林老师班级的学生,我才不怕她呢。我弟在她班里,受她的气。再说了,林老师忒不像个老师了,她过生日跟学生也要红包,教师节跟学生要红包,结婚纪念日也要跟学生要红包,她不配当老师的。”
  “说的不错。”温洪文说,“好的,你就是一个反腐败的小英雄,要让全校学生都向你学习。”
  周和鸣低着头,腼腆地说:“不,不能算是小英雄。叔叔,其实,其实,像林老师这样的老师,很少很少的。有很多老师收红包都不是情愿的,都是我们学生的爸爸妈妈,有图老师的,像能当上个班干,能当上个三好生的,能平安无事嘛的,就都积极地给班主任老师送礼送钱。像我在班里是个班干部,我妈每年一开学都要给班主任送不少钱的。不过,不过,我们班主任除了教师节收红包,除了要当班干部要当三好生的学生家长送红包,像林老师的结婚纪念日收红包,我们班主任就没有的。叔叔,我讲的,你们千万别跟我们班主任说啊,不然,我的班干当不成了不说,我妈我爸也得打我啊。”
  小孩子嘴里吐真言。温洪文从周和鸣的话语里,知道小学教育腐败很严重了。
  周和鸣离开调查小组办公室的时候,又说了三遍:“叔叔,您千万千万不能让我们班主任知道啊……”
  温洪文他们一连询问调查了四十九名学生,每个年级每个班都有。
  调查的结果让温洪文他们震惊了。索要学生红包的班主任,绝不仅仅是林淑丽一个。而是全部班主任。正像周和鸣讲的,在教师节向学生索要红包的班主任占全数,卖班干卖市区级三好生的班主任占全部。像林淑丽一样向学生家长索要生日、结婚纪念日礼金红包的占班主任的四分之一。问题严重啊。
  怎么办?温洪文是市教育局纪检委的副主任,他带着调查组的成员回到了教育局,以书面形式,把调查的过程及结果跟局领导做了专题汇报。
  七天后,兴华小学接到了对林淑丽的处理决定:责令林淑丽全部退还学生家长送给她的结婚纪念日的礼金红包,调离一线教师队伍。
  当日下午两点,校长梁步珍把林淑丽请进了校长办公室,跟林淑丽说:“林老师啊,你胆子也真的太大了,收受索要学生家长红包,毫不避讳啊,居然在学校大门口,在保安室前收受,旁若无人,你比市里那个大贪官公安局长文短顺胆子都大啊,比马上就要执行枪决的大贪官副市长劳得铎胆子还大不是?真有你的啊,好了好了,民不举官不究,既然你被网上举报了,影响面积也就太大了,市教育局纪检委决定,要求你,把你收受的结婚纪念日的红包礼金都退给学生。”
  梁校长还没说完,林淑丽问道:“是连前七年的都退啊?还是就今年的全退啊?”
  “你这个人,怎么抢话啊?”梁校长挺温和地说,“既往不咎,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就把这次的退还给人家吧。好了,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比较的聪明起来了。你记住教训吧,做嘛事不要那么张狂。嗯,根据纪检委的要求,你要离开教学一线,也就是说,你不能再当班主任了,也不能教课了。从明天起,你就到办公室做档案保管工作吧。”
  好吗,林淑丽居然进了学校人事办公室。教师们都知道,人事办公室管理人事档案的人,那就是未来的办公室主任啊。林淑丽自然心里有数,很高兴的进了人事办公室。
  事情还没完。周和伟所在的班级换了班主任了,叫刘志新,二十八岁,教语文。他很正直。是小学的团委书记。他的姐姐刘志英在市教育局纪检委工作。曾跟着温洪文一道来调查过林淑丽。刘志新对小教腐败深恶痛绝,他很关心林淑丽的处理情况。嘿,学校并没有公开宣布对林淑丽的处理决定,林淑丽反被校长变相提拔了,成了人事办公室的后备主任。刘志新便私下里跟姐姐联系上了,也根本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刘志英告诉他,教育局已经做出了决定,林淑丽必须把礼金红包全部退给学生家长,调离一线教师队伍。
  “应该开除出教师队伍才是。”刘志新满腔怒火,“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在学校工作。”
  刘志英说:“这是组织处理决定。服从的要服从,不服从也得服从。”
  刘志新心想,也罢,调离了一线教师队伍,这决定空间很大,没办法。可她多年来收受学生家长的礼金红包,应该全部退给学生才是啊,怎么没见她退啊。这一天放学后,他用手机给家长群发了微信,询问林淑丽是否把礼金红包全部退给了家长。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别说是全部了,就是今年的结婚纪念日的红包礼金一分也没退回啊。
  这还了得?转天刘志新一大早就找见了梁步珍校长,直接问道:“梁校长,为什么林淑丽老师还没把收受学生家长的礼金红包退回去啊?”
  看着刘志新那副一本正经的严肃样子,五十一岁的女校长笑道:“不可能的,怎么能没退呢?你不要为这事着急,我打电话问问就是了,你赶紧回去,该上课上课。”
  刘志新愣了愣神,说:“好吧,我回去上课。”
  刘志新离开了校长室。梁步珍打通了林淑丽的手机,问道:“淑丽啊,忙嘛呢?”
  林淑丽还没来学校,正在家里跟丈夫卢国庆怄气呢。卢国庆是东河区建委副主任,为官十分清廉,从不接受一分一厘的贿赂。这不吗,昨晚上区拆迁办的一个头头带着一百万的现金到林淑丽家,行贿与卢国庆,卢国庆对那个头头好一通教育,之后打电话给了反贪局。反贪局来人立马把那个头头连同那一百万一块带走了。这下子林淑丽可是不依不饶了,跟卢国庆大吵大闹起来了,没别的,林淑丽就是不理解卢国庆为嘛那么清廉,为嘛送到眼面前的金钱都不要?她认为卢国庆忒傻了。
  昨天闹到了快一点了,今早晨一起床,林淑丽又大闹起来了。吵着闹着要跟卢国庆离婚。九岁的女儿哭的死去活来,直说妈妈贪财不对。卢国庆正据理力争,教育说服着林淑丽。这不梁步珍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林淑丽打开手机,眼睛瞪着卢国庆,回着话:“喂,哎哎呀呀,是梁校长啊,嘛事啊?您说吧。”
  梁步珍说:“淑丽啊,结婚纪念日的礼金红包退给学生家长了吗?”
  “啊,这事啊。”林淑丽说:“我马上,马上就办理。您放心,您放心。三天内,我准退了就是了。”
  “你抓点紧。”梁步珍说:“有人盯着呢,这事还是不能马虎的,看在你老公的份上,我放了你一码了,没让你去当花匠,反而让你去了办公室,你不能不做脸不是?抓紧点退了吧,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林淑丽做着保证:“我一定一定,两天内我就退完。”
  梁步珍撂了手机。这边,卢国庆听的个真真的。还没等林淑丽撂下手机,他便严肃地说道:“你身为一名人民教师,公开的向学生家长索贿受贿。你这就是犯罪,我提醒你多少次了。这次网上你已经出名了。劝你规规矩矩的把索要学生家长的礼金红包全部退回。不然的话,从我这里,你就通不过的。”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当你的清官。”林淑丽气急败坏的说:“我当我的贪师,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就是了。好了,孩子交给你了,我上班了。”林淑丽下楼开车走了。
  卢国庆赶紧下楼开车送女儿卢莉去实验小学。车上,卢莉说:“爸爸,妈妈就是不对,错都在妈妈身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就常说,别人的钱财是不能占为己有的。”
  “好女儿。”卢国庆说:“相信,你妈妈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林淑丽开着一辆白色的北京现代小轿车朝兴华小学赶路,几辆警车“抓住你抓住你抓住你……”的鸣叫着从她的车旁飞速驶过。她的心里一阵震颤,她知道,刚才驶过的九辆警车,其中中间一辆大的,里面押解的是大贪官,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劳得铎,昨天电视新闻报道了,说是今天就对劳得铎执行死刑。很显然,这是去刑场了。林淑丽想着,不禁浑身毛骨悚然。“天啊,贪不得啊,没错,伸手必被捉,卢国庆好样的啊,我……”她放慢了车速,接着等转向绿灯。绿灯了,她掉头返回开向了家里。她翻出了收受学生家长礼金的专项存折,又拿出了一个记录本。出屋下楼,上车,没直接去学校,她走进了学校斜对街上的一家工商银行。她不怕麻烦,按照记录本上的学生名单开具活期存折,她把十六万三千二百元存款,全部取出来,然后按照记录本上的金额,一份一份的的存进了新开具的存折。
  好麻烦啊。都快十二点了,她总算做完了她的这件大事。手包里装上了四十六本活期存折。拿着沉甸甸的手包,走出了银行。她很欣慰的舒缓了一口气,此时,她浑身上下变得轻轻松松了。天天压在心底的大包袱,终于放下来了,担惊受怕的感觉再也没有了,她顿时觉得自个活的很潇洒很自如了……
  真的,一分一厘都没打折扣,林淑丽把这些年来收受学生家长的钱全部退回了。
  按照周和伟手机的款式,她买了一部,当着学生们的面赔给了周和伟。
  当天下午第一节课,新班主任刘志新把活期存折一本一本的交到了每一个学生的手上。刘志新发完了存折,很深情地讲道:“林老师是个好老师,你们父母曾经给她的钱,她并没要,这不林老师都给你们存起来了,将来你们上高中的时候,这不,学费都有了……”
  全班学生热烈地鼓起掌来。那掌声真洪亮,真热烈,经久不息。
  校长室里,林淑丽当着梁步珍的面,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她跟梁步珍说:“我有个两袖清风的好丈夫,有一个不沾一点便宜的好女儿,我自然也要做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啊。”
  根据家长们的一致请求,三天后,刘志新回到了团委,林淑丽重又走进了五年一班,继续当班主任,继续教语文了。

娱乐平台 1
荷花路小学四年三班班主任郭艳丽得肺炎住进了第一中心医院。在郭艳丽的暗示下,班长徐芬芬的爸爸妈妈率先组织所有家长在长兴公园里开了个露天大会。徐芬芬的妈妈艾慧璐跟家长们讲:“郭老师为了咱们的孩子累病了,每位学生的家长出一千元,咱们选出代表到医院看望郭老师。”
  话声一落,很多学生家长唯恐落在别人后面,纷纷解囊掏钱,麻溜地交给了艾慧璐。
  当天下午四点三十三分,艾慧璐带着其他三位家长进了郭老师的病房,送上了学生家长慰问的红包,郭老师的丈夫当着艾慧璐等几位家长的面核算着礼金,他跟艾慧璐说:“班里四十四名学生,钱数不对啊,应该是四万四啊,这怎么才三万九千啊?”
  艾慧璐马上把没交礼金的家长名字递到了郭老师的手上,说:“这五位学生的家长就是不交啊,我说尽了道理,可他们就是不交啊!”
  “好家伙!”郭老师的丈夫郝守理相当不满意地说:“这个时代,怎么还会有这样不识时务不知趣的家长啊?他们真是太不懂事理了!”
  郭老师出院了,继续当班主任,教语文学科。刚上班,她就把那没送礼金的五位学生家长请到了学校,拐弯抹角地数落着那五位家长的不近人情。
  经郭老师的暗示,有四位家长把一千元的礼金补交给了郭老师,只有申晓峰的父亲申正义没给。
  申晓峰的学生登记表上,爸爸申正义的职务是河海市鸿兴印刷厂的工人,母亲李玉洁也是。要这样看,申晓峰实在没什么背景的。
  周一上午八点,校长给郭艳丽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到学校小会议室,市教委纪检委员会韩书记找她。
  郭艳丽借有病住院的机会向学生家长索要慰问礼金的事被家长告发揭露出来了。是哪个家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原来是申晓峰的爸爸申正义揭发检举的。
  完了!郭艳丽受到了处分,校长不让她当老师了,被调到总务处当教学资料保管员了。郭艳丽直念道倒霉,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怎么就遇上了申晓峰的家长啊?唉!真是倒透了大霉了!

处理涉事者老师校长记大过

建华中学高三年级组组长高跃武的女儿结婚,全年级组一共三十一位教师,包括两名体育教师。其中三十位老师都随礼了,每人五百到一千元不等。组里只有一位化学教师张凤桐没给高组长随礼。
  张凤桐,四十三岁,是位典型的剩女。严格说起来,她并不是剩女,她是一个坚定的女独身主义者。学校有位副校长原始局,单恋张凤桐有年头了。为了追求张凤桐,原始局可是耽误了自己的青春。这不前年吗,才死了心,找了个离了婚的大学女教授。原副校长可是把自己的青春账记在了张凤桐的身上了。“你个老姑娘!等有机会我非整死你不可。”
  原始局下决心等机会整治张凤桐了!
  说起来张凤桐是高三化学专业户,十四年了,一直教高三化学,当化学把关教师。那教学水平真是一流的,你找不出什么一点毛病的。可偏偏这回没给高组长女儿随礼,这下毛病算是被找到了。
  张凤桐没随礼,高组长心里一直憋着火啊!
  嗨!巧了,这一天上午第二节课是高三一班的化学课。张凤桐因老母亲住院,迟到了三分钟。遇见高组长还有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原始局,俩人巡视课堂。
  行了!张凤桐进课堂迟到了。这下子算是给抓住了把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就因为这点事,张凤桐被辞掉了!
  东河区教育局局长的表小姨子何凤姣大学毕业后,便被安排进了建华中学,因一线教师的岗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缺位,所以何凤姣便一直待在化学实验室没课教。这不,张凤桐给她腾出了位置。得了,张凤桐进了化学实验室当实验员了。
  张凤桐思来想去的,还是猜测到了她这个下场的根本缘由。好在张凤桐历来与世无争。她万分心甘情愿的当上了化学实验员。
  高组长原始局原副校长俩人心里乐开了花。
  张凤桐教三个班的化学课,何凤姣接替张凤桐,当然也得教三个班的化学了。高三的课都是两节课连在一起的,也就是一百分钟。三个班级,张凤娇上了三百分钟的课,行了,三个班级一百八十名学生炸锅了,张凤娇哪里是在讲课啊,她左手一本参考书,右手一本教材,她是念完了一段教材,再念一段参考书……三百分钟,她给学生照本宣科的读了三百分钟的书本。这叫什么高三化学教师啊?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星期三。上午九点二十下了第二节课,在学校统一做课间操的时候,三个班的化学课代表一块找到了学校主管教学的原始局副校长,反映了何老师的问题,并代表一百八十名高三学生,强烈要求张凤桐老师回课堂教学。
  原副校长很霸道,跟三位化学课代表说:“教师的安排,是学校领导的事情,你们学生怎么可以左右?快去操场做间操,不要在这里胡闹腾了。”
  三位课代表走出了原副校长的办公室。他们没去操场,直接去了校长刘元成的办公室。刘元成,四十三岁,这学期刚刚调进来的。他对学校的很多情况还不太了解。听完了三位化学课代表的陈述,他觉得问题很严重。刘校长和蔼的说:“这个情况我知道了。请你们放心,我一定尽快的解决。”
  三个化学课代表离开了刘校长的办公室。
  刘校长拿起电话,叫来了教务处主任辛国丽。他问道:“辛主任,高三年级一三五班的化学老师,什么时候换的?我怎么不知道?”
  辛国丽红着脸,说:“是吗?原副校长跟我说,您知道的,张凤桐上课迟到,违反了校规,换上了何凤姣老师。怎么,你不知道吗?”
  “了得了。”刘校长很生气了。他查看了一下全校教师课程表。他看到,上午第三四节是高三五班的化学课。他说:“辛主任,你跟我一道去听课,咱们去高三五班。”
  还没上课,刘校长辛主任就各自带着椅子进了高三五班的教室,坐在了教室最后面。
  预备铃打完了。又过了三分钟,只见打扮的妖妖艳艳的何凤姣拉开教室的前门,缓缓地走到了讲台上,她倒好,免去了上课前的师生问好,低着头,把教参打开,又把教材课本打开,她开始宣读:“化学分子式的……”一个姿势累了,她开始走动,走下讲台,在讲桌前与学生近距离的空间地带,来回徘徊着,嘴里不闲着的读着参考书,读着课本……
  一百分钟终于过去了。下课铃响了。何老师合上参考书合上课本,拿在手上,头也没抬的走出了教室……
  何是这教室里来了两位领导听课,她是毫无察觉啊。刘校长辛主任各自拎着椅子从教室后门离开了高三五班。
  辛主任心里在颤抖,她真后悔,不该同意原副校长的意见,怎么可以让张凤桐老师去当化验员啊,这真是失职啊。“何老师这课——”
  “先不要评说。”刘校长没让辛主任把话说下去,吩咐道:“辛主任,你到广播室,让广播员通知,下午两点,召开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任何人不得无故缺席。”
  刘校长没去吃中午饭,分别给高三年级组的十位班主任打了手机,请他们立即到办公楼三楼小会议室,开座谈会。
  很快的,班主任就都到齐了。刘校长开门见山讲道:“今天耽误大家吃中饭的时间了,对不起。利用这个时间,我核实几个问题。请大家要实事求是,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不要模棱两可。我先问问你们,你们组长女儿结婚,高三老师是不是都随了礼金?”
  十位班主任面面相觑。谁也不肯率先做出回答。刘校长追问道:“是随礼了还是没随礼?”
  五班班主任李春玲说话了:“都随礼了,不对,只有化学老师张凤桐没随礼。之前,是原副校长到我们年级组张罗的,下了指标,每位最少八百元,上不封顶。这是高三组的,别的年级组好像是最低标准五百元。原副校长委托我收高三组的钱还要记账。”
  “好。”刘校长接着问道:“张凤桐老师为什么调出高三组到实验室的?”
  “这个。”三班班主任郝明凯说:“原副校长给我们开高三组全体会,宣布,张老师严重违反了校规,上课迟到三分钟。就为这事,我们组长也是这么说的。”
  “据我调查了解。”刘校长说:“原始局副校长前年才结婚,为什么啊?”
  十位班主任不禁都笑了起来。一班班主任曹云理笑道:“全校人都知道,原副校长一直暗恋着张凤桐老师。有一次他终于爆发了,在食堂吃中饭的时候,他跪在了张老师面前求婚,张老师啪啪啪啪,很不客气的打了他四个大嘴巴,弄得老原同志好个尴尬,好个下不来来台。”
  一班班主任刘春敏笑道:“老原在心里记仇了,他仇恨张凤桐老师。以我分析,张老师被拿下,去了化学实验室,这就是老原同志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拿张老师进课堂迟到当由头,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老原这就是趁机报复。对了,还有啊,我们组长高跃武应该也参与了,高组长女儿结婚,张老师没给他家随礼,原始局原副校长规定每人最低标准八百元,张老师一元也没给他,组长心里记恨得不得了。所以啊,这次张老师被拿下,高组长也脱离不了干系的,我有嘛说嘛,张老师绝对的是一位高水平的化学教师。对此,不仅我们老师有意见,就是学生也都大有意见了。学生正在写联名信,说是学校不给解决,学生们就选代表到教育局了。刘校长,问题相当严重了。”
  班主任一个个的都打开了话匣子,跟刘校长道着心里话。
  班主任们说的差不多了。刘校长看了看表。说:“今天算是开了个座谈会吧,耽误大家吃饭了。好了,食堂快关门了,你们赶紧去食堂吃饭。”
  十位班主任走了。刘校长用手机,把书记郑正义叫来了。刘校长郑书记一拍即合。五十五岁的郑书记,很气愤的说:“纠风,必须纠风。为人师表,教师队伍要纯洁。不正之风一定要狠刹。婚丧嫁娶,现在,不是自愿随礼了,倒成了必须的摊派了。太不像话了,这是腐败。不反不行了。”
  刘校长斩钉截铁的说:“下午的大会,就叫纠风大会。我来宣布,责令高跃武把收受的礼金全部一元不少的退还给高三组的老师,别的组也有,都要退。还有原副校长,必须在校务委员会上作深刻检查。谈恋爱搞对象,那是双方自愿的事情,他怎么可以如此的对待张凤桐老师?利用手里一点点权力,当成了生杀大权,了得吗?他的行为,哪像个共产党员啊?哪里还像一个副校长啊?我立即打报告给组织部,坚决要求免去原始局副校长职务。”
  郑书记很严肃地说:“就这样定了。纠风,就要狠点,现在就叫高跃武来,给他打手机也行,让他下午在大会上,把收受的礼金退还给老师们。”
  刘校长打手机通知了高跃武。高跃武正在原副校长办公室说着学生要求换回张凤桐老师的事情。接听完了刘校长的电话,高跃武脸色变得很难看,说:“完了,收多少,就得退给人家多少,唉,这事搞的,下午啊,开大会,我估摸着,你我是主要纠风对象了。”
  “别罗素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就烧到你我的头上了,我,我得考虑考虑后路了,你也如此的。”原始局唧唧歪歪的催促着:“快点吧,回家拿存折,如数取款,乖乖的退给老师们吧。快点去吧。去吧——”
  下午两点,全校教职员工纠风大会开始了。
  郑正义书记首先讲话:“老师们,同志们,我们的职业是教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一度被世人称为人类灵魂工程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荣的职业。想想看,我们是多么的荣耀啊。可现在,在当下,一切向钱看,拜金主义正在严重的侵害着我们的教师队伍。不正之风已经把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吹倒了。开门见山的讲吧,今天我们还不去追究我们中的给学生高额家教的老师,也暂不追究那些不好好在课堂上传授知识,一味的在校外办补习班收受学生高的不能再高的补习费的老师们,我们今天主要是就事论事,实打实的立竿见影的纠正纠正我们教师队伍中的不正之风。要说我们中的同事,谁家有了婚丧嫁娶的事情,自愿的表示一下感情,那也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大家知道看到了,我们国家有一些贪官,其中一项,就是借家里的婚丧嫁娶为由头,大量的收受钱财。了不得啊。我进入正题,我校高三年级组组长高跃武老师,女儿结婚了,原始局副校长向老师们布置随礼金额,至少五百元,上不封顶,还加上点注,必须随礼。尤其高三年级的教师,绝对的必须的要给高跃武随礼。老师们啊,这还是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学校吗?说白了,这不就是公开勒索钱财吗?依我说,这就是强盗啊。明火执仗,就是从老师们手里抢钱啊。原始局高跃武的行为,跟那些大大小小贪官索贿受贿,依我看,本质是一样的。事实就是如此这样的。高三年级组化学老师张凤桐,不听高跃武的话,不听原始局副校长的话,拒绝给高跃武随礼。于是原始局副校长高三年级组长高跃武,就千方百计的寻找契机,对张凤桐老师进行报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找到了机会了,张老师的母亲住院了,张老师到医院看望母亲,耽误了三分钟进课堂。就因张老师晚到了三分钟,原始局副校长高跃武组长,两个人居然不请示不报告,就把张凤桐老师从高三组调出了,给换上了一个只会读教科书的化学实验老师来给高三学生上化学课。影响极坏,恶劣透顶。学生家长电话不断地打给我们,要求张老师继续上课。原始局副校长,高跃武组长,手里只是那么丁点的权力,好吗,居然这样的使用起来了。事实清楚,我不多讲了。贪腐必反,歪风必纠。发现了就立即处理。下面由刘校长宣布对高跃武原始局的处理决定。”
  刘校长严肃朗声宣布:“基于高跃武组长的错误事实,经学校委员会研究决定,给予高跃武严重警告处分。责成高跃武把收受教师们的礼金全额退还。立即退还。高跃武,你马上给老师们退钱。”
  高跃武一份一份的按原数退还给了老师们。
  刘校长继续宣布:“基于原始局副校长的错误事实,从即日起,原始局停职检查。等待上级组织部门的终结处理。最后由教务处辛主任宣布一项决定。”
  辛主任宣布:“从即日起,撤销原始局副校长高跃武组长对张凤桐老师的处理。何凤姣回化学实验室继续当化验员,张凤桐老师回高三组继续任教。”
  大报告厅里,掌声响起来了,经久不息。毫无疑问,这是对刘校长郑书记纠风的认同和赞许,刘校长郑书记敢于善于纠正不正之风,真可谓雷厉风行。

娱乐平台 2
  金海市教育局一年一度的优秀班主任评选工作开始了。
  不过啊,今年要评选的是省级的优秀班主任,这可绝对绝对的有名额限制的。这荣誉可不简单的,立华小学获得了一个名额。校长贾民主同志在全校大会上讲:“老师们,咱们今年评选优秀班主任,那可是省一级的啊,我们要保证绝对的民主性评选,我们要让家长参与评选,之后全体教师投票。”
  家长们评学结果出来了,六年三班班主任卫工香几乎得了全票。卫工香,四十三岁,一贯的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
  六年级有六个班级,当然了,按常理,六年三班的学生家长那肯定是全部同意的了。可还是按理说,怎么别的班级的学生家长也都一致同意卫工香当选为优秀班主任呢?那是因为啊,家长和家长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的,对各班的班主任情况基本是互通了解的,不说别的班主任了,就说人家六年级吧,家长们没有不知道的,人家三班班主任卫工香,别说是平时不收家长们的红包了,就是教师节里,那也是绝对的不收任何家长的红包的,而且对学生管理的特别好,教的语文学科也特别的好,总之吧,是让学生和学生家长们特别喜欢爱戴的一位女班主任,一位老教师。
  按照校长贾民主的要求,学校马上举行了投票仪式。结果啊,惨了,惨极了,七十九名教师,没一个给卫工香投票的,卫工香落选了。老师们把选票全部投给了一年级的年级组长一年一班的班主任垄仁欣。
  垄仁欣三十三岁,在老师和领导眼里是一位特别和蔼可亲万分敬业的教师。最主要的是这个垄仁欣能与时俱进,能带头向钱看。平日里,家长们不给送红包,那是万万不可的。教师节啊,那就更得送了。她把自己的生日啊,什么结婚纪念日啊,通通的公开给了学生家长。所以啊,平日里,家长们时不时的要给垄仁欣上点小贡,当然了,班里的干部家长,那就不能上小贡了,干部家长特殊啊,每每教师节,家长们都要限制最低标准,每位要送六百元,这是必须的,上不封顶的。
  垄仁欣特别的维护集体的利益,她绝对的不亏待,实际上是绝对不让自己班里的学生家长,亏待科任教师的。她常常跟家长们讲:“你们的孩子,不光是我一个班主任能培养成人的,科任老师,那是万万离不开的!对吧?”
  于是家长们就都心知肚明了:垄仁欣是自己吃肉让科任老师喝汤啊——
  于是往往到了教师节,跟垄仁欣班主任搭档的科任教师,一个个的都能够收到很可观的红包的。
  行了,得了,就这样定了。校长贾民主讲:“我们讲究的是绝对的民主啊对吧?家长们是不完全了解我们的班主任的,家长们的选票绝对绝对的只是最最一般的参考参考罢了,根据全体教师的投票,我校评选出来的省级优秀班主任就是垄仁欣了,大家鼓掌祝贺!”
  大家鼓掌祝贺——
  省教育厅办事效益高啊。很快的,批文啊就发下来了。
  垄仁欣乐乐呵呵的到省城参加了全省优秀班主任表彰大会,她美美的领了奖状,心安理得的领了奖金。
  一个叫卞石飞的老校工(教务处印刷室印刷工人,非教师编制)实在是看不过眼去了,他忘了他自己是谁了。他进到了校长室,质问贾校长:“你们凭什么不评人家卫老师啊?啊?这不公平啊,忒不公平了。”
  贾民主横道:“这有你什么事啊?这样的评选很正常很正常的,我问你啊,你想干不想干了?不想干走人!”
  老卞赶紧的低头认错:“请校长原谅我,我想干,我想干啊,我啊我有病了——”
  贾校长笑道:“想干就不要再多事了啊,快回你的印刷室去吧。”
  老卞走出了校长室,一道心思着:“我这是图嘛啊?可不是怎么地,收学生家长红包的是正常的,不收的那才是不正常的啊,看来啊,我也是不正常啊,我是看问题不正常了。”

一名学生家长[微博]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说,“后来现场同学们就合计,老师都发火成这样了,现场集资。然后同学三块五块那么掏,凑了四百元左右,然后外加上班费有个两百多元,一共六百多元。孩子给他们凑了买礼物了”。

通报称,根据有关文件规定,经依兰县教育局党政班子会议研究决定:责成依兰县高级中学教师冯群超将所收受的礼品、礼金全额退还给学生;撤销其班主任职务;停止教学工作;并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同时,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依兰县高级中学校长宿金来行政记大过处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