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代,厌世的,不爱活的,

  下面这些诗行好歹是他撩拨出来的,正如这十年来大多数的诗行好歹是他撩拨出来的!

今天来反省一下自己的爱情观,真的不够正确。

时光慢递

那年年初,记得是一月八日,他来找我,送了我十一朵玫瑰,他说:十一就是一心一意。

  这回再不用怨言,

  不妨事了,你先坐著吧,

上帝赋予了人类复杂的情感,所以很多人才会觉得自己很怪,神经病或者脑洞奇大,或者形容自己是个大奇葩,可能,这样想的时候,才可以和普天大众进行区分。

爷爷,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惊觉多年没有再动笔写过,如此简单的笔画顺序竟然差点写错。

他曾经是我的梦中情人,我大学毕业分配到设计科,他是科长,冷峻得像冰川。他刚结婚,妻子是一位美丽带著忧鬱、高雅而又懒惰的富家大小姐。而我的男友,一个儒弱的毫无主见但很好看的男孩子。当时我见了科长心里怦然一动,哎,要是我能有这样精干的丈夫该多好。

  一个黑影蒙住他的眼?

  这阵子可不轻,我当是

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怪人,但是谁知道,其实我怪的程度还不够,因为不够怪,所以不够奇特,更加不够吸引人。

你知道吗,其实你刚走的时候我是有点怪你的。我在中考前几乎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可我只见过一次清醒着的你,而那一次我还用报纸挡住了自己,我感觉到你一直在盯着报纸,而我却不敢多看你几眼,我怕一看,眼泪就要落下来。我也没有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我们在一个科室共事了八年,我从来没有流露出对他的暗恋,认真地工作,出的图纸从无差错。科长很欣赏我,我还被评为优秀设计师。其实,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他–
梦中情人。

  去了,他再不漏脸。

  已经完了,已经整个的

在人生漫漫过去的日子里,我细想了一下,我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是最放松自我的,不用去猜别人的心思,不用去在意别人的看法,更不用去担心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会影响到别人。

我是怪你的,我等了你这么长时间,我就回家吃个午饭,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等我一下,给我一个告别的机会呢?你为什么,不再多跟我说一句话?

八年后他晋升了,把我叫到厂长办公室,那时改革开放刚开始,他说:送你去学习半年英语,以后所有的翻译由你为我分担了,但你不能离开设计部门。

  八十八年不是容易过,

  脱离了这世界,飘渺的,

因为和人相处,有的人,身处人群中的不自在会让自己浑身不是劲儿,于是刻意做出某些行为来掩盖自己的不自在,没想到弄巧成拙,变得更加的不自在。

可是后来我想,我是怪我自己的。

我对他一直很顺从,於是拼命学习,带著耳机吃饭。半年后,我可以和美国公司用电传通讯和疙疙瘩瘩的口语翻译了。

  老头活该他的受,

  不知到了哪儿。仿佛有

我原本以为只有我自己这样想,可是当我把上面的想法跟朋友分享的时候,他们会说,“每个人都是这样啊。我也是啊。”

为什么没有在你健康的时候多跑动,多去看看你?为什么在你行动已经有些迟缓地脱外衣时,没有帮你,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着?为什么记性这么差,都记不住你走的那天是几月几号,甚至连哪一年都要忘记了;为什么没有好好珍藏你的手表,你最宝贝的那块;为什么没有再成长的快一些,超过时间流逝的速度,能快点工作,能让你有“看,这是我孙女给我买的!”这样给人炫耀的晚年。

从此我的事业有了转机,产品品设计专长再加上英语,成了厂里的瞩目人物。

  扛著一肩思想的重负,

  一朵莲花似的云拥著我,

然后,我的思绪就会崩塌:哇,原来我不是那样特殊的呀,原来我想的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啊。看来,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怪人吧。

我是怪我自己的。作为家人,我竟只了解你年老后的生活。第一批知青下乡支援开发内蒙古;在最大的军工厂当焊接工,亲手把这里建设起来……这样辉煌光荣的过去,我竟是在你走后从妈妈口中得知的。你在这里播撒了种子,可你的根却远在千里之外了;你在这里有了新的家人,可你的家人,你再也没回去见过了。

三年后,他调任到一家德国合资公司任总经理。临走前把我领到新任厂长那里:这是我们厂自己培养的一位专业翻译。

  早晚都不得放手。

  (她脸上浮著莲花似的笑)

我曾经想,如果我这辈子一个人过,可以不可以?我给自己的回答是,可以。因为我自认为是个怪人呀,怪人就应该是要一个人过一辈子的,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古怪啊。

后来我想,我更多是遗憾的。我幼年时承诺,我要教你和奶奶上网,挣钱带你们旅游,看遍祖国山河的话,我再也没机会完全实现了。我进入高中,考上大学,未来结婚,也再也没有你把关了。我遗憾啊,你再也没能参与我的成长了。

我和他失去了联系。

  为什么放著甜的不尝,

  拥著到远极了的地方去……

但实际的答案是:不可以,我完全没办法。因为,我是个不合格的怪人啊,不合格的怪人,需要被爱,来弥补不合格的古怪。

我知道你一定最牵挂奶奶,我跟你说啊,你在时的那些习惯,奶奶仍旧保留着,马桶的坐垫不用时总是立着的,我之前一直不明白这样不方便是为什么,直到奶奶说这样你就可以不用费劲弯腰放上去,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而且你知道吗,你离开之后啊,奶奶变得越来越像你了。你离开前心心念念的花,以前总是忘记浇水的她,现在也打理的井井有条,开得越来越好,因为再没有你在她忘记浇水的时候帮忙了;她的脾气呀,真是越来越古怪,像极了固执的你——不能和你吵架,她就把气都撒在我身上,话不投机就说我,可以从我起床睁眼说到睡觉闭眼;以前基本不收拾家的她啊,突然像是有了洁癖一般,床单不能有褶皱;物品从高到矮码放整齐;椅子不能靠墙放,会留下印子;地即使干净也要一遍遍地擦……你不在了,她固执地守着你在时家的样子。

新任厂长也很重用我,可是我的工作热情奇怪地消失了。我不愿意为别人做翻译,希望自己用英文起草文件,自己在文件上签字。

  暖和的座儿不坐,

  唉,我真不希罕再回来,

所以在去见不同异性的时候,我会在心里祈祷,希望你一定一定也是跟我一样程度的怪人啊,拜托拜托啦。

这是我见过最深沉的爱啊,那些融入血肉里的习惯,再也分不开了。你离开以后,奶奶把自己过成了你的样子。

其实,早在几年前,一向没有什么主见的孩子父亲很有主见地走了,留给我家徒四壁的空房子和一个十岁的儿子。

  偏挑那阴凄的调儿唱,

  人说解脱,那许就是吧!

可是,老天爷好像没听到我的祈祷,所以好多都不是。他们要么是没有我怪的程度高,跟不上我脑洞的速度;要么就是很怪很怪,怪的让我惊奇;或者就完全是个正常人,让我觉得恐慌。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从未真正离开,比如中考之前我骑着车子绊倒在一块砖上,只是左手手肘擦破了皮,右手一点没伤到;比如心仪的高中,以分招的最后几个名额险进;比如来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城市,未曾了解的学校,却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松鼠科学会曾经这样描述逝去的人: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所以我宁愿相信,我的这些好运,是你在暗暗之中给我的。

为了让孩子和我过上好生活,我跳槽,逐渐地,从一家小型的英国公司的中国市场经理,到著名的跨国公司任部门经理。

  辣味儿辣得口破,

  我就像是一朵云,一朵

这可怎么办,实际上我没办法一辈子一个人的呀。所以我就想,那我就试着朝对方的程度靠近一些,在靠近一些。等我们都一样怪了的时候,或者一样正常了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心心相印了吧。因为我想,如果我喜欢他的话,我应该是想靠近他,了解他,变成一个他喜欢的样子,那样的话,就可以在一起啦。

时间真是一切情感的解药,我从阴郁中走出来了,也重新拥有快乐了,生活地像周围人一样了,但还是会在看到亲情的文字时,在写下这些的深夜,哭的一塌糊涂。我不会刻意想起,但也不会轻易忘记。

有一年意外地遇到他,事业的蓬勃难以避免地会忽略家庭生活,他也重新成为单身贵族了。更为巧合的是,我们是在美国总部圣诞自助晚宴上相遇的。原来,我们都在一个公司,只是部门不同而已,世界真小!

  他是天生那老骨头僵,

  纯白的,纯白的云,一点

切~~

从头到尾,我一直在纠结,到底是用“你”还是“您”来称呼,最后还是选了“你”。总觉得“您”带着尊敬的疏离感,而我这一次只想把你当做老朋友,叙叙旧,告诉你,你未能参与的,我这些年的成长。

很自然地,于是开始约会。

  一对眼拖著看人,

  不见分量,阳光抱著我,

并没有!爱情哪有这么简单的。

说来惭愧,有好多话,我很早就想说了,却在这么多年以后,才说给你听。其实我想说我能真正的接受了,但是也可能只是对你。生老病死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我们也时刻面对分别。每一秒的我们都在与上一秒说再见。我们必须去接受伤痕,然后去成长。还有那么多关心自己的人,朋友,同学,甚至陌生人。但是温暖是确实存在的。

出差时,我坐在飞机上,闭著眼睛,想着他,身心会徐徐充满一阵从未有过的愉悦感觉,有人说,那就是真爱分泌的快乐物质。

  他看著了谁谁就遭殃,

  我就是光,轻灵的一球,

原本会有很期待很期待的心情,但是我做出了这样的尝试之后,突然的情况下我的心就凉了,跟凉面和雪糕一样一样的。满腔的热情、荷尔蒙的热血就瞬间冷却凝固。开始昏头昏脑的样子,就变成冷静的模样。因为我的意识从一开始就错了。我谈过的几场恋爱,都在根据对方的期望生活着,从来没有真正过成自己的样子。

那么,爷爷,我跟你说再见喽。你不要再忘记跟我说再见了——如果我们再相遇的话。                                          

骄傲地带他去见好友,朋友调侃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帅,三角眼老头一个!

  你不用跟他讲情!

  往远处飞,往更远的飞;

以前沉浸入热恋的时候,对方想要稳定的生活,我就会改变自己想要奋斗的理想,希望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甚至是个家庭主妇;对方想要我陪着他,我就会打乱原本自己的计划;对方觉得我短发好看或是长发好看,我就会将一头乌黑的长发剪短或者养长好不容易找到的适合我的短发;对方不喜欢吃辣,那我就刻意不去吃辣(我忘了现在吃饭可以选择辣有不辣的两种选择呀);对方希望我一直化妆漂漂亮亮的,那我就会去学化妆…

                                                                       
                                                    文/16汉语言文学
骆静怡

可是在我的眼中,是20多年前年轻的他和现在的他之曡合。

  他就爱把世界剖著瞧,

  什么累赘,一切的烦愁,

我做了很多的事情,不是出于自己的想法,而是满足他人的期望。但是效果适得其反,会给别人造成很大的压力感。一份好的爱情,应该是让双方相互尊重、相互独立跟相互进步的,而不是不自愿的改变。

那年年初,他拿着十一朵玫瑰:我真幸福,能找到你这么十全十美的女子,我们结婚吧,今年国庆。

  是玫瑰也给拆坏;

  恩情,痛苦,怨,全都远了,

人们可能会说,爱情里也是需要相互妥协的。这样说是没错,但是那是出于自愿和尊重的前提下,求同存异的结果。

我接过玫瑰泪水盈眶:相信上帝一定是在那里看顾著我,给我的人生划上那么完美的句号:事业和爱情,我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他没有那画眉的纤巧,

  就是你——请你给我口水,

人的想法都是会变化的,尤其是我这样脑电波速度一会儿慢一会儿又快的人。比如说剪头发,今年的我就特别喜欢短发,明年的我,可能又是马尾甩甩,波浪大卷。

七月份,我被查出得了癌症。

  他有夜鴞的古怪!

  是橙子吧,上口甜著哪——

看似任性的选择后面,其实我也做了思考。只是我思考的时间有点短而已。

他很焦虑,有些不开心。

  古怪,他争的就只一点——

  就是你,你是我的谁呀!

所以作为一个不是那么合格的怪人,我决定,就做自己,不是随意散漫,而是理智任性!然后去遇见一个人,他不用跟我一样怪,也不用完全理解我的怪,只要他是一个正义的人,爱我的人,一切都不用多说,我会因为遇见他,而成为一个更喜欢的自己。

我很敏感,并开始内疚。

  一点「灵魂的自由」,

  就你也不知哪里去了:

手术那天,我被推回病房时,他当着我的家人吻了我的额头,轻声叹道:可怜可爱。

  也不是成心跟谁翻脸,

  就有也不过是晓光里

所有的痛楚在那一刻消除了。

  认真就得认个透。

  一发的青山,一缕游丝,

以后的几天,我天天数着数字,因为下班的时间,就可以见到他,伤口的剧痛就会淡化。

  他可不是没有他的爱——

  一翳微妙的晕;说至多

可是一周后,他说他累,不想天天下班后赶来医院了。

  他爱真诚,爱慈悲,

  也不过如此,你再要多

我说没关系,心底里开始忐忑。

  人生就说是一场梦幻,

  我那朵云也不能承载,

手术后剧痛使我不停地出冷汗,甚至湿透了床垫,却没有让我哼一声痛流一滴泪;当我第一次在护工的搀扶下站起来走进洗手间,看到自己一扫而平的左胸上可憎的疤痕,我心痛的流泪了。

  也不能没有安慰。

  你,你得原谅,我的冤家!……

出院那天,他送我回家,我想他会像以前那样住下的,但是他说:你需要休息,我走了。

  这日子你怪得他惆怅,

  不碍,我不累,你让我说,

我很失望。

  怪得他话里有刺,

  我只要你睁著眼,就这样,

第二天他来,我发现他再不碰她剩下的一只乳房了。事毕后,他说:结婚暂缓吧,你先把化疗做完。

  他说乐观是「死尸脸上

  叫哀怜与同情,不说爱,

我躲在客厅的沙发上流了一夜的泪。

  抹著粉,搽著胭脂!」

  在你的泪水里开著花,

化疗期间,我还是上三天班,休息四天。休息的日子,我就学烹调,希望能讨他欢心。

  这不是完全放弃希冀,

  我陶醉著它们的幽香,

一年的化疗痛苦不堪,剧烈的化学反应虽然没有影响我的满头黑发,却使得我浑身无力牙龈肿胀胃里翻江倒海白血球低下。

  宇宙还得往下延,

  在你我这最后,怕是吧,

我越来越自卑,觉得配不上他。我再不是十全十美了!而是被切割了女性特症、癌细胞扩散到淋巴、病泱泱的癌症患者。

  但如果前途还有生机,

  一次的会面,许我放娇,

总算熬到化疗结束,他清理了所有的东西,走了…

  思想先不能随便。

  容许我完全占定了你,

临走前,我要他真话回答一个问题:如果是你前妻得病,你会嫌弃吗?他很坦率:不,结发夫妻不一样。

  为维护这思想的尊严,

  就这一晌,让你的热情,

我绝望了。这是我唯一的真爱,对他,我没有任何其他要求,只希望老的时候可以牵手晒在冬日的阳光下。

  诗人他不敢怠惰,

  像阳光照著一流幽涧,

他走后,有一年多,我无法集中思想,泪水总是莫名其妙地在眼睛里打转。我一有空闲就打他手机,他一看到我的号码就关机。于是我半夜三更打他家里电话,接通后不説话,放在一边。而后站到二十一楼的窗前,想着要不要把自己扔下去。

  高擎著理想,睁大著眼,

  透澈我的凄冷的意识,

知道这些行为很怪戾,于是开始看心理医生,开始吃抗忧郁症的药物,但是没有多大作用。

  抉剔人生的错误。

  你手把住我的,正这样,

出差到包头,周末去了沙漠。无垠的沙漠震惊了我:荒漠真大!世界真大!宇宙真大!人是多么的渺小,人生短促,痛苦是多么的不值。面对蓝天黄沙,我的心情豁然开朗,活着真好!

  现在他去了再不说话。

  你看你的壮健,我的衰,

图片 1

  (你听这四野的静),

  容许我感受你的温暖,

只有自己才能解救自己,我决定走出来。我开始读圣经里的赞美诗,怀着感恩的心情回忆那个冬日美好的求婚,从心底里感激他:“在我手术的时候,化疗的一年多,是他陪伴着我。人生是由无数个阶段组成的,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他在我的身边。我还感激上帝,是他让我圆了年轻时候的梦。”

  他爱忘了他就忘了他

  感受你在我血液里流,

我学习太极,空下来就随着音乐全神贯注地打太极。

  (天吊明哲的凋零)!

  鼓动我将次停歇的心,

真爱只有一次,以为从此不会再有了。

  留下一个不死的印痕:

但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这是我唯一,唯一的祈求……

后来我遇到了现在的丈夫,他从温哥华与我在网上聊太极。他们互相也发了一些自己的照片。几个月后,他发给我一篇有关星座匹配的文章,并竟然用剪辑的方法在我独坐沙发的照片中贴上了他,成了一张合影!标题是:Wish
it was true!

  好,我再喝一口,美极了,

图片 2

  多谢你。现在你听我说。

我立即变成一只刺蝟,竖起全身的毛反击他:除了太极别的免谈!

  但我说什么呢,到今天,

把他介绍给我的中学同学,既会烹调又健康而且是大学教授,可是他就是执迷不悟。

  一切事都已到了尽头,

他说要到上海看我,作为网友,我答应为他安排旅馆和旅游綫路。

  我只等待死,等待黑暗,

去机场接他的路上,心中依旧波澜不惊。手中拿著小纸片:“港督”。

  我还能见到你,偎著你,

大批的人涌出海关,尚未举起纸条,却在熙熙攘攘人群中一眼认出了他,心里的冰块开始融化,冥冥之中,觉得他就是我等候了一辈子的男人。

  真像情人似的说著话,

第二天,正是当年收到玫瑰的日子-一月八号,他捧着一束百合:嫁给我吧,一生一世。

  因为我够不上说那个,

我说我不善於烹调,他说他不在乎。

  你的温柔春风似的围绕,

我说我得过癌症,他说:知道,我不在乎。

  这于我是意外的幸福,

我噙著眼泪哽咽道:已经扩散到淋巴了,你还说不在乎吗?

  我只有感谢,(她合上眼。)

他用温存的目光凝视著我: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我只在乎你今后的幸福。

  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因为

为什么?为什么?我问。

  话只能说明能说明的,

“不为什么,就因为我爱你,爱是没有理由的”。

  更深的意义,更大的真,

想起自己也曾经毫无理由的爱过,兴许是真的吧。

  朋友,你只能在我的眼里,

我低下头,接过百合,小声嘟哝着:那就好吧。我是你的人了。

  在枯乾的泪伤的眼里

从此我开始被宠爱,我还真的没有被一个人那么宠爱过,不用为自己的病历紧张不用为自己的缺陷自卑。现在的结果竟然这么好,不是上帝的看顾又如何解释呢,感恩~
我的老公对我的爱是最无私的了,我的丈夫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

  认取。

所以,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耐心地等待,忘却以往一切怨恨,总会有最适合你的爱人出现。而你,要更加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更加真心善待爱你的人。

  我是个平常的人,

图片 3

  我不能盼望在人海里

点这里帮我的画和图片加加分,谢谢啦~

  值得你一转眼的注意。

  你是天风:每一个浪花

  一定得感到你的力量,

  从它的心里激出变化,

  每一根小草也一定得

  在你的踪迹下低头,在

  绿的颤动中表示惊异;

  但谁能止限风的前程,

  他横掠过海,作一声吼,

  狮虎似的扫荡著田野,

  当前是冥茫的无穷,他

  如何能想起曾经呼吸

  到浪的一花,草的一瓣?

  遥远是你我间的距离;

  远,太远!假如一只夜蝶

  有一天得能飞出天外,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