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时歌春夜宴周元亮客轩作

元代:陈颢

(1264—1339)元清州人,字仲明。稍长,入京师,从王磐习金典章,又从安藏习诸国语。因安藏荐入宿卫,从元仁宗于藩府。仁宗入定内难,迎武宗,皆预谋。仁宗即位,特拜集贤大学士,与闻政事,科举之行,赞助之力尤多。仁宗卒,辞官闲居。文宗立,复起为高校士。卒谥文忠。

陈颢

绿波漾漾荷花池,粉墙倒插杨柳窣地垂。自怜玉貌金闺里,误嫁五陵年小孩子。五陵年少多浪漫,结交豪侠轻许诺。扬鞭紫陌竞驱驰,醉酒青楼恣酣乐。击鞠每来桃李园,或过韦曲借花看。着处旅游不回看,岂惜春闺花易阑。燕语莺啼春欲晚,走马章台竟忘返。捲上珠帘颦翠蛾,草色青青望中国远洋运输总集团。——南齐·陈䞇《代闺人答轻薄少年》

代闺人答轻薄少年

太空香露下真珠,何人望银河意不输。侍婢皆思代乌鹊,男儿争得似黄姑。月首针孔真穿未,云里机丝定卷无。安得丹青掞天手,年年兹夕绘新图。——金朝·陈子升《星节》

七夕

乐得妆鬟太沓拖,不因君意却因何。车中果亦同心少,座上香须会合多。犬子到未来还绿绮,牛郎无夕不银河。此心醉久公然说,冷淡朱颜更易酡。——清代·陈子升《代赠效李商隐体》

代赠效李商隐体

明代:陈子升

乐得妆鬟太沓拖,不因君意却因何。车中果亦同心少,座上香须会师多。

小儿至今还绿绮,牛郎无夕不银河。此心醉久公然说,冷淡朱颜更易酡。

1

帝乡不可期,归老全此身。清风谢流俗,高节抗浮云。舒啸登东皋,赋诗临涧滨。有酒辄取醉,不负头上巾。乐天以乘化,超然真达人。——金朝·陈颢《题侯贰守归去来辞画
其十五》

天末云冉冉,林端鸟翩翩。云出既为雨,鸟飞亦知旋。君子识其微,进退合自然。靖节旷世高,素翁今世贤。出处虽异途,德音可同传。——隋朝·陈颢《题侯贰守归去来辞画
其六》

题侯贰守归去来辞画 其十四

元代:陈颢

(1264—1339)元清州人,字仲明。稍长,入京师,从王磐习金典章,又从安藏习诸国语。因安藏荐入宿卫,从爱育黎拔力八达于藩府。仁宗入定内难,迎武宗,皆预谋。仁宗即位,特拜集贤大博士,与闻政事,科举之行,赞助之力尤多。仁宗卒,辞官闲居。文宗立,复起为大学士。卒谥文忠。

陈颢

大雅黄初见,词林此凤麟。游园宛城客,入眠雒川神。竹帛思垂绩,旗章漫宠亲。相知零落早,论定属哪个人。——清朝·陈子升《咏陈思王》

咏陈思王

玉树绿沈沈,流莺啼满林。春波摇不定,真可比郎心。——后汉·陈䞇《春江曲》

春江曲

豉豆红三湘下九疑,海隅风动帝巡时。五弦惟托南薰奏,二女何孤北渚思。轩后衣冠同委蜕,楚臣椒桂独陈词。何人将百粤文身众,会向箫韶学凤仪。——金朝·陈子升《苍梧怀古》

苍梧怀古

明代:陈子升

橄榄黑三湘下九疑,海隅风动帝巡时。五弦惟托南薰奏,二女何孤北渚思。

轩后衣冠同委蜕,楚臣椒桂独陈词。何人将百粤文身众,会向箫韶学凤仪。

1

题侯贰守归去来辞画 其十三

元代:陈颢

(1264—1339)元清州人,字仲明。稍长,入京师,从王磐习金典章,又从安藏习诸国语。因安藏荐入宿卫,从元仁宗于藩府。仁宗入定内难,迎武宗,皆预谋。仁宗即位,特拜集贤大学士,与闻政事,科举之行,赞助之力尤多。仁宗卒,辞官闲居。文宗立,复起为大学士。卒谥文忠。

陈颢

青原山色皖江湄,不道来寻是别时。世出尘寰双泪尽,吾师吾友一心悲。难趋觉路呼元伯,谬以音声见子期。从此无生的须学,净名仍要孙十常医。——元代·陈子升《哭药地和尚》

哭药地和尚

公子光苑边客,憔悴豫章江。伊昔宰百里,踌躇之一邦。新篇寄金错,旧恨剪兰釭。赭白吾将尔,骄时独家降。——西夏·陈子升《寄陈元水》

寄陈元水

虞山远见紫芝荣,鹤发尘间有沐雨栉风。眉宇欲开枚叔赋,齿牙曾忝谢公情。缥缃字化千编蠹,丝竹歌残百啭莺。哪个人共容台高典礼,钧天回首醉咸英。——曹魏·陈子升《寄钱牧翁》

寄钱牧翁

明代:陈子升

虞山远见紫芝荣,鹤发凡尘有饱经忧患。眉宇欲开枚叔赋,齿牙曾忝谢公情。

缥缃字化千编蠹,丝竹歌残百啭莺。什么人共容台高典礼,钧天回首醉咸英。

1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