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邻子,何许人,云是落托穷乡民。柴门半掩堪罗雀,男人百结如悬鹑。囊间有钱即沽酒,甑中无米从生尘。读书不多虑事浅,发言往往遭众嗔。独行独止无与友,拂石醉卧苍厓垠。忽梦数君子,玉立而长身。口云出自渭川族,托迹今居海河滨。冰霜风雨不改色,梅仙髯史吾同伦。闻君失意众所弃,吾独爱之求与邻。但多酿酒对君饮,日日清风扫户新。——古代·陈颢《竹邻子歌》

观瀑图

元代:陈颢

(1264—1339)元清州人,字仲明。稍长,入京师,从王磐习金典章,又从安藏习诸国语。因安藏荐入宿卫,从爱育黎拔力八达于藩府。仁宗入定内难,迎武宗,皆预谋。仁宗即位,特拜集贤高校士,与闻政事,科举之行,赞助之力尤多。仁宗卒,辞官闲居。文宗立,复起为大学士。卒谥文忠。

陈颢

最是君亲人尽识,云间西问采花泾。鹄当浴处心全白,松长寒时岁正青。瓮底肯馀新熟酒,案头皆置旧横经。□□□□□□□,□□□□□□□。——隋唐·陈子升《赠徐安士》

赠徐安士

草色回晴渚,禽声动晓原。春风自此去,几日到家中。——西夏·陈䞇《零陵孟夏》

零陵初春

门当水郭隐湖湾,秋宪家林自爱閒。偶出总经骚客地,端居能镇道场山。座参奇石聆深语,酒对禅僧发静颜。顿使岭南归思缓,刺船仍约画溪还。——后梁·陈子升《罨画溪寄慎旃副宪》

罨画溪寄慎旃副宪

明代:陈子升

门当水郭隐湖湾,秋宪家林自爱閒。偶出总经骚客地,端居能镇道场山。

座参奇石聆深语,酒对禅僧发静颜。顿使岭南归思缓,刺船仍约画溪还。

1

清劲风自东来,地脉初回阳。好鸟出谷底,潜鱼跃芳塘。欣欣木向荣,涓涓水流香。万物俱得时,吾忧亦已忘。归来衡门下,且复酣杯觞。——元朝·陈颢《题侯贰守归去来辞画
其十二》

题侯贰守归去来辞画 其十

元代:陈颢

(1264—1339)元清州人,字仲明。稍长,入京师,从王磐习金典章,又从安藏习诸国语。因安藏荐入宿卫,从爱育黎拔力八达于藩府。仁宗入定内难,迎武宗,皆预谋。仁宗即位,特拜集贤大学士,与闻政事,科举之行,赞助之力尤多。仁宗卒,辞官闲居。文宗立,复起为高校士。卒谥文忠。

陈颢

不厌山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冬寒更几深。激流眉飞色舞咏,魏阙子牟心。牛马虚遥涘,鸳鸯下众禽。乘车堪借问,渔父有拿音。——隋代·陈子升《走笔询家兄山中潴水复满几尺》

走笔询家兄山中潴水复满几尺

深刻水芸里,红妆映碧流。香风传笑语,不见木兰舟。——孙吴·陈䞇《采莲》

采莲

大地盛名蚤,中年学道迟。识途伤老将,戢翼愧长离。与客吟风竹,寻僧供露葵。旷怀人境内,何叹路多歧。——西夏·陈子升《感秋四十首
其二十五》

感秋四十首 其二十五

明代:陈子升

大地著名蚤,知命之年学道迟。识途伤老将,戢翼愧长离。

与客吟风竹,寻僧供露葵。旷怀人境内,何叹路多歧。

1

题侯贰守归去来辞画 其十四

元代:陈颢

(1264—1339)元清州人,字仲明。稍长,入京师,从王磐习金典章,又从安藏习诸国语。因安藏荐入宿卫,从爱育黎拔力八达于藩府。仁宗入定内难,迎武宗,皆预谋。仁宗即位,特拜集贤高校士,与闻政事,科举之行,赞助之力尤多。仁宗卒,辞官闲居。文宗立,复起为大学士。卒谥文忠。

陈颢

大雅黄初见,词林此凤麟。游园顺德客,入睡雒川神。竹帛思垂绩,旗章漫宠亲。相知零落早,论定属何人。——西楚·陈子升《咏陈思王》

咏陈思王

玉树绿沈沈,流莺啼满林。春波摇不定,真可比郎心。——唐宋·陈䞇《春江曲》

春江曲

浅绿三湘下九疑,海隅风动帝巡时。五弦惟托南薰奏,二女何孤北渚思。轩后衣冠同委蜕,楚臣椒桂独陈词。何人将百粤文身众,会向箫韶学凤仪。——南宋·陈子升《苍梧怀古》

苍梧怀古

明代:陈子升

石青三湘下九疑,海隅风动帝巡时。五弦惟托南薰奏,二女何孤北渚思。

轩后衣冠同委蜕,楚臣椒桂独陈词。哪个人将百粤文身众,会向箫韶学凤仪。

1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