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集高寒还舍

明代:释函可

释函可(1611-1659),字祖心,号剩人,俗姓韩,名宗騋,广东博罗人。他是明代最后一位礼部尚书韩日缵的长子。明清之际著名诗僧。

释函可

白日去不息,松风柰尔何。为问市朝客,何如山上多。——明代·释函可《古歌》

古歌

记得梅花各一篇,暗风吹骨泪如泉。几年白下予同宿,万丈黄垆尔独先。总为江山能短气,曾因病难学逃禅。相逢一笑无难事,只恐阎罗亦有边。——明代·释函可《遥哭笔山》

遥哭笔山

何必春宵好,千金属冷边。安能天上雪,直下到明年。——明代·释函可《冯公雪阻再留一宿》

冯公雪阻再留一宿

明代:释函可

何必春宵好,千金属冷边。安能天上雪,直下到明年。

1

不能待九日,力尽为登台。故国知难望,乡心终未灰。孤烟生绝漠,返景照荒莱。策杖且还卧,黄花何处开。——明代·释函可《重阳前三日》

沈阳杂诗二十首 其十一

明代:释函可

释函可(1611-1659),字祖心,号剩人,俗姓韩,名宗騋,广东博罗人。他是明代最后一位礼部尚书韩日缵的长子。明清之际著名诗僧。

释函可

数间茅屋水东涯,四海为家不当家。钵底已无兼宿食,篱边犹忆隔年花。典型独喜先生在,风雅徒令异代誇。自笑僧贫远行脚,担头犹有旧袈裟。——明代·释函可《次林茂之韵二首
其一》

次林茂之韵二首 其一

再拜榕溪不可知,我行颠险汝流离。弓刀遍处还三匝,乡国残来剩一丝。闽海惊涛亲问话,辽天深雪望题诗。迩年神鼎衰逾甚,只愿汾州有此儿。——明代·释函可《寄答定者法侄》

寄答定者法侄

到死应知骨未摧,戴将白雪照泉台。江山纸上还留影,富贵生前幸不才。短札几回通远碛,长歌徒自委荒莱。尘埋双管卮亭冷,从此梅花不必开。——明代·释函可《遥哭邹白衣》

遥哭邹白衣

明代:释函可

到死应知骨未摧,戴将白雪照泉台。江山纸上还留影,富贵生前幸不才。

短札几回通远碛,长歌徒自委荒莱。尘埋双管卮亭冷,从此梅花不必开。

1

所重惟良友,兼之患难同。长斋亲衲子,独宿傍仙翁。交道真逾淡,文情老益工。只愁风雪后,孤迹任飘蓬。——明代·释函可《赠高涵寰居士》

再集雪斋竟日

明代:释函可

释函可(1611-1659),字祖心,号剩人,俗姓韩,名宗騋,广东博罗人。他是明代最后一位礼部尚书韩日缵的长子。明清之际著名诗僧。

释函可

十年吾道塞风秋,葱岭传来恨又稠。叶是归根看已落,杯当沉海更无浮。大荒一夜霜俱白,毡帐千群泪并流。赤县神州心碎尽,更堪洒血极西楼。——明代·释函可《元旦哭喇嘛二首
其二》

元旦哭喇嘛二首 其二

桃李春深自不言,肯教他树更承恩。于今金谷多荒棘,不及梅花别有村。——明代·释函可《落花十首
其六》

落花十首 其六

寒风一点泪,我自昧其繇。久厌丈夫气,何况女子愁。——明代·释函可《寒风》

寒风

明代:释函可

寒风一点泪,我自昧其繇。久厌丈夫气,何况女子愁。

1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