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冬天来得始终要早很多

红茶包浸入玻璃杯的那一刻,

我花了五年时间,希望寻找属于自己的温暖。可在这座北方的城市,我所有关生活的纪录都是形只影单,不是腊月的飞雪,就是四月的冰雨。就像陈奕迅的歌词“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如今我终于决定离开这座城市,临走前重新踏过以前每一条不起眼的街道,再看看这些照片,我才发现,在那些孤单的日子里,每一个留下的光影就是这座城市给予我的温度

冰雨,是位女孩。具体说,我就只知道她是位女孩,其它的什么也不知。因此,网络延续了一个故事的开始。

昏黄晦涩的街口路灯下,雪花一片一片地落在她的手心上,可这雪花似乎有些不一样,融化的要快很多很多,或许,这是从异国他乡飘过来的吧,又或者,手心里有心里的温度。静静的伫立在街头,她的心已无法平静,她想着,他就要回来了。天气预报说他的城市也大雪,他是不是也在看着雪花落下,思念远方,他会不会又任性的脱下外套,像个孩子一样期待着雪花,任凭风雪凛冽,又或者,他也只是静静的站在雪中,与她一起白了头。寂静寒夜肆虐,思念荒芜成灾。

  仿佛为了送即将离开的自己

茶韵如云又如墨,

图片 1

——首记

           
 这一夜,格外漫长,她不能平静下来的心,在一秒一秒的数着滴滴答答的钟摆,回到家中,依旧无法入眠,只是看着窗外没有一丝倦意的鹅毛大雪,祈祷着飞机能正常起飞与降落,与他见面的时刻她一秒都不愿意多等。他离开前告诉她,当她看见下雪时,他一定会回来找她,会在雪中捧着她最爱的巧克力出现,任凭霜雪落满头,与她共白首。他从来没骗过她,她知道,今天就是与他相见的日子。只希望时间比这雪下降的速度更快些,她好更早些去机场接他。

  稀稀落落的的雪白色

一杯足以温暖心房。

图片 2

《一》

           
 窗外早已经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还没有人在上面留下自己的脚印,路边的小椅子,路灯都被这洁白柔软覆盖,像躺着襁褓里的婴儿,格外可爱。黑夜逐渐散去,黎明破晓,地上,树上的雪都好像发着光,慢慢地照亮温暖这个世界。她换上羽绒与靴子,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迈出第一步,留下在家门前的第一个脚印,白皑皑的雪似乎将光线都打在了她脸上,如雪一般的肌肤,她要用最漂亮的样子去见他,她脑海里已经不知道到多少次幻想过这个浪漫的场面了。在大雪中的相遇,一定比她想象的更美。

  倒悬在街道边的枫树枝头

听写字楼外嚎叫的北风,

图片 3

我是一个沉默的人,但除了在现实,我却喜欢在网络上胡说八道。就像痞子蔡一样。我在看完《第一次亲密接触》时,很是感慨。我常以为小说的写作是存在着现实的依据的,所以,我更愿意相信我跟痞子蔡为何不早点相识。但我的哥们儿常说我,是不是脑子坏掉了,那只是小说。我笑笑,说,你不懂。

           
 突如其来的大雪,一夜间在道路上铺满了冰霜,公交系统只能宣布暂时停止运营,她又怎么会死心,打不到车就做地铁,要是地铁不到,怕她会一路走到机场。一路上,她都望着天空,深怕错过一辆降落的飞机。终于到了机场,她不愿呆在室内,即使如雪般的肤色已经开始变紫,她依旧要站在外面守候。白天似乎要过比黑夜快很多,也可能是这的冬天白天太短,夜幕开始降临。

  三三两两的行人缓缓走过

寒彻大地的三九刚刚开始,

图片 4

其实我也不懂。但或许这就是网络的神秘之处。我常上网在很深夜的时候,因为埋藏了白天所有的纷扰,可以知道黑夜是苍白无力的,就像安妮笔下的颓废,空洞,由其面对现实的真实、残酷,许多人更愿意在深夜里,在网络上放纵出自己的真实。这个时候,人都是脆弱的。像玻璃,易碎。

           
 她的眼里泛起了泪花,终于看见一辆飞机缓慢降落机场,这是第一辆,也可能是今天最后一辆,若不是防护栏的心被这寒雪冰封,怕是会融化出一个口来让她直接到飞机坪上接他。远远地看不见任何人,但是她认得那个背影,一眼就认出他来,再也抑制不住,红了眼眶,地上的雪止不住一滴一滴的融化。

  留下一串串脚印

起起伏伏的温度,

我喜欢在BBS上乱灌水,这样一来,我是一个很嘈杂的人。JJ说,如果你身在武侠时代,你就不再是人了。我问她,那会是什么。JJ发了一个“白眼”信息过来,鬼啊,一个被千刀万剐至死的鬼。我仍笑笑。原来自己还能这样“““

           
 忽然,她的耳边响起妈妈的声音,若曦,怎么睡到现在,该起床吃饭了。她心中闪过一丝不甘与恼怒,只差一点能见到他了,她好像真的被喊醒了,才意识到这个城市似乎从未下过雪。

  一直到远方

让对寒冬早有戒备的人们足以接受,

《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昨天还是艳阳高照,

冰雨的出现,令我有些突然。因为我刚好在音乐网站里听华仔的歌,他的一本老专辑。很早的时候,我很崇拜华仔,这是一个很富有磁性声音的男人,总是用音律诠释生活的一切。但最近不怎么喜欢他了。

  早已习惯了周围一切的人们会不会发现

今天已是寒风凛冽云雪压境,

冰雨说我,你好像很讨厌我的名字,就好像直截了当地讨厌我这个人一样。可惜我真有些冤枉了,这是事实。我知道名字是一个很重要的代号的,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但我并不因此而讨厌冰雨。只是她不知道,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要叫冰雨。但她却没告诉我。

  在街角的一栋小院子里

虽然没有北风的寒潮和大雾,

由其这一切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虽然我知道网络的最大特点可以掩饰任何一个人的身份。就连取名也一样,也可以颠倒阴阳。

  那个善良淳朴的年轻人

我已经感觉到寒冷追赶着我昨夜乘着的高铁,

《三》

  早已经离开了

一路雪飘的追赶而来,

冰雨说,你知道千纸鹤的故事吗?

  不是他们不想留下来

虽然我看到列车的窗外飘着密密麻麻的雨,

我知道。这是一个很悲剧性的感情故事。第一次看完这个故事的时候,让我很情绪化。在冰雨提问之前,早就在网络上流传了很久,可以说以幻化成了一个凄美动人的传说。象征着绝望的爱,不可知的死亡,仿佛黑色的曼砣罗花。

  但是现实往往很让人感伤

也许在我离去的下一刻,

冰雨说,不是这样子。千纸鹤挂在墓前的那一刹那,是完全可以让时间停留在那一刻的,到少可以让爱她的人泪流满面的站在面前看着,这是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悔恨,爱变成悔恨,那是极度可怕的。

  可能是家里老人

已经会变成雪,

我不明白,这跟冰雨的故事有关吗?我说。

  也可能是在老家的孩子

所以晚一点出发的人们,

冰雨说,人生其实就是一个很惨烈的开始与结束。

  也可能这个城市

可以在拥挤的车厢看着外边的雪花。

《四》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