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可见,白居易所描写的“杨玉环”其实是“唐代版《诗经》硕人”,他是拿“硕人”的模板来描传说中的杨玉环。

千百年来,人们都误以为这就是真实的杨贵妃的风韵容颜。但是回顾历史,其实白居易的这段描写是完全照抄《诗经·卫风·硕人》关于卫国美夫人的描写。为什么这么说呢,稍有研究过唐朝历史的小伙伴都知道,杨玉环出生于719年,安史之乱时死于马嵬坡大约38岁。然而再说白居易,他出生于772年,所以按照年份来算的话,白居易根本没有见过杨玉环。白居易也没有心思花时间去调查杨玉环到底长得怎么样,直接拿先秦的美女模板来套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抄袭,对你没有看错就是抄袭。下面大家请看《诗经·硕人》的有关诗句:

硕人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东宫之妹,    齐太子的胞妹,

卫国的硕人与杨贵妃都是天生丽质,然而她们俩也有重要的差别:硕人出于名门知晓礼仪;杨贵妃则出身小官吏家庭,缺乏礼仪,最后让穷奢极欲害了自己。杨贵妃并不符合儒家所认为的女性美标准。白居易对杨贵妃极尽夸饰,从天生丽质、奢靡生活、风光无限,但是只字未提杨贵妃是否知书达理,此处无声胜有声,道出了杨贵妃悲剧的原因。

这两句便是:“巧笑倩兮,美目盼之”,出自《诗经﹒国风﹒硕人》,是早期诗歌写美人最出彩的一篇。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子夏“问女性美”,他补充的一句“素以为绚兮”,如果结合原诗,就非常好理解了。在先秦汉语中,“素”指白色的绢;“绘”为娟上的彩绣。从审美效果来说,“素”与“绘”的关系,就如同女性“白皙的皮肤”与“闪亮的眼睛、唇红齿白”一样。黑亮的眼睛,红白的唇齿,就是娟上的彩绣,但是它们都要有白色的底子来衬托,才能达到高度的审美效果。

诗歌里从来不缺乏对美女的描写:比如《长恨歌》里对杨贵妃的描写是“回眸一笑百媚生”;战国时期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里的名句”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曹植以宋赋为胎息写的《洛神赋》更是描写女性美的典范。方润玉在《诗经原始》中说:“千古颂美人者,无出词二语,绝唱也。”

   
卫国的硕人与杨贵妃都是天生丽质,然而她们俩也有重要的差别:硕人出于名门知晓礼仪;杨贵妃则出身小官吏家庭,缺乏礼仪,最后让穷奢极欲害了自己。杨贵妃并不符合儒家所认为的女性美标准。白居易对杨贵妃极尽夸饰,从天生丽质、奢靡生活、风光无限,但是只字未提杨贵妃是否知书达理,此处无声胜有声,道出了杨贵妃悲剧的原因。

《诗经·硕人》给我们描写的正是这样一位女性,她天生丽质,出身名族,就是一位知礼,具有良好教养的女性。一句话,孔子和子夏所推崇的是“知性美女”。

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中也有类似的描写: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孔子和白居易相隔千年时空,同论女性之美,仍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这么一来,孔子的“绘事后素”的意思也就很直白了,他实际上是进一步发挥了一下子夏的话。孔子是说,先有白色的底子,然后才能衬托出彩绣的美。对于女性,那就是白皙的皮肤,才能衬托出眼睛的黑亮,唇红齿白,才能达到最佳的审美效果。

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就有《硕人》的影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一章对女性外貌的描写实在精妙。

   
就连描写杨玉环自缢而死的凄美场面,白居易还是借用《硕人》的原创。《诗经》原诗是“螓首蛾眉”,白居易则化成“宛转蛾眉马前死”。第一个想到用“娥眉”来描写女性美者是大诗人,尔后的模仿者就是小学生了。

面对一个绝世佳人,到底美在何处,哪儿是审美的关键,《硕人》一诗的作者是首创者,这个专利应该属于这位远古诗人的。诗人认为美女的眼睛的放电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女性眼睛的美对男士最勾魂。显然,白居易没有什么创意,他描写杨贵妃闪亮登场的第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完全是盗版《诗经》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很显然,《硕人》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

    美目盼兮。    美丽的眼睛闪烁动人。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子夏拿《诗经·硕人》的这两句话来问孔子。普遍认为,这是师徒二人在谈政治伦理问题,这是后人的谬解。请想一下,孔子和子夏首先是个男性,提起这么一个绝代美女,两大男人却在谈论抽象乏味的伦理问题,他们两个还是正常人吗?后人有一个思维定式,觉得像孔子这样的大圣人,一定是言必大道理,怎么也不会像俗男人那样,谈女性的美。然而,我认为更大的可能是,上述这段对话会是师徒二人私下的一则交谈,什么样的女人为美。

图片 1

   
也就是这位卫国国君的美夫人,让儒家创始人与唐代大诗人有了“共同的话题”,隔着千年的时空,发表各自的关于女性美的看法。《诗经》把这位卫夫人描写得太美了,以至于成了孔子和弟子子夏谈论的话题。下面是《论语·八佾》的记载:

白居易是唐代三大诗人之一,他最有名的诗就是《长恨歌》。在这首长篇叙事诗中,“杨贵妃”是这样闪亮登场的:

    卫侯之妻,    卫王的妻子,

图片 2

   
《论语》没有记述孔子和子夏这段对话发生的地点,合理的推测是,这段对话发生在孔子周游列国来到卫国时。孔子周游列国,在卫国的待遇最好,呆的时间也最长。卫国时下还有一个绝色的南子,南子对政治很有兴趣,而且还召见过孔子。卫国好像有进口美女的传统,《诗经》说的这个历史美女是齐国人,时下美女南子则是宋国人。子夏和孔子其他弟子看着眼前这位南子,想起《诗经》上这首诗,那么就会自然思考,她们为什么美?又美在何处?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手如柔荑,    手指像柔软的初升草芽,

就连描写杨玉环自缢而死的凄美场面,白居易也还是借用《硕人》的原创。《诗经》原诗是“螓首蛾眉”,白居易则化成“宛转蛾眉马前死”。第一个想到用“娥眉”来描写女性美者是大诗人,尔后的模仿者就是小学生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