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模糊了自己就好,

这样离开是不需要彩排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的过往和相互的承诺无一不呈现在脑海中,这两年中知秋是怎么过的,过往如柳絮纷飞,如何理的清楚……

窗子外面的那根芦苇,已经黄了大半的叶子,我每天给他浇水,它还是老去了,失去了青春的颜色。还是在给他加点水吧,这样或许明天早晨,心也有会萌发出生机。苛求一场奇迹的雨或者什么,可以给自己一些改变。这个午后,突然的心情那么怀念和极度的忧伤。就是离别也没有这样的沉闷,什么都不想做,就是一个人,忙无目的的坐在那里,看着一些熟悉的场景,那窗,那树,那心痛的绿,还有那些热洛的人群经过楼下。风一阵阵的吹动树枝,仿佛有些揪心的痛一样,想念一些人,想念北方的家乡,想念那些季节的一摞的感伤。我在为什么忧伤哪,又在为谁失落至极,没有答案,答案只有是无尽的等待,在等待中煎熬自己的心智。

你坐在了最后面的位置,和我中间只隔了一张桌子的距离。

2005年夏天,我们一起去了厦门看海。那是我第一次看海。同行的还有几个朋友,我的好姐妹静,伙伴们都特别高兴。我们在海边驻扎,看日落,看日出。那是我见过的美的风景。你说我小题大做,就是一些水和一些沙子。我说你不懂风情。我们有了一些争吵,但回来后依旧认真复习准备下学期的功课。你说我不懂享受人生,太过严肃。我说你就是个小屁孩。

  天不会再说你什么,

知秋的声音把同样陷在回忆中的他拉回了现实,突然走着的他停了下来,看着她泛起泪光的眼睛,吻了下去。说道,不会,你已经在我手里了,下一站,民政局。我要加无数倍的呵护你,去弥补这两年的空白,还有我对你的爱。

好了,就这样吧!一个人不可以一下子面对这么对多事情。简单一些,就会轻松一些,快乐就回来的殷勤一点!对吧!

她在的日子,你好像特别的开心。

庆幸的是我们又重归于好。

  过去就可以,

他大喜,惊呼!调整好心情,他颤颤巍巍地按下了她的手机号,接通了。

伤秋,一个真实的伤秋,无法释怀。远处一个老大妈,在认真的翻晒秋天的东西,我想他一定已经麻木这些东西的来临,因为年龄给了他决绝这些的勇气,而我没有这些,注定无法决绝这些心情的来临,太过敏感,有太多接纳的理由。可是接受了,又不知怎样面对这些伤秋的事情,即便离别了又会怎样哪?就是所有的心碎又如何哪!无法从容的面对这些更替的结果,那就默默地接受她延伸的忧伤和落寂了。

也许,喜欢远没有想象的那么自私。

那天下好大的雪,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寒冬。看着雪花一片一片飘落,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或许你已经渐渐成为了我生命里的习惯吧,一旦离去,有多难割舍!

  刚抬头你就看见了他的话语,

绫力,等我很久了吧?累不累呀等我?男人回答道,不累,只要能等到你,多久我都愿意等,也该我等你了。知秋笑了,如同孩儿一般的样子,脸上泛着红晕。突然她停下脚步抬头睁大了秋水般清澈的眼睛望着他,这一次你还会抛弃我自己走吗?

秋风来来往往,到处宣扬他的快乐,而我的快乐这个午后被它吹得七零八落,无法捡拾,凉凉的带着这个季节标准的温度。一个人真得很落寂,无所适从,一个人在房子里漫无边际的做着,看着,想着,等着,一切都象在某个情节的来临安静的无朱德等着。无法打开思想的盒子,这里不需要任何装饰和喧闹的点缀,心情已经作茧自缚了。

01.

会议举办的很成功,结束后我到处找你,却不见踪影。

  秋天里你不在回来,

她真傻,她真的这么做了。她留着以前的手机号和他送她的公仔挂件,她说万一他回来找我了呢?不能让他找不到我。带着这个小公仔就像看见了他一样,他还在身边。真好。

秋天在一夜间就传遍了每个可以容纳他的角落,心情对这个秋天,表现得不知所措,抑或是感情的情弦被不经意间波动,仿佛分手时的那种沉闷的窒息一样,一切都定格在那一抹淡淡忧伤之间,长久的徘徊,无法摆脱它的萦绕。我想,或许只有等待,等待一些事情的改变,等待新的草场在墨个时间里,会欣然复活,生活也会因此另一番精彩。

我经常看到你唱着唱着就停下来,轻轻的叹息。

2007年夏,我们高考结束。我们在一个城市上大学。我为了你放弃了可以北上的机会。只是你一直不知道。为了庆功,你们家大摆筵席,邀请了很多老师同学。我看见你穿着帅气,英姿勃发,像童话里的王子。再看看自己,觉得你不应该是我的。

  树上的叶子很快就要老去,

果不其然,在她踩着小碎步快走到接机口的时候,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还有那充满爱意的双眼,紧锁的眉头和那闭紧的嘴唇,两年了,在紧张时刻的神情居然丝毫不差。那个人也在左右探头地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没有那种坚韧,可以经力这样的岁月打磨,最终都会和思想一起淹没在这些季节的缝隙了。算了,不在多想了,不管怎样,这个午后是有些可以回味的气息。就这样吧,给情感的丝带牵上丝线,让他自由吧;给思想的土壤给予一些水分,别让他那么窒息,给他希望,就会衍生一些快乐吧。

秋天,我喜欢阳台,喜欢凉风。

你喝了点酒,在同学面前吹牛说你本来可以上北大,为了我留在了省城。你妈恰巧这个时候走过来,用不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同学见状感紧拉着你去洗手间了。静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扶手刚要摘下却看见那满脸都是泪水。

不知道他会不会如实地告诉她,两年前他在医院拿到了癌症晚期的医疗报告。他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正确的抉择,他不能耽误了她的下半辈子。这么善良温润细腻如水的她,太美好了,他万万不会让她掉入火坑。于是有了两年前的一个午后离别的那一幕。

天气突然转凉,风很凉,阳光也没有往日的炙热,多了些许的清凉。一种感伤来得那么不期而至,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些丢失些什么的感觉。精神的世界里,仿佛进入了寂静的森林里,除了安静,还是安静,,安静得有点让人窒息。

浪费,可惜,却也无可奈何。

当你醒来的时候,我们又和好了。并且相约不离不弃。

  绕尽了的情丝腾然的飞去,

当他们目光对视的那一刻,周围的嘈杂声都不见了,只有兴奋和幸福围绕着他们。他一只手接过知秋手上的行李箱,另一只手熟练地握着她的手,很紧。他不想再放开了,再给他一次机会,是的,他会抓的更紧。

鱼知道,云知道,雨知道,你知道

多的一个是我,就打给我了。我接过手机一看,呼出次数9008条,但没有一次接通过。眼泪突然掉下来。

  秋天不在回来,

两年后的某个下午,和两年前那个鸣蝉的下午一样,她的手机响了,沉寂两年的备注出现了,她平静地接起来。第一句,你要回来我身边了吗?第二句话,你还会不会走?第三句话,明天见。

悠扬的飘荡在小溪里,悠悠的流淌进心河,泛起涟漪,就这样我心动的很自然,也心动的很突然。

2004年秋,南国的香樟树下,你说从见到我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我。我愕然。

  留下了一堆话却惹我心乱如麻。

两年里她坚强她成长她自立,唯一不变的是她执着地等着他,漫无边际地等着他。因为她相信他,相信他曾说过,我这辈子就认你这一个女人。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给你带点什么,即使你不给我钱,我也乐意。

半个小时候后,你冒着大雪跑回来,塞一把钱到我手中,然后拉着我另外一只手说:回家吧,这些钱可以过年!我本应该很感动地说好,回家过年。但是我并没有。我把钱塞回你手中,说道:我不想要你的钱!你先回家过年吧!

  一声声秋风的撕吼,

这两年里她不再去电影院,生怕会买到他们坐过的座位号;不再去楼下的超市,生怕看见二楼的那款婴儿车,曾经他说要买给我们的宝宝的;不再去吃披萨,因为两个人才能吃完一个,生怕自己吃不完,他不在身边没人帮她解决剩下的那一块了……

她来了,看着你的笑容重新飞扬,我又想念夏天的小溪了。

后来听说你找了女朋友。我气愤,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瓜葛。

  从青春的悄无声息,

飞机还在滑行的时候,知秋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手机开机了,因为她知道有一个人也已经急不可耐了。

我不喜欢她粘着你的样子,好像你是她的,而且只能是她的。

2010年春,一个夜晚,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你在酒吧喝多了,让我去把你领走。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立刻搭出租车去你所在的酒吧,那次距离我们上次见面整整3个月。当我赶到的时候,我看见你满面狼藉,满地狼狈。那个在毕业酒会上英姿飒飒的王子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身烟灰,一身酒气,一脸颓废……旁边的男生说看他手机通讯录上面

  虽然哭诉着却戴着那不灭的光环。

知秋不想再记得两年前的那个午后,画面中一个白衣少年为了自己的梦想毅然转身离开的背影。无论她如何哭诉地请求他不要丢下她,于事无补,少年转身抽离了她的环抱,头也不回地走了。而他给她的理由就是,你待在我的身边让我束手束脚,我做不到搬砖的同时拥抱你。对不起,我需要时间去实现我的梦想,我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三年、五年?或者十年?你不要等我了,我一事无成,而你却这么美丽优秀。你值得更好的!

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笨拙而费力的想尽办法希望你开心。

那一年,我们20岁。

  我想是秋天不回来了,

知秋太傻,她自己也知道,因为他也常说。傻的善良,傻的可爱,傻到他心头肉上去了。这些她都记得,她想,既然我这么傻,你舍得让我自己去面对那蜜糖如刺过往吗?你怎么不会担心我是不是傻到会等你回头呢?

她叫你干嘛,你总是那么乖。

我打开你的手机,看到你的短信草稿箱有一千多条未发出短信。“我们和好吧!”“我想你了!”“我错了,不应该发脾气”……

  秋天的梦来的太突然,

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命不该绝,他的癌症晚期居然是误诊,只是得了另一种病,但是症状类似癌症的病。这一切的真相来的太迟,可是也不晚。总算还是好的。

终于,你学会了,我最爱的那首歌,也是你想唱给她听的那首歌。

我感觉到了你妈对我们的敌意。你却说我过于敏感,想太多,多愁善感。

  如同我慢慢的走过去,

他现在更迷人了,别致的发型,冷肃的腰间抽带,天蓝色的衬衣,配色得体的领带还有那漆黑凛直的西裤,发亮的皮鞋。俨然一副成功模样的男人。

我分明听到了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从你红肿的眼睛还是想到了什么。

我们开始谈婚论嫁。你妈一听还是我,气得说不出一句话。不同意,不同意,还是不同意……我试着改变你妈妈对我的看法,主动提着水果和礼物去拜见他们。你爸态度温和,但你妈妈却完全不待见。饭桌上只放三副碗筷,没有我的。但我一直在忍。你给你的碗筷,食之无味,我很快离开了你家。

  故意的让你拥有一颗坚强。

因为音乐,你开始会问我一些东西。

那天晚上,我收到你发的短信,两个字:分手!之后打电话过去关机。

  你不会是悄悄的打开了风匣,

从那之后,我就只敢远远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在水里游来游去,也是一样的,快乐是一样的。

之后我一直找不到你。

  露出了在秋天里,

夏季的小溪,是我常去的地方。

那一年,我们23岁。

  不知道明天的天空里能有几个人在回味。

和往常一样,恰逢午休的时间,同学们要么在家里休息,要么在学校休息。

2008年初冬,我和静接到了一个兼职工作。寒假回不了家,要留在省城商场做促销。你说我太过于小家子气,不用牺牲过年的时间做那些事情。我当时有些生气了,第一次跟你吵起来。你的家庭不需要你去做这些,但是那是你,不是我。你说我太过生分,分的太清楚。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我愣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可以装看不见,

即使明明知道这首歌也许不是唱给我听的,但教你的过程里,你唱的,都是我在听,这让我很幸福。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赶着回家守岁,大年初一亲戚家拜年,晚上就赶回卖场上班了。我始终没有你的消息。

  从一开始数着倒是自己也不清楚,

我等着,想着,期盼着,也担心着。

那个时候,我察觉到了我们的距离。你们家家室显赫,父母都是高官。而我,只是一个农村穷孩子。但是,你依然在我身边,我不忍离去。

  我回过头来注视着你,

悄悄的,心跳的声音格外的清晰,想你。

你说给你点时间,你会说服你妈接受我。

  那秋数着不清楚的问来叫醒你,

虽然做不成情侣,但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

这是一次狼狈的拜见,我几乎落荒而逃。

  我想秋天里不会随意丢弃你一个远方人的过去。

我希望你快乐,可我不知道怎样你才会快乐?除了她,除了你会风琴,其他的我都不了解。

后来才知道那是你表妹,来学校玩的。后面试想,要是我当时没有那么做,要是我当真了,默默走开了,结局会怎样?

  挺不住枫叶的深情,

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但就是做了。

我知道你生气了,你不知道我会跳舞,但那是我精心排练想给你的惊喜,你不高兴有人送玫瑰花,我也不知道有人会送花给我……

  时钟却又上了一圈的环,

只不过,后来那些小生物都死了。

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一切也没那么可怕。那天我化了精致的妆容,专门租了一套大红色带着水钻的礼服。你说我很美,但很陌生。

  你在哪里俳徊着自己唱着那歌谣,

没有想象中的开心,没有想象中的得意,更多的是疼惜,是跟你一起难过。

2006年秋,你踢足球伤到了腿,在家卧病一个多月。我天天下课给你辅导。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特意带着静一起。你妈妈对我们的到来不是很高兴,觉得就是因为跟我们一起玩,踢足球才受的伤。那个周末,我们再次来你家帮你补习的时候,你妈说请了家教,可以让我们不用来。你一脸懒散,说请什么家教啊,这两个可是我们班的精英啊。你妈妈很坚持。你也就不再说什么。

  因为秋天里的风哭诉着太短暂,

我用尽我所有的知识,问遍所有能问的,查了所有能查的,安慰你,鼓励你。

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你脸上的表情变化的瞬间,心突然揪地疼。你不再说什么,一脸落寂地走了,背影慢慢消失在茫茫大雪中……

  可能等待着下一个分钟里,

05.

那一年,我们18岁。

  秋不会回来,

你低垂着头,似乎这个秋已经让你昏昏欲睡。

那之后的第二天,我突然接到通知,出差去北京学习一个月。临走之前我问你这件事情,你摇摇头说不是那么回事,就是普通的家庭聚餐,你说你爸跟她爸是老战友,就一起吃个饭。我相信你,就心安的去北京了。在北京的学习课程安排的特别紧,我每天忙到深夜才入睡。你有时候打电话给我,我都没有时间多说什么,后来你打的次数也慢慢少了。我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忙碌,也因为很快就会回来。那是我们分开久的一次。在培训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突然疯狂地想念你,恨不得立刻飞到你身边。本来计划培训后公司员工统一到颐和园游玩一天的,我想给你一个突然惊喜!就提前一天回来了。那是个秋天晴朗的黄昏,我站在你们单位对面的小花店,想象着你走出来的样子,然后突然跳到你面前,你会有多高兴呢?

  这也许是秋天倦恋着你,

你的笑真好看,那个夏季,小溪没能让我入睡,溪水的声音也催眠不了我。

那一年,我们17岁。

  你轻轻的走过来,

06.

曲终人散去,我们在毕业狂欢之后踏上了新的征途。大学美好的时光正在向我们走来!在我看来,那才是美好人生的开始,告别紧张枯燥,迎接美好!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