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内容摘要: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的动机和目的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不是为了研究历史,而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历史虚无主义不是不懂得应当如何拾取历史的“碎片”,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不是真正要进行“学术研究”,在历史研究领域建立起新的理论,进行“理论创新”,而是政治需要,所以历史虚无主义根本不在乎“历史的真实”是什么样子。在理论逻辑上,历史虚无主义以质疑和淡化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对历史研究的指导地位为突出的表现,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形态学说、阶级斗争学说,否定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取得的成就,甚至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直接攻击,指责马克思主义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一段时间以来,鼓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英烈形象的错误思潮和丑恶行径时有出现,引起社会各界普遍反对和谴责。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捍卫英烈形象,必须坚持唯物主义历史观,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和话语权。历史虚无主义以唯心史观为认识基础,对历史特别是党史国史做所谓“反思”“翻案”“解构”等“虚无”文章,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争夺阐释历史的主导权、影响力和话语权,误导甚至颠覆人们的历史认知和政治与社会意识。从表象上看,历史虚无主义问题多以所谓史实、史料问题出现,但究其认识根源和动机,则是一个历史观问题。繁荣发展历史研究、党史国史研究,必须反对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还历史本原,澄清历史是非。

   
所谓历史的“碎片”,是指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个别事物、事件。历史留给我们的,往往是不完整的残迹和“碎片”。历史研究离不开这些“碎片”,历史认识就是把片断、零星的“碎片”联结起来,从而复原历史过程,从中探寻历史发展的规律,这是唯物史观的基本方法。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他们打着“还原历史”、“重评历史”的旗号,来摘取他们主观选择的“碎片”,作为他们假设历史的依据,引导人们形成错误的历史观,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因此,如何对待历史的“碎片”,不仅是一个方法论问题,也是一个历史观问题。

关键词:历史虚无主义;中国;拾取历史;民族;历史发展;历史研究;否定历史;历史观;发展道路;马克思主义

1.正确的历史观在认识和研究历史中的指导地位与作用

    历史虚无主义如何拾取历史“碎片”

作者简介:

历史观是关于什么是历史、怎样对待历史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是对待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历史最基本的立场和观点。然而,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不同的经济社会基础、不同的利益所在和不同的价值取向,就会产生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历史观。正确的历史观或一些历史观中的合理成分,都是对人类社会矛盾运动的基本法则和历史发展的普遍性和规律性的能动反映。而且,对于一个人来说,要有一个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必先有一个正确的历史观。一个人的历史观正确与否,影响甚至决定着其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正确与否。正确的历史观是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重要思想认识来源和基础,在人类的思想认识领域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是建立在主观唯心主义的基础之上。

  当代中国的复兴和崛起,为我们的历史研究带来了新的视野和新的课题。今天,我们无论是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解决所面临的许多重大现实问题,都离不开从历史的角度加以审视,离不开对许多重大历史问题的认识。因此,不能正确地阐释历史,就不能科学而合理地认识现在。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人类社会的思想发展、文明进步总是离不开认识和研究历史,而认识和研究历史又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在一定的历史观指导下,以史实、史料为基本依据而进行的一种思想认识活动。近现代以来,人类的这一思想认识活动逐渐发展成为一门学科,即史学研究或历史科学。

   
第一,历史虚无主义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将历史看作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

  所谓历史的“碎片”,是指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个别事物、事件。历史留给我们的,往往是不完整的残迹和“碎片”。历史研究离不开这些“碎片”,历史认识就是把片断、零星的“碎片”联结起来,从而复原历史过程,从中探寻历史发展的规律,这是唯物史观的基本方法。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他们打着“还原历史”、“重评历史”的旗号,来摘取他们主观选择的“碎片”,作为他们假设历史的依据,引导人们形成错误的历史观,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因此,如何对待历史的“碎片”,不仅是一个方法论问题,也是一个历史观问题。

史料之于史学,是基础与前提,但它并不等于史学,或者说单单如此,尚不能达到认识和研究历史的应有状态、层次和境地,当然也就难以从历史内部和深处,形成和发展历史认知,以及历史理论、史学理论。认识和研究历史,必须从史料的挖掘、整理与编纂上升到整体意义上的史学研究。历史观之于史学,是思想先导和理论基础。但只有坚持以正确的历史观为指导,才能科学地认识和研究历史。这是因为,正确的历史观总是符合历史发展实际、反映历史发展规律的;正确的历史观也总是蕴涵或代表着一定的历史科学理论,指明认识和研究历史的正确方向、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

   
我们知道,具体的历史现象、事件、人物等,都是特定历史环境的产物,它们所构成的历史联系决定历史的独特面貌,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历史认识不能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历史虚无主义借鉴后现代主义“解构”历史的叙事方式,先预设出符合自己意图的结论,对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作出假设的判断,再将他们假设出来的“历史”视为“客观”发生的“历史”,并从中寻找其“内在联系”。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看来,历史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需要装扮成什么身份,就去挑选什么。经过他们的打扮,复辟帝制、开历史倒车的袁世凯成了中国现代化的开拓者,“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慈禧太后成了推动中国近代化的英明领袖,“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变法先驱谭嗣同成了“近代激进主义的开头”,民族英雄林则徐的虎门销烟成了不识时务、不负责任的蛮干。他们还以所谓的“范式转换”来曲解历史,从根本上违背近代中国的历史实际和首要的历史任务,改变近代中国所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科学结论,将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说成是以落后对先进,以保守对进步。他们甚至宣扬“侵略有功”,散播“中国要富强康乐,先得被殖民一百五十年”等谬论。于是,在这种历史观下,辛亥革命被断言为“纯属错误”,新民主主义革命被强加上“破坏文明进程”的罪名。

  历史虚无主义如何拾取历史“碎片”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在人类社会思想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历史变革意义。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产生之前,唯心史观居于主导地位,其撇开人的社会性,“至多是积累了零星收集来的未加分析的事实,描述了历史过程的个别方面”,人们对于历史的认识和研究长期陷于“神秘论”“机械论”“循环论”“宿命论”的窠臼。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则破天荒第一次把历史研究引上真正的科学轨道,开辟了认识和研究历史的新纪元。唯物史观是与唯心史观根本对立的,其之于历史,“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形成”。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作为“唯一科学的历史观”,不仅具有科学理论体系,而且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具有实践指导意义。它科学揭示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并指导社会主义由空想变成科学、由理想变成现实,开辟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新纪元。

   
第二,历史虚无主义否定历史发展的客观存在,将客观的历史过程任意切割。

  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是建立在主观唯心主义的基础之上。

2.历史虚无主义根源于历史观问题

   
历史是众多因素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有机过程,它既不是各个因素的混乱堆积,也不是各个部分的简单机械相加,而是多样性的有机统一的整体。历史中的事件、人物、制度、文化、科技、思想、环境等等,只是这个整体的组成部分,要认识某一历史现象、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必须与其相联系的各种因素结合起来综合考察,才能够科学、准确、全面、深刻。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他们惯用的手段是抓住片面和细节,随意切割历史,否定全面和整体,或是选取无关大要、无关宏旨、支离破碎的细节标榜认识了整体的历史。他们将其“研究”的出发点服从于其立场,根本不顾中华民族五千年来优秀传统文化,不顾近现代以来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独立、国家富强的伟大历史创造,只是截取他们所需要的“史料”,以偏概全,断章取义,孤立解读。他们宣扬的“告别革命”论,就是一种典型的切割历史的表现,他们否定中国近代以来追求变革进步的史实,赞美维护封建专制统治的保守和妥协,断言“中国在20世纪选择革命的方式,是令人叹息的百年疯狂与幼稚”等等言论,无不是这种割裂史观的真实写照。

  第一,历史虚无主义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将历史看作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

历史虚无主义以“虚无历史”为基本面貌与特征,从史实、史料问题入手,在历史过程、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环节和历史逻辑上做文章,一方面缩小、扭曲和否定对其立场、观点不利的历史,另一方面则对那些对其立场、观点有利的所谓史实、历史碎片和历史逻辑关系加以夸大、杜撰、颠倒。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历史,不只是形式上的“装饰”,而更多的是内涵式的“改造”,因此实有“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的功效,任其蔓延下去,后果将极其严重。

   
第三,历史虚无主义随意否定历史,否定包括爱国主义在内的民族精神,意图从精神上击垮民众。

  我们知道,具体的历史现象、事件、人物等,都是特定历史环境的产物,它们所构成的历史联系决定历史的独特面貌,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历史认识不能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历史虚无主义借鉴后现代主义“解构”历史的叙事方式,先预设出符合自己意图的结论,对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作出假设的判断,再将他们假设出来的“历史”视为“客观”发生的“历史”,并从中寻找其“内在联系”。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看来,历史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需要装扮成什么身份,就去挑选什么。经过他们的打扮,复辟帝制、开历史倒车的袁世凯成了中国现代化的开拓者,“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慈禧太后成了推动中国近代化的英明领袖,“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变法先驱谭嗣同成了“近代激进主义的开头”,民族英雄林则徐的虎门销烟成了不识时务、不负责任的蛮干。他们还以所谓的“范式转换”来曲解历史,从根本上违背近代中国的历史实际和首要的历史任务,改变近代中国所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科学结论,将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说成是以落后对先进,以保守对进步。他们甚至宣扬“侵略有功”,散播“中国要富强康乐,先得被殖民一百五十年”等谬论。于是,在这种历史观下,辛亥革命被断言为“纯属错误”,新民主主义革命被强加上“破坏文明进程”的罪名。

历史虚无主义问题因历史观问题而产生,因其对待历史的立场、观点问题而表现出来。历史研究有一条基本的认识逻辑,那就是研究者的立场、观点不同,即使是对待同一种史实、同一个史料、同一个历史问题,也会得出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结论,更何况歪曲、杜撰历史事实和混淆、颠倒历史逻辑。在历史认识问题上,如果是单纯的史实、史料问题,或者仅驻足于、局限于史实、史料问题的范畴,则一般不会产生历史虚无主义问题。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任意选择。然而,一旦历史观发生问题,历史就会成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表现为以其立场和观点选取史实、史料,把已有定论的历史颠倒过去,并以其价值判断、“反思”历史,解构主流历史认识,混淆历史是非,无不是因为其历史观发生了问题,而且用其所宣扬的历史观误导和扭曲人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进而动摇正确的历史观基础。归结起来,历史虚无主义的历史观是唯心主义的历史观,是与历史发展的实际、逻辑和规律相背离的一种认识论。

   
历史就是过去,但从另外一种意义来说,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将来的历史。历史犹如长河,过去、现在和未来不可分割。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但这种创新永远离不开特定的历史前提。正如马克思所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历史构成了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点,每一代人的生活,都建立在前一代留下的历史遗产之上。否定历史,也就否定了我们创造现实的根基。刻意否定历史,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表现。他们为了自己的“立场”,无视中华民族悠久文明和灿烂的文化,公然篡改中国文明起源,全盘否定中国历史文化的优秀传统。经过“重新评价”,抹杀先辈的革命史,抹杀我们民族独立斗争的历史,抹杀伟人领袖的历史功绩,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史。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形成的基本世界观、基本历史结论和国家发展道路遭到了刻意的攻击和诋毁。近年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慈禧、琦善、李鸿章、袁世凯等这样一些历史人物的翻案和“重评”,雷锋、刘胡兰、黄继光、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这些我们心目中的当代英雄人物也一个个遭到质疑和污毁,各种“解密”、“揭密”、“历史真相”在互联网上暗潮汹涌:雷锋日记全是造假,刘胡兰被乡亲所杀,狼牙山五壮士其实是土匪,黄继光堵枪眼不可能完成,邱少云烈火焚身不合生理……这些否定,指向的是英雄人物个人,目的却是颠覆和虚无我们民众的价值观念,摧毁我们民族的精神和脊梁。

历史虚无主义根源于历史观问题,也是主要作用于历史观问题的。它具体表现为“历史终结论”“告别革命论”,以及以西方发展道路、制度模式为归宿的“单线式历史观”等。历史虚无主义以唯心史观为认识根源,并通过“虚无历史”,为这些历史观提供所谓历史依据。

   
从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的表现,我们不难看出,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就是秉持唯心主义历史观来认识、分析和解释历史现象,是对历史事实完全不讲原则和方法的虚无。他们不仅将客观历史任意“碎片化”,甚至不惜编造历史、伪造史料,用以转换历史主题、假设历史事实。应当说,历史虚无主义的历史观称不上是一种“主义”,他们拾取历史“碎片”的目的,不外乎是为了实现一个个不可告人的“主意”罢了。

党史国史问题,既是历史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把党史国史作为渗透和侵蚀的主要对象,本身就表明其有着不同于学术研究的动机。在党史国史问题上,历史虚无主义从其立场和观点出发,通过历史碎片化、历史情节虚构化和史料的取舍、剪裁,偷换、变换或伪造历史场景而任意打扮党史国史的面貌;通过夸大或掩盖历史因果关系、历史功过、历史是非,以及以其好恶揣度历史人物的心理和彼此之间的矛盾对立关系,抹黑、丑化领袖人物,搞“翻案”等文章,要么肯定一切,要么否定一切,夸大历史之非、缩小或抹杀历史之是。如此,历史虚无主义“混淆”“修正”人们的历史认知和历史是非,以实现“解构”“重塑”人们的历史观和价值观的根本目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