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国的农夫们见一只鹿的价钱居然抵得上数千斤粮食,太有利可图了,于是纷纷放下农具,操起猎具到深山里去捕鹿。就是这一年,楚国的大片田地都撂荒了,而铜币却盆满钵满。

楚国的农夫们见一头鹿的价钱居然抵得上数千斤粮食,太有利可图了,于是纷纷放下农具,操起猎具到深山里去捕鹿。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有楚国的农民兄弟。后来就连楚国的官兵也都将兵器换成猎具,偷偷去深山里猎鹿。就是这一年,楚国的大片田地都撂荒了,而铜币却盆满钵满。

管仲倒是不急,但也没有撒手不管。虽然不再说什么,他却带领大将军们去铸钱作坊看工匠炼铜铸钱,将军们都不知道管仲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这下楚国人惨了,粮价疯涨,铜币又不能吃。楚王慌了,派人四处买粮,却都被齐国拦截。逃往齐国的楚国难民多达本国人口的十分之四。

楚国政权因之而风雨飘摇,无奈之下,楚王只好遣使向齐桓公求和,承认了齐国的霸主地位。

这么一来,没用多少时间,楚国军队就人饥马瘦,战斗力大大消弱。管仲见时机已到,号令集合诸国之军,开往楚境。此时的楚成王真正是内外交困,无可奈何,赶忙派大臣前往求和,同意不再割据称强,并保证接受齐国的号令。

    管仲兵不血刃,就制伏了楚国。

楚国人很得意:原来致富这么容易啊。接下来的事情让楚国人傻眼了。管仲让齐桓公发布统一号令,严格禁止各诸侯国与楚国通粮贸易。

楚国的楚成王和大臣闻听此事后,很是兴奋。他们认为齐国将因此而衰落,十多年前就有先例,卫国的卫懿公就是因为过分沉溺于养鹤而亡国了,齐桓公好鹿,不计成本,真可谓蹈卫懿公的覆辙。楚国君臣们那个高兴啊,在宫殿里大吃大喝,就等着齐桓公自伤元气,好坐得其利。

   
齐桓公把南方的楚国看成称霸事业上的“假想敌”,但楚国的军事力量很强,这让齐桓公很头痛。

几天后,这些出手阔绰的齐国商人又把鹿价提高到了40枚铜币一头。

战国时期,齐国的国君齐桓公在宰相管仲的辅佐下,把齐国治理得很好,征服了许多曾经割据一方的诸侯国。到后来,只有南方的楚国不听齐国的号令了。齐桓公于是做好了征服楚国的准备。

   
楚国政权因之而风雨飘摇,无奈之下,楚王只好遣使向齐桓公求和,承认了齐国的霸主地位。

其时,陕西铁钱在全国十分坚挺,持有与存储这种钱的人非常多。大家听说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快要作废了,惊得目瞪口呆,于是都纷纷拿铁钱到店铺抢购货物,一时间,人心不稳,市场大乱,不时有械斗发生,社会秩序遭受到严重的挑战。

刚开始,齐国商人的采购价是三枚铜币一头鹿,过了10天,采购价涨到五枚铜币一头,再后来,鹿越来越少,管仲让商人把收购鹿的价钱提高到40枚铜币一头。

   
楚国人很得意:原来致富这么容易啊。接下来的事情让楚国人傻眼了。管仲让齐桓公发布统一号令,严格禁止各诸侯国与楚国通粮贸易。

在古代的政治家中,不乏深谙市场规律的高手,他们以超人的智慧,长袖善舞,呼风唤雨,成为那个时代的能臣。

一年后,楚国国库里的铜币堆成了山,但田地却荒芜了,因为捕鹿的人多,种田的人少了呀。最后,楚国自产的粮食根本不够本国消费需要,提着钱根本无粮可买。原因是管仲已向诸国发出号令,禁止各诸侯国与楚国进行粮食贸易。齐国是大国,大家都听它的。

   
有“春秋第一相”之称的管仲,是一位打经济战的高手。《管子·轻重篇》收录了管仲靠“重金求鹿”而使楚国大败的趣闻。

齐桓公把南方的楚国看成称霸事业上的“假想敌”,整日里都在琢磨如何削弱楚国。但楚国的军事战斗力很强,这让齐桓公很头疼。

管仲让那些商人在楚国到处扬言:“齐桓公好鹿,请大家相互转告,有鹿的赶快来卖。”

   
在当时,楚国人把鹿当作肉食动物,花两个铜币就可以买一只。齐国商人一开始花3枚铜币买一只鹿,半个月后涨到5枚铜币一只。

管仲告诉齐桓公:要称霸,办法很多,未必要打,运用市场的手段即可。

楚国的老百姓看到一头鹿的价钱竟然和一万斤粮食接近,都不愿意再种田了,纷纷携带猎具到深山老林去捕鹿;连楚国的官兵也有人将兵器换成猎具,纷纷结队上山去捕鹿。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