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诏亲承返故乡,春山春水尽增光。悬车已遂题桥志,背郭应开佚老堂。花坞嬉游诗转富,宾筵歌舞昼偏长。也知别有酬恩地,接武亨衢见两郎。——明代·罗钦顺《送张敬亭都宪还宣城》

过尽白沙洲,千峰跃未休。青馀原上麦,红失驿中楼。客子程途远,长江日夜流。不缘君父重,奔走亦何求。——明代·罗钦顺《庚戌春赴南雍省侍秋半乃还颇有赋咏而亡其稿追忆仅得此下十章
其二 过白沙》

太守遗踪半绿苔,庙门犹倚碧山开。竞传梅福登仙去,恐向桃源避世来。栖鹤长松无鸟宿,锁蛟深穴有人猜。何当载酒穷幽讨,杖屦应须约我陪。——明代·罗钦顺《分题王司副天申沙溪八景得太守仙风南阡耕乐》

百尺楼成两鬓霜,老来仍喜济时康。延年药省惟餐菊,贺寿杯深更鼓簧。德肖云山人共仰,齿先嘉会祀能将。愿言百岁从天锡,看取孤筇行力刚。——明代·罗钦顺《庆三从叔父宏庵翁八十寿》

几间官屋百家村,四簋殷勤礼意存。壁上题诗浑欲满,纱笼尘蚀岂须论。——明代·罗钦顺《次宣风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