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二十二日午间具饭,款契阔,敢幸不外,他迟面尽。

还有一年去郑州,在一酒店里吃饭。那酒店新开张,老板是陕西人,从老家请了一个秦腔班子。我们在楼上喝酒,那班艺人就在楼下咿咿呀哎地唱,免费表演,不要小费,算是开业期间送给顾客的一点福利。

   
这种请帖是一张大纸,跟南宋中叶面值千文的钞票一样大,而且又厚又硬,拿着沉甸甸的。纸上分成两个竖栏,右栏最上面印着酒楼的名称和地址,最下面印着“假馆不恭”四个大字(意思是在饭店请客有些不恭敬,希望被邀请的客人多多包涵),中间留出一段空白,由顾客填写请客的具体时间。中栏是打好的三排格子,最上面一排格子让顾客填写被邀请之人的姓名,中间一排格子让顾客填写被邀请之人的地址,最下面一排格子则由受邀人填写。比方说受邀人接到请帖,就在自己的姓名和地址下面所对应的那个格子里填一个“知”字,表示自己愿意参加,或者也可以填上“敬陪末座”,表示自己不但愿意参加,而且会非常文雅非常谦虚地参加。如果受邀人不想参加这个饭局,那就在格子里填一个“谢”字,或者填上“敬谢不敏”,意思是有事儿来不了,谢谢您的好意。

不管是在扬州吃地摊那回,还是在郑州喝酒听秦腔那回,离现在都有七八年了,但我一直印象深刻。不是我记性好,也不是因为饭好吃,而是因为喝酒的时候有活生生的人物在旁边弹琵琶、唱秦腔,在咱们现代人的饭局上,这类镜头并不常见。

    宋朝人在家请客时怎样写请帖

宋朝也有穷人,穷人养不起家伎,可以到外面酒店里请客。大酒店有乐队,随叫随到,小酒店没乐队,但是外面的乐队会过去客串。顾客随时可以吩咐跑堂的:“叫一个唱的来!”不一会儿就有姑娘怀抱琵琶来到近前,铮铮琮琮给你弹一曲《春江花月夜》。

   
比如说您嗖地一声穿越到宋朝,准备在北宋开封一家酒楼里隆重招待几位最要好的朋友,您需要先去柜台上拿几份请帖(都是免费的,这一点请您放心),一一填上请客的时间和朋友的姓名及地址,然后再请跑堂的分送出去(送请帖也是免费的)。您的朋友接到请帖,一眼就能看出您都请了哪些人,他如果接受邀请,就填上“知”字,再交给跑堂的带回酒楼,汇总之后交还给您。

有一年去扬州,在瘦西湖旁边一个夜市上吃地摊,吃着喝着,忽然来了一姑娘,穿黑丝,抱琵琶,古今混搭,来到我们跟前,铮铮琮琮弹了一曲《春江花月夜》。朋友连声叫好,从兜里摸出五十块钱来,递给那姑娘。她接了钱,说声谢谢,又到别的地摊上弹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附近一所艺校的学生,到夜市上勤工俭学的。

    在饭店请客时的请帖样式

其实宋朝乐队在宴席上的主要功能就是劝酒。譬如你请我去你家做客,摆出一桌酒菜,咱们酒过三巡,我不想喝了,你就把你的家伎唤出来,让她们奏上一曲为我“送酒”。我如果不识相,还是不喝,你就让最漂亮的那个姑娘拿着酒杯送到我嘴边,同时粗着嗓子唱一段《酒神曲》:“喝了咱的酒啊,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咱的酒啊,滋阴壮阳嘴不臭……”你说这时候我喝不喝?当然得喝,否则太不给人家面子。

   
北宋开封各大酒楼为了给顾客提供方便,柜台上一般都放着一大摞雕版印刷的标准请帖,大小和格式都差不多,就跟现代商家自备的格式合同一样,拿来填一填就可以了,比自己在家请客时简单得多,既不用糊封皮,也不用粘红纸,更不用费心拟定文绉绉的客气话。

搁到宋朝就很常见了。宋朝士大夫在一块儿喝酒,宴席上往往少不了管弦和歌舞,就跟咱们去西餐厅吃饭的时候常有乐队伴奏一样。西餐厅的乐队太严肃,不会跟食客交流,你吃你的,他奏他的,老是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德性。宋朝宴席上的乐队很活泼,放得很开,客人让奏什么曲子就奏什么曲子,让唱什么调子就唱什么调子,让给谁敬酒就给谁敬酒,让给谁劝酒就给谁劝酒。

   
饭局可以在家举行,也可以在饭店举行,请客的地点不一样,请帖的格式也不一样。如果在家请客,请帖的外面一定要有封皮,这封皮一般是白色的,半尺来宽,一尺来长,将其糊成信封的形状,然后在封皮正中竖着贴一张红纸条,纸条上要写被请之人的姓名及官衔儿;信封里的请帖是一张小一些的白纸,内容可长可短,但必须写明请客的原因、时间、地点以及欢迎到场的客气话,落款则是自己的姓名和官衔儿。

   
这份请帖写明了请客的原因、时间、客气话,但是没写在哪儿请客。为什么没写呢?大概因为范成大是在家里请客,而被他邀请的那位朋友知道他家在哪儿,所以没必要废话。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