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令人把死者李黎姑的伴姑高陈氏唤来,伴姑见到狄仁杰便跪倒在地,向狄仁杰请安。狄仁杰问她:“你便是伴姑吗?
是李府陪嫁过来还是华家仆妇?
连日新房里面出入人多,你为何不小心照应呢?”

图片 1

   
狄公转身望着华国祥,只见这位老举人仍然仰着一张木然的脸,呆呆地盯住那檐口,张开的嘴半天合不拢来。狄公道:“看明白了吗?这就是谋害令媳的凶手。尊处房屋历久失修,才生出这号毒物。依我看,不如趁此将它拆毁,以免后患。”

次日,狄仁杰来到华国祥家,详细询问了华文俊、伴姑、仆人等相关人员,了解了案发经过,众人异口同声认为胡作宾作案嫌疑最大。狄仁杰指出几点疑点,竟被华国祥视为为胡作宾开脱,心中很不高兴。

   
狄仁杰破了此案,命人将李王氏接来,对她讲明其女儿的死因。李王氏听后大哭,唯有叹息女儿李黎姑命苦。

回答是自家烧煮的。狄仁杰又问在何处烧水,回答说在厨房下首闲屋内。

   
胡作宾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上堂喊冤,原来她是胡作宾之母胡赵氏,多年孀居抚养儿子,今儿因一句戏言而遭飞来横祸,她生怕独生子堂上受苦,故来喊冤求情。

图片 2

    2、毫无头绪,偶获灵感

次日,狄仁杰便装只带两名差役及马荣、乔泰,步行到华家。一进入厅中,便命华国祥将烧茶的仆妇唤来问话。据此人说那日烧水的炉子本在屋内,伴姑来取开水,因炉上开水已尽,她便把炉子挪到檐口之下,添炭加水,又烧了一壶,只用了一半泡茶,另半壶水放在院中添加冷水时,不慎绊倒泼于地下。其他事项一概不知。

   
狄仁杰见无证据,只凭原告一面之词,难以定案,便命将胡作宾押在牢中,等勘察了现场再行审问。

狄仁杰听了此话,便要华国祥随他一同到厨下察看。只见那厨房已破旧不堪,瓦木已多半朽坏,狄仁杰让伴姑指出那日放炉子的地点,细心观察,见檐口已朽坏,椽子已闪落半截。狄仁杰命伴姑将炉子放在原处,添火烧水,水开后泡茶,却又不饮,添水再烧,如此十余次。忽然檐口落下几点灰泥,伴姑用手拂去,狄仁杰见状,喊她过去,说害你家小姐的毒物,顷刻便见了。

   
这天狄仁杰独自一人在堂上苦思,分析案情,家人送来一杯茶,狄仁杰掀开盖子,只见几点黑沫浮在茶水之上。狄仁杰责怪家人不用洁净水烹煮,家人回答说:“此事与茶夫无涉,可能是泡茶时屋上檐口飘下的灰尘落在里面,当时未看清楚,以致如此。”

伴姑低头禀道:“老奴从小蒙李夫人厚爱,留养在李家,作为婢女,后来嫁与高起为妻。我夫妻两人皆在李家为役,小姐李黎姑是我从小带大的。近来小姐出嫁。夫人见老奴是个旧仆,特命前来为伴,不料前晚竟出了这祸事。小姐死因不明,叩求大老爷将胡作宾拷问。”

   
狄仁杰最初怀疑李黎姑的死是伴姑暗中加害所致,所以提审伴姑。此时听她所说,乃是李家的旧仆人,而且小姐李黎姑是由她从小带大的,断无毒害之理,心里反没了主意。

3毒物难辨,山重水复

   
狄仁杰(630年-700年),唐代并州太原城(今山西省太原市)南狄村人,应试明经科(唐代科举制中科目之一),从而步入仕途,曾经出为统帅,入为宰相,名播海内。史书记载,唐高宗仪凤年间(676年-679年),他为大理寺丞,一年之内断滞狱17000余人,没有一个喊冤叫屈的,一时朝野传为美谈。其实在他担任县、州衙门官员期间,也神机妙算,断狱如神,勘破疑案冤案无数。

狄仁杰见无证据,只凭原告一面之词,难以定案,便命将胡作宾押在牢中,等勘察了现场再行审问。

    狄仁杰问老者可是华国祥?
回答说是。狄仁杰说:“佳儿佳妇,本是人生乐事,为何娶媳三日即死?从实供来。”华国祥泪流满面地答:“我家乃诗礼之家,岂敢肆行凌虐。儿子文俊是应试的童生,新婚燕尔,夫妇和谐,何忍下此毒手!只因前日佳期,宾朋盈门,晚间有许多少年亲友闹新房,其中有一人叫胡作宾,也是县学生员,与小儿同窗契友,最爱嬉戏。他见儿媳有几分姿色,顿生妒忌之心,品头论足,闹个不停。我见夜深更转,恐误佳期,便请他们到书房饮酒,众人皆肯,唯独胡作宾不肯。我说了他几句,他便恼羞成怒,恶毒地说:‘取闹新房,金吾不禁。你这老头,如此可气,三朝内定叫你知我利害。’我当时只当戏言,没有在意,孰料他心胸窄狭,昨日复行请酒,不知怎么他竟把毒药放在新房茶壶内。昨晚文俊在外面陪酒,幸未饮用,媳妇不知何时饮茶,三更时腹痛异常,请医救治,已来不及了,未及四更便一命呜呼。可怜一位如花似玉的媳妇,竟被恶徒害死,务求大人为小民申冤。”

狄公转身望着华国祥,只见这位老举人仍然仰着一张木然的脸,呆呆地盯住那檐口,张开的嘴半天合不拢来。狄公道:“看明白了吗?这就是谋害令媳的凶手。尊处房屋历久失修,才生出这号毒物。依我看,不如趁此将它拆毁,以免后患。”

   
圣历元年(698年)的一天,狄仁杰忽听衙前一片哭声,许多人揪着一名20多岁的青年男子,后面跟着一哭天喊地的中年妇女,一起拥进门来。狄仁杰见状,急令差役挡住众人,只许原告上堂。原告是那中年妇人和一白发老者,中年妇女哭诉说:“小妇人李王氏,丈夫早亡,只有一女李黎姑,今年19岁,前日嫁与本地举人华国祥之子华文俊为妻,未及三日,忽然死亡。我去观看,只见我女儿浑身青肿,七窍流血,显然是他家谋害而死。求青天老爷为民妇作主。”

狄仁杰最初怀疑李黎姑的死是伴姑暗中加害所致,所以提审伴姑。此时听她所说,乃是李家的旧仆人,而且小姐李黎姑是由她从小带大的,断无毒害之理,心里反没了主意。

    3、毒物难辨,山重水复

狄仁杰破了此案,命人将李王氏接来,对她讲明其女儿的死因。李王氏听后大哭,唯有叹息女儿李黎姑命苦。

   
伴姑低头禀道:“老奴从小蒙李夫人厚爱,留养在李家,作为婢女,后来嫁与高起为妻。我夫妻两人皆在李家为役,小姐李黎姑是我从小带大的。近来小姐出嫁。夫人见老奴是个旧仆,特命前来为伴,不料前晚竟出了这祸事。小姐死因不明,叩求大老爷将胡作宾拷问。”

圣历元年的一天,狄仁杰忽听衙前一片哭声,许多人揪着一名20多岁的青年男子,后面跟着一哭天喊地的中年妇女,一起拥进门来。狄仁杰见状,急令差役挡住众人,只许原告上堂。原告是那中年妇人和一白发老者,中年妇女哭诉说:“小妇人李王氏,丈夫早亡,只有一女李黎姑,今年19岁,前日嫁与本地举人华国祥之子华文俊为妻,未及三日,忽然死亡。我去观看,只见我女儿浑身青肿,七窍流血,显然是他家谋害而死。求青天老爷为民妇作主。”

   
众人不知他的意思,不敢开口,凝神屏气,只是两眼直直地向上张望。果不然,只见火炉一股热烟直冲屋顶,一条白花花的东西被烟气熏得微微蠕动,终于伸出一个蛇头,从口中流出一条浓涎来,正好滴入炉中。那蛇头朝四下张望了一下,猛看见底下有许多人,连忙又缩了回去。

这天狄仁杰独自一人在堂上苦思,分析案情,家人送来一杯茶,狄仁杰掀开盖子,只见几点黑沫浮在茶水之上。狄仁杰责怪家人不用洁净水烹煮,家人回答说:“此事与茶夫无涉,可能是泡茶时屋上檐口飘下的灰尘落在里面,当时未看清楚,以致如此。”

   
次日,狄仁杰来到华国祥家,详细询问了华文俊、伴姑、仆人等相关人员,了解了案发经过,众人异口同声认为胡作宾作案嫌疑最大。狄仁杰指出几点疑点,竟被华国祥视为为胡作宾开脱,心中很不高兴。

这里讲的同窗投毒案,就是他早年担任幽州昌平旧县县令时审理的一桩奇案。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