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河街开了一家花店,生意不是很好,隔三岔五李阳都会忍痛往街角的垃圾桶扔一些快凋谢枯萎的花朵。

问:花店应该如何保存没有卖出去的花?

图片 1

店老板用透明胶将“断头花”绑在花杆上
■这束售价90元的玫瑰共11朵,其中4朵“断头花”3天就坏了
■店老板已道歉并赔偿;市民买鲜花时一定要现场看着老板包装 ;&&
3月15日,湘潭岳塘区板塘铺的刘女士拆开桌上的一束玫瑰花时,有些哭笑不得:“康乃馨的杆子上开了玫瑰花,是杂交的吗?”
原来,刘女士妇女节收到的这束花中,有4朵是已经折断的“断头花”。花店老板用其他花杆接好,“乔装打扮”一番后,以次充好卖给了她的女儿。
“断头花”3天就坏了
事情还得从妇女节那天说起。当天,刘女士的女儿买了一束玫瑰花送给她。
因为觉得包装很漂亮,刘女士仅将包装底部的塑料剪开,将整束花放进了花瓶中。
第3天,刘女士发现,有几朵花的花瓣上长出了许多黑点。
“为什么鲜花坏得这么快呢?”刘女士很纳闷,于是拆掉外包装,把快枯萎的4支花拿出来准备扔掉。可刘女士一看这些花杆就愣住了:这些花杆都很光滑,没有一根刺,反而像康乃馨、太阳花的杆子。
刘女士仔细一瞧,这11朵玫瑰花中竟然有4朵是“断头花”。这些“断头花”原本的花杆仅一厘米左右,下面一截是由一根根约30厘米长的冒牌花杆用透明胶绑上去的。
“这是送给我妈妈表达爱意的,现在送了一束‘烂花’,我真的很生气。”刘女士的女儿小齐回忆,妇女节当天晚上7点左右,她在雨湖区芙蓉电影院附近的一家花店买花。因为赶时间,她直接花90元买下了这束老板已经包装好的玫瑰花。
“听说还有花店用茶花代替玫瑰,我都怀疑剩下那几朵是不是玫瑰了。”小齐气愤地说。
店主道歉并全额赔偿
3月16日,我们陪同小齐来到花店。见“断头花”被识破,店老板边解释边道歉。
原来,当晚小齐买花时,店里剩下的新鲜玫瑰花已经不多,店老板就用4朵“断头花”充数,扎成一束卖给了小齐。
经双方协商,店主同意全额赔偿给小齐。
随后,我们又采访了多家花店,多数花店老板表示,鲜花店一般都是做回头客生意,基本上不会这样做的。
一位李姓花店老板告诉我们,在运输过程中,鲜花的花秆很容易折断,但花朵一般不会破坏。于是,某些黑心老板就会采用“移花接木”的方法,用其他花杆甚至竹签将花接上,然后卖给消费者。
据了解,“断头花”的花期比正常鲜花要短三分之二,很快就会枯萎。因此,这位李老板也提醒市民,买鲜花时尽量现场挑选,看着老板包装。

 

图片 2

女儿的好朋友过生日,我们买了一束花,因为突然的事情取消了,这一束花也没有送出去。我们都觉得很惋惜,仿佛白白让花美丽一场却并没有在灿烂的时刻开放。拿回家放在水瓶里,装点几分家庭的温馨。

  

花店在节日会大量进货,以防爆单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但是,如果节日的反响不好,就会有很多的鲜花卖不出去!花店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呢?花店如何保存卖不出去的花?


图片 3

玫瑰花

冬天时候,厌烦了北方的干燥寒冷,收拾行李便出走江南。当我们踏上青石板路,便转换了另一个时空。吃着特色小吃,小桥流水的转弯处,有一家小店,我看到满屋的干花,紫色的薰衣草,蓝色的蓝铃花,黄色的小雏菊,白色的满天星……那个寒冬,虽然身在江南,虽然江南有着北方没有的温润绿色,虽然那些鲜花店里常年可以买到各式的花朵,可是在这个转角的干花店里,房顶上挂着花,错落的高低桌子、椅子上放着一束束不同颜色的花朵,用丝带简单的束着,我便沉醉在那里,我便许下了愿望:余生,如果可以,我也要开这样的一家干花店,无论季节,无论时间,无论岁月,都能永久守候着花朵,如同永不枯萎的承诺。

  情人节过后,李阳的玫瑰花还没有卖完,焉塌塌的,李阳只好拿去处理。在垃圾桶旁边有一位穿着环卫服正在清洁的男人,四十多岁,满脸的沧桑。他看见李阳手中的玫瑰花,迟迟地说:“妹子,这些花你都不要了吗?”李阳点头。他说:“你能把它们都给我吗?”反正这些花都是要扔的,李阳就顺手给了他。

一般玫瑰花的花期是4-7天左右。货到店里后,应该立即打刺,45度叫剪根,去掉花材最外一层的保护瓣或者是已经坏掉的花瓣,进行深度养水处理。如果是需要摆放在展示货架的玫瑰,则每天都需要换水一次,进行45度剪根一次。如果店里有保鲜柜的情况下,建议把保鲜柜温度调带2-5度,然后按照刚才的方法放入桶中,带水放到保鲜柜。但是这样处理的话有点浪费时间和占用太大的空间,所以当您的是整扎玫瑰的话,可以先检查包装,是否漏水,跳过剪根,打刺环节,直接整扎深度泡水,2小时后直接放入保鲜柜。一般情况放入保鲜柜的玫瑰可以存放10天左右。

妇女节的时候,有不知何处送来给校长的大捧花束,校长将一束花放在办公室。我本不喜欢被大批种植,被剪短根茎,被成批售卖的花朵,因为剪断的就是自然的生命力。这一大捧花,包装精美,两天后,逐渐有花朵枯萎,水分也逐渐传递不到花瓣,于是我将她们拆开,将花朵的根茎进行修建,去掉已经有些腐烂的花朵,放到花瓶里,倒显得精致。我精心的护理着,换水、修剪枝叶,但是即便如此,依旧不能挽回鲜花的逐渐落寞。我纠结、难过,如同那个在落潮时海岸边的孩童,徒劳的一只一只的双手捧着小鱼放回到海里,留着眼泪看着那么多挣扎的生命,嘴里念着: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