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网址 1
荒唐的明武宗正德帝

问题:朱棣之后还有三次藩王造反都失败了,而且没,有掀起什么大风浪,这是为什么呢?\n

在历代的“昏君”系列中,明武宗是突出的一个。
明武宗此人,谈不上残暴,要害在荒嬉,其胡闹的程度,简直让人啼笑皆非。他修了个
“豹房”专供自己淫乐,喜欢全国各地到处巡游,也不太理政事,太监刘瑾就是在他手里一步步做大的,险些夺了他的皇位一个藩王造反,本来已被着名学者、政治
家王守仁平息,藩王也被俘虏,武宗居然派亲信太监和王守仁商量,先把藩王放了,然后再由武宗亲自擒拿以显典赫赫武功,好歹在众臣的劝谏下,武宗才打消了这
个荒唐的念头这样一个主儿,从朱氏家族的角度看,简直就是败坏祖宗基业的一个不肖子孙。
然而历史就是这么有趣,明武宗这个朱家的孽子,对他的老祖宗、被公认为雄主的却也不乏“修正”的。
不是在朱元璋手里,也不是在第二代雄主明成祖手里,偏偏是在荒淫的明武宗的治下,江南经济和文化才又得到了恢复性发展。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吊诡的现
象?是武宗采取了什么特别得当的措施吗?并非如此。根本原因在于,明中叶以后,朱氏皇权的控制力已经无法恢复到他们的祖宗朱元璋的水平,所以,整个社会反
倒能够迸发出洪武朝无法想象的活力。与其说是明武宗的措施多么得当,毋宁说根源正在于他们几乎没有采取什么强有力的措施。统治者控制力的削弱,对一个企图
代代相传的专制王朝可能是个坏消息,但于激发民智和社会进步却是充分利好。
作为士大夫,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立德、立功、立言”
都很显着的有两个半人,这两个人是指、王阳明,另半个人是指。但其赫赫战功,在他自身光辉四射的思想学说、在明武宗好大喜功、荒诞不羁的掩盖
下寂寂无名,然而后人还是能从史籍的字里行间中发现历史的真相。 细品文化
感悟千年智慧
明中叶以来宗室除了霸占良田、祸害百姓,并没有给王朝造成多大麻烦,只有在武宗时出现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宁王之乱,平定这次叛乱的不是朝中威武的大将军,而是中国思想史上着名的大儒王守仁。这次叛乱是如何发生?王守仁又是怎样,一举获胜的呢?
王阳明画像宁王一系是皇室近亲,第一代宁王朱权是朱元璋第十七子,以善战着称于世。朱棣称帝后,便把这位善战的弟弟改封于江西,让他远离宫廷,无法再发
展。同时,朱棣对藩王进行了严格的限制,特别严禁他们拥有武装力量,以免他们有样学样,仿效自己昔日之举重新上演“靖难”篡夺大戏。天顺年间,当时的宁王
多有不法之事,连护卫亲军也被削夺,改为南昌左卫。
由于刘瑾收贿后“通融”,宁王朱宸濠得以把南昌左卫军又变回为自己王府的护卫军,终于得到一只像样的武装。高兴没多久,三年后,刘瑾倒台使他所有昔日作为皆被逆转,兵部又把宁王护卫改为南昌左卫。
陆完
,字全卿,号水村。苏州人。明朝兵部尚书、吏部尚书。成化二十三年中进士,初为江西按察使,颇受宁王朱宸濠赏
识,宁王起事兵败被牵连下狱,后谪福建靖海卫。嘉靖三年,《清明上河图》转到陆完手中。宣德九年,陆完果然被召回北京任兵部尚书,投桃报
李,替宁王找关系打通关节,通过钱宁的努力,终于又重新拥有了“护卫屯田”的权力,为日后起事奠定丰厚的人员组织基础。
不过,宁王非
是那种城府极深能成大事的人,队伍还没成气候,他就开始自称“国主”,以护卫为“侍卫”,把王爷令旨改称“圣旨”,给时人留下诸多把柄。同时,他派手下人
在江西招募大盗杨清等百余人入王府为自己效力,号称“把势”。鄱阳湖上打家劫舍为生的贼头杨子乔听闻此事,也立刻积极投靠宁王,在水面陆地肆行劫掠,帮助
宁王训练手下。同时,他还延揽举人刘养正等谋臣。
人物画朱宸濠诸多异常,一般人不敢明说,但巡抚江西的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孙燧与
巡抚南赣等地的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守仁早就心中有数。特别是孙燧,由于他本人就驻派南昌,深知大变将作,就均征赋,饬戒备,实仓储,散盐利,渐次削除不利
于朝廷的赋税,侦逮奸党送狱,以削剪宁王的羽翼。
到了宣德十二年,宁王府中的官员有几个人上奏朱宸濠不法之事。宁王打点武宗的红人钱宁摆平这件事,把这些人发配的发配,下狱的下狱,并因怀疑属官周仪告密,指使贼人屠灭周仪家,杀六十多人。
与此同时,朱宸濠加紧了造反前的物质准备工作,招募巨盗数百人,四处劫掠军民财货物资,收买皮帐,制作皮甲,私制刀枪,赶制佛郎机等火器。他还派人秘密联络漳州、汀州以及南赣一带的少数民族,约好起事时群起响应。
江西巡抚孙燧日夜忧心宁王突然造反,便以防盗为名在进贤、南康、瑞州等地修建新城,并在九江兵家重地增设防备,各设通判官,以备仓促。为避免宁王起兵时
抢劫南昌武库,孙燧又以讨贼为名,把卫城兵库内的武器皆调派到外地,由于孙燧率兵捕盗甚急,宁王手下的巨盗不少人被杀或落网,急得这位王爷忙找到“老关
系”陆完,让他串通钱宁等人想办法,把孙燧调走。
北京方面,太监张忠、江彬等人与钱宁争权,准备利用宁王有逆谋之事把钱宁搞下去。东
厂太监张锐、大学士杨廷和先前曾收受宁王大笔金宝,但得知这位王爷实有反心,怕日后事发牵连自己,也落井下石,一起进奏朱宸濠“包藏祸心,招纳亡命,反形
已具”。明武宗见这么多人如此说,立刻派太监赖义及驸马崔元等人携带敕书前往南昌,警告朱宸濠,并削其护卫。由此,宁王朱宸濠只得提前造反,当众杀掉朝廷
命官孙燧、许逵二人,这二人还真是倔强,临刑不屈,破口大骂。城中人民闻之,无不流泪叹息。一不作,二不休。宁王索性命人把众官中与自己素不相偕的十多人
关入大狱。
从当时理论上讲,宁王造反的口实还真不少,可以称是“清君侧”,可以称是“逐昏君”,可惜他本人就是大恶之人,所以号召力就不强。
城没打下一座,宁王先大行封官拜将,委任李士宝为左丞相,刘养正为右丞相,派几个贼头顺流夺船,四处收兵。开始时候,叛军还挺顺利,南康、九江俱被攻陷,当地守官守将逃走。

    本文摘自《帝国的溃败》,作者:张鸣,东方出版社

回答:

   
中国人最重血缘,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一家人终归向着一家人。好事,在自家人中间分润;自己人做了坏事,尽可能不出门。胳膊断了,折在袖子里。但这个规矩,放在皇帝身上就不大灵了。做皇帝的,有点麻烦。尽管皇室讲孝悌,讲友爱,比民间调子还高。但事实证明,对皇帝构成最大威胁的,就是皇帝家族中人,血缘关系越近,威胁越大。

我们就事论事,简单分析朱棣能成功的因素和其他藩王失败的原因。

   
刘邦做了皇帝,大封宗室,给后辈留了一堆的同姓王。但他的后辈发现,恰是这些自家人构成了王朝的颠覆性力量,叛乱不已。刘邦的子孙花了三代人的努力,费尽心思,削弱和架空了藩王,才算从制度上消除了宗藩的威胁。

明代的藩王和汉代不一样,明代藩王“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就是说,虽然是藩王,但是没有自己的管辖领土,没有自己的王国,只有王府,没有行政权力,权力要比汉代的藩王小得多。所以,明朝的藩王要造反,难度相当大,朱棣以后汉王、宁王、安化王造反,都没有对朝廷形成大威胁。这是朱元璋和朱棣苦心设计的,如果藩王的实力大到可以对抗中央,那还要藩王做什么?当年朱棣造反成功,其实是个小概率事件,和朝廷昏招迭出有关。

   
另外,两千多年来,皇室之间的父子相残,兄弟互杀,悲惨的故事不绝如缕。权力格局放在那里,他们比平头百姓的血亲之间,更易于互相砍杀。在西周的宗法血缘制被破坏之后,嫡长子继承的制度也一并消失,既然没有了嫡长子继承的铁律,那么凡是老皇帝的血亲,就都具有继承皇位的合法性。只要这些人手里有土地、财源和军队,就难保他们没有觊觎皇位之心。不是所有藩王都会造反,但这些人造反的概率却相当高。一般人的继承制度可以是家产诸子平分,但皇帝制度下的继承,如何平分呢?皇帝只能有一个,总不能兄弟轮流做。

朱棣一开始名义上有3个护卫的军事力量,不到2万兵马,但就是这两万兵马,还是要服从朝廷调动的,并不是朱棣的私人部队。朱棣对抗朝廷、发动靖难之役的本钱就是800名亲兵,以这800名亲兵起家,把北平布政使张芮等骗进王府杀掉后,控制了北京城。朱棣成功有3个很重要原因:

   
从这个意义上说,皇帝的真正政敌是他的自家人。所以,自西汉以后,宗藩从不实封,即使有兵,也是老弱病残。只有西晋,晋武帝昏了头,部分地方重回汉初,实封藩王,赋予兵权。结果晋武帝死后,不旋踵就闹出了八王之乱。

1.朱棣是第一代亲王。朱棣此时是诸王之长,威望很高,和朝廷大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朱棣起事后,陆陆续续,分期分批,有朝廷的人向朱棣投降。靖难之役打了3年多,这些年,朝廷不断有人投降朱棣,甚至连宁王也投降朱棣,如果此时皇帝不是侄子朱允炆而是大哥朱标,这些人大部分不会投降朱棣。但是,恰恰因为朱棣诸王之长的身份优势,吸引了一大批人投降。朱允炆继承皇位虽然是朱元璋定下来的,但是从现代民法的角度分析,这属于代继承,效力低于直接继承。朱元璋在有那么多儿子的情况下,不选择儿子继承皇位,而选择孙子继承皇位,犯了大错误。皇位向来是父死子继,这下成了父死孙继,为此后的藩王造反埋下祸根。
叔叔反对侄子,相对容易一点。弟弟反对哥哥,那就难多了。

   
这个简单的道理,明太祖朱元璋不是完全不明白。但这个农民出身的皇帝,对自家人的感情实在太深,对别人的猜忌心也太重。说破大天,还是觉得自己家人靠得住。于是朱元璋大封宗室,自家的子侄,都成了藩王。别的王朝,即使藩王到了封地,也要接受地方官的监督。但唯独明朝,地方官要接受藩王的监督,不管官位多高,见了朱家人,就矮一截。特别时刻,藩王还可以护卫王室,清君侧。藩王有兵,有权,也有钱。不仅藩王,凡是朱家的子孙,都被国家厚禄供养,不仅要养他们本人和家眷,还要养他们的属官和下人。

2.朱棣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常年镇守北平,年轻时多次率部和蒙古人作战,积累了丰富的指挥作战经验,这点优势是胜利的重要原因。加上由北向南打战的优势,战马的补充便利等等。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