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一道蓝色的身影从凤拾秋眼前掠过,一张绝色妖冶的男人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凤颜倾,你少假惺惺的,我气色好不好不关你的事,何况本宫休息的太好了,一想到今天我们就可以多几个姐妹,本宫心情好的不得了。难道姐姐不想让皇上再得佳人吗?”

屋顶上,眉心红梅妖娆,一袭红衣的女子一直站立着,静静守候着……

  “浅儿。”

“姐姐,去吧去吧,我好没意思呀!”

这次,凤家送进宫的是凤颜倾的庶妹凤姚欢。

“长公主,用膳吧。”

  “浅的心思公主还不懂吗?”红裙女子苦涩一笑,“我等了他五年,想了他五年,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了吧?”

“拾秋,今日星将军凯旋归来,你怎能逃走呢?”

“战武将军霍安凡之女霍明筝,年十五。”

“她曾是……”

  渐渐的,一身绒装牵着战马的英俊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红裙巫女笑了。她看着他不急不缓的向她走来。终于,那人停在了她的面前。

而这两人都是长公主府的人,只不过一位身份尊贵,是长公主的亲生女儿————都悦郡主,凤拾秋。另一位是一位姨娘所生,身份卑微,名叫秋素箫。两人都是绝色佳人,但都悦郡主待人有礼,且活泼善良,聪颖无比,甜美爱笑,被人传为第一美人,而这秋素箫虽温和文静,但不苟言笑,世人都说她是个做作的女人,所以无人喜爱,只有留阳长公主和都悦郡主待她真心,百姓皆说她们母女是两位天仙。

果真皇上给霍明筝的一句话是:悠悠岁月,时光静好。

“本宫没事,”清寒睁开眼眸,淡淡的说,“绿芽,你知道吗?这是本宫还没嫁给将军的时候的好朋友……”清寒拂上画轴上女子的脸庞。

  城门中走出一个宫装女子,她走向红裙女子。

“住手!”一道柔弱的声音传来。那奴仆一回头,发现竟是留阳长公主,他恭敬地跪了下来,给公主请安。凤安馨如今已经36岁了,可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她用清冷的声音说:“哼,驸马的话什么时候如此管用了,你们不分是非,就对小姐下手,真是万死难当!贱货,还不为小姐松绑!”那奴仆一个激灵,赶忙把秋素箫身上的绳子解开。秋素箫受到了惊吓,“哇”地哭了出来,她抱住凤安馨哇哇大哭。凤安馨紧紧的抱住了她,默默地流泪。

暗动最大最多的当然要属北贞的四大望族了,他们分别是水家,凤家,冷家,霍家,因为他们的家族里每次宫选都要派出一名家族的女子进宫为妃,有本事的进宫之后甚至可以立马就受到皇帝的专宠,被封为皇贵妃,贵妃,想尽荣华富贵,不受宠的家族下次就继续挑选送入宫里。

夜幕里,将军府。

  “浅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作践自己值得吗?”静雅公主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对面的巫女。

再说那凤拾秋,她跑出长公主府后,看到街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都在欢呼星将军的凯旋。凤拾秋不以为然,她都不知道这所谓的将军名什么,只知道姓星,名气如此之小,还有这么多人拥护,真是奇怪,要是这无名小卒抢了他们凤氏家族的皇位那就不好玩了!

凤颜倾心思一转,就笑着迎了过去,拉着姒贵妃的手。

烟落见是自己母亲,眉眼中多了些许温暖。走上前去,拂身说道“女儿见过娘。”

  “我回来了。”

“那姐姐你这么想去,你就去吧!”

她亦不再多言,随着他坐下。

门内,沉度隐忍的看着窗外。这段禁忌的爱情,害死了他最爱的女人,他的妹妹……

  巫女的青丝长了又剪,剪了又长。长公主心疼妹妹,劝她不要在等了。巫女扬起幸福的笑容对她说:他必会凯旋。

话音未落,一个凤眼红唇,腰如细柳,芙蓉秀脸的美人扯掉裙子,套上一身黑色戎装,挽起秀发,匆匆跑出门外。

凤颜倾本不想理会她,突然眼睛瞥见皇上往太和殿这边走过来。

夜色更深了 。

  他将她拥入怀中。

而在屋内,也有一位美人,只不过稍显逊色,她焦急地看着拿到黑色的背影,大喊:“拾秋,快回来!”可回答她的,只是一个笑脸。

皇上,你难道是真的忘了,那天是什么日子吗?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她是巫女,但她却从不占卜他们的结局。如果提早知道结局,那么这段爱情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十五年后

可是那完全不是一张脸啊,而且眼前这女子的眼里根本没有那女子眼里的神态,没有坚毅强烈,没有殇痛,只有清澈,只有幽深,清秀而神采射人,有朝霞之色,尤其一双清冷而又深幽的冰冷眸子,如冰玉。

“后天,你去吧……”

  将军临别之时让巫女等他凯旋。巫女虽有不舍,但她了解她的心上人。她日日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等候心上人的凯旋。不成想,将军却是一去五年。

凤颜倾带着和栀到了太和殿前的时候,就碰见了一身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的姒贵妃,她就是霍家的女儿霍丝丝,还是那一副趾高气昂的表情。

竹林里。

  她们是至亲的姐妹,她们的感情很好。然而,帝情,凉薄意,最是无情帝王家。她们生错了地方,所以,她们注定无法像寻常人家的姐妹那样相处。

她看了看周围,跑到一个丛林里,掏出准备好的裙子,准备换衣服,她把鞋子脱下,然后把那套黑色戎装的扣子解开,骤然间,少女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之外。突然,一个慵懒但销魂的男子声音传来:“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果然姿色不凡!”“啊啊啊啊啊啊!”凤拾秋尖叫起来。那个声音又传来了:“不过夸了你几句,不要激动哈!”凤拾秋匆匆套上裙子,高呼:“谁在哪儿,本郡主一定让留阳长公主灭你九族!”

她随着自己的目光一点一点的落到自家庶妹凤姚欢的身上,她今天穿了一身绣衫罗裙,淡粉色的衣服裹身,外披白色纱衣,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甚是娇嫩可爱,不错,看来柳姨娘下了一番功夫。

       第三章

娱乐平台 1

秋素箫趴在冰冷的地上,无比害怕,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她,却知道这刑多么恐怖。一个奴仆拿了一条麻绳,将秋素箫的手翻折过,把双脚掰到头上,用绳子绑好,然后拿了一根铁棍,朝秋素箫挥去。

她对着凤姚欢点了点头,就把视线转移开了。

“回主公,公主情况不太好。沉将军他……”绿芽恭敬的回到。

  “巫女大人不必多礼。”宫装女子伸手轻抬,示意红裙女子不必多礼,“大人可是又想那人了?”

“素箫姐姐,我们出去吧!”

北贞十四年。

       第一章

  姐姐静雅,是夜耀国的长公主;妹妹末浅是夜耀国的巫女大人。在人前,她们无法姐妹相称,只因这身分的不同。

这时,一和稳重的声音传来:“素箫,拾秋呢?”正一脸担忧地望着凤拾秋的秋素箫听见这声音一个激灵,她一边发抖,一边跪下,轻声道:“素箫拜见父亲。”眼前的男人满脸不耐烦,大声道:“贱婢,我问你拾秋呢?!”秋素箫不停地磕头求饶,痛声道:“父亲,对不起,女儿没看好妹妹,请您责罚!”秋风扬神色如常,道:“来人,拖下去重大二十大板!”秋素箫看父亲态度微微好转,可依然卑微地跪在地上。秋风扬冷哼一声,气冲冲地走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奴仆拉起瑟瑟发抖的秋素箫扔到门外,开始动刑。

第一章:冷宫被害,真相浮出。

“好,你且去。红英,快快快,咱们去接落儿。”

  “嗯?”

“真的不行!我的好妹妹,你是皇上亲封的郡主,留阳长公主的长女,星将军归来,你怎能不去?”

她知道那女子对皇上来说的重要性,他不会无动于衷的。

烟落看着她们俩个,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情绪地说:“那姐姐们得好生认认了。绿琴走吧。”

  将军的生辰在八月,这日,巫女又站在了枫树下。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要回来了。

2 第一美人

优雅呈画,轻柔为骨,婉约成诗。

烟落回到自己的清落阁,遣散了婢女后,坐在菱花镜面前揭开面纱露出她清冷的脸庞,素手拂上脸庞看着自己,对自己说“公主,落儿会帮你。”轻轻闭目。

娱乐平台 2

看着自己的这张脸,在暗红色的华丽宫装的映衬下,越发的妖娆,可妖娆背后却是无人知晓的苍白和无能为力。凤颜倾此时此刻才明白,在李静宸心中,她凤颜倾只能穿暗红色的宫装,而这允许也只是因为她那张脸上有那个女人的神韵,似曾相识的温婉,这暗红色也是来自于那个女人的额外恩赐,凤颜倾想想都觉得可悲。

烟落一步步走向书房,内心的疼痛无法忽略。但是她清楚的明白,为了清寒,她必须做。

  “是呢,姐姐的小浅儿也长大了呢!”公主疼惜的揉着妹妹的头发。

曾经皇上金口临评:

“夫君,怜儿她……”

  “我们成亲吧。”

可这关系着家族的未来,不容马虎,因为她凤颜倾知道她现在还需要凤家为后力支持。

“不可能了,不可能了……”清寒嘴里反复地重复着,重复着。她只觉得眼前一暗……

  “巫女大人又在等他了么?”宫装女子问道。

霍家送进宫的是宫里姒贵妃的表妹霍明筝。

他不知道,竹林一见,那个红裙妖娆的女子,将是他毕生难以忘怀的伤痛……

  “姐姐,浅儿不苦,浅儿爱他。红裙巫女嫣然一笑,笑容中是满满的爱恋,“姐姐,你看,我的头发已经快及腰了,他说过,待我长发及腰,他必凯旋归来,前来迎娶我,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而这一小举动正好被快走到她们面前的李静宸看到。

“五妹,没事啦。就她怎么可能比的上你……”秦姗姗虚伪的说着。

  “欢迎回来。”

温国公冷沛然之女冷清浅,年十六。

“住手,冷清寒你别碰她!”沉度阴着脸拂开清寒的手。“长公主,请回吧。”

  “公主。”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而水家却因水家家主水正姜的勾结叛徒,听闻水家一下子没了主心骨,水家众人涣散,不知为何,在有天夜晚,水家着火了,一夜之间,全都没了,化为灰烬。

清寒看着一桌的菜色,失了胃口。忍不住问道“他,还是不愿是吗?福伯。”

  巫女与年轻的将军相爱了。在将军与巫女定亲的那年,北方蛮族进犯夜耀边境。将军主动请缨出征,皇帝陛下恩准。

很快,六月初九那天到了。

“公主……”烟落轻唤了声。素手拂上清寒的脸说道:“就让落儿帮您吧,这张脸……”烟落苦笑到,“也就是因为这张脸,你才不愿见我。”烟落闭上双目,淡淡地说道。

  “我好想你。”

也许凤颜倾不知道她此时的微笑和皇上有一瞬间的相似。

烟落淡淡的看着苏秋水,她身子玲珑娇小,眉羽之间透出书香、温婉之气,一身清淡简约的罗裙,却不失大方。就连发上也只是一柄玉簪子。

  红裙女子倚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片片红枫悠悠飘落。她望向北方,琥珀色的瞳孔失了焦距。

是她吗?是她回来了吗?

烟落再次睁开眼看见自己,笑了。她好像看见沉怜在笑,眉心的红梅清纯中带有无限妖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