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洒马浪村的普遍现象,

在乡下,有着很多的鸟儿,比如布谷鸟、鸽子、啄木鸟、花喜鹊等等,它们的叫声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布谷鸟的叫声像是在浅吟低唱一首播种与收获的诗歌;鸽子的歌唱更像是一种亲情的呼唤;啄木鸟的歌声如同一种战鼓,就是在震慑;花喜鹊的歌声,最招人待见,这是报喜的歌声啊,谁家不期盼着喜事盈门啊!

没有来得及开的花,放开手脚正打算开。

二、草木之乡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吹过了韶华,草木经历了年轮。刺猬醒了,看着白羊,开了窗,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它身上,它看到了那枯树竟然长出了幼芽,那满地的枯草却绿了一地,鸟儿在树上歌唱,鸟语花香。看那窗户,一支爬墙虎伸了进来。

  早晨的鸟鸣成立了这样的假设。

最多的该算是牵牛花了,这些长成喇叭状的花朵儿,阳光下张开自己的小喇叭,对着太阳,对着清风,一直在广播,我在想它一定有自己数不清的快乐,要对这个世界诉说。

一次普通的鸟鸣,和很多事物密切相连。河里的螃蟹目光灼热,龙溪河水在它眼里是大地上的玉,圆润的肌肤蛋壳般鲜泽。岸边的小雏菊驮着鸟儿如发丝的声线,拽着龙溪河的衣袖,浣纱洗衣。渡河船的脚步在薄雾时分醒来拽足马力,幸福的生活从静水深流中摇来,如水的梦境从清幽的水中漫去。

一、 引言:草木本心

路在何方?带着迷茫的心,迎着阳光,清风徐来轻轻吹佛着我们的脸颊,我们慢慢走,走向那鸟语花香,桃红柳绿的人间净土,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我们慢慢走……突然,走到了一个杏叶林中,两排的树,笔直的挺立在那里,守护着我们,林子里一望无际,地上却杏叶满地,黄灿灿一片,满城黄金甲,风在吹扬,扬起一片叶子,飘过我们的身躯,我们的灵魂漂泊在这片林子里,走不出去,退不回来。

  绿色赢得了我的村庄,绿呀,它将抹掉“洒马浪村”这个名字吗?

和我的祖辈父辈一样的农人,对老黄牛是感情很深的,别看他们手中总是拿着一根细长的鞭子,鞭子一甩,鞭声脆响,看你定睛观看吧,这鞭子他们是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打在这牛身上,对牛,他们因为感恩而尊敬。面对农人的尊敬,牛似乎通人性似的,更懂得以自己的方式回报他们,多少年来,他们相互依偎着走过了最艰难的那段岁月。农人离不开牛,牛也离不开农村。

日子,脆生生地响。童年,在飞鸟的嬉闹中,缕出池塘边榕树下的动人故事。未来,我们踩着飞鸟的翅膀,直冲云霄,飞向远方。

草木在,故乡就在。

慢慢的,刺猬的身体好了起来。在晚上,看着那美丽的白羊,久久无法入睡。它内疚,它在呐喊,希望把白羊唤醒,那个梦中的情人,无声无息的躺在床上,像位公主的睡着。喊着,喊着,泪洒地上,不知不觉的在地上睡着了,趴着床边,守护着那位睡公主。风起了,窗帘飘动,雨来了。

  就像他们很多人也忘了故乡的面貌。

夕阳西下。我,这个被故土放飞的小鸟儿,今天站在故乡的身旁,面对养育自己的村庄,面对养育自己的庄稼,面对养育自己的亲人,做一次最幸福的回归。暮色中,我似乎看见,父母相互搀扶着,站在村口,站成了两棵老树的模样。

屋檐下的灯笼,触摸到来自远方的第一缕光。

 

哦!原来你在这里。

  我会毫不犹豫,三种颜色便可全然的抹掉它。

花草

当我们走出村庄,走向人潮拥挤的城市,走向钢架混泥土的高楼,走向远方的远方,才发现,沙田柚的芬芳、屋顶的炊烟、广袤的田野、青青的龙溪水、那一条我们走过了数不过来多少遍的小路,成为我挥之不去的童话。像在梦中,一伸手就能握住,醒来后,滚烫的泪花湿润枕巾。

如今的人大多常年漂泊在外,但无需忧虑回家的路,只因,草木是故乡的坐标。想象一个离家多年的浪子,在夜里返乡。月亮像朵硕大的花朵,他就像闯进花海迷失了方向,儿时的村庄已然陌生。待一转身,看到村头那棵老樟树,还是满树的黛绿,树皮隐约还刻着那年的旧字,树梢上还驻扎着那只大大的喜鹊窝……童年的记忆翩然重回,少时的笑声在树下回荡,似乎还能听到老树的心跳声。那一刻,他必定有眼泪落下来。

一叶知秋,送走了夏的炎热,迎来了不温不火的日子里,它们在公园里走着,刺猬再不断说着那个梦中的故事,说着它们往日所经历的事情,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一起带过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叶落满地,秋本伤人,而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唤起白羊的回忆,却选择了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一份守护,一份呵护,慢慢的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它们出院了。

  鸟兽飞虫占山为王,草木繁盛、蔽径,

★ 励志语录——有勇气并不表示恐惧不存在,而是敢面对恐惧、克服恐惧。 ★

夜晚,我翻阅冯琳的诗集,一遍又一遍。我悟到,我们追求的远方,不是城市,不是喧嚣,不是人潮的涌动,不是高楼林立,我们出发的故土,才是我们的远方,烙上生命印记的地方,才是我们的归宿。就如同陶渊明笔下的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我们兜兜转转了一圈,蔚蓝的天空有白云镶了边,翠绿的田野有麦苗在拔节,村庄的院坝有风车在不停地转,屋后的沙田柚林,有沉甸甸的果实冲着我笑——当我掰开沙田柚的衣服,蓦地露出鲜嫩的花瓣,“咕咕”的声音滴下来,像钟摆一样,掉进我的心底,一辈子左右摇摆。

             

白羊很迷茫,看着那个熟悉的陌生人,它真的想不起来,但是它知道那个黑漆漆的刺猬并不是坏刺猬,它信任着它。在医院的公园里,叶子落了,在风的吹拂下,翩翩起舞,那片黄色的叶子,掉在了地上。哦!秋天来了。

  “从无到无似乎是自然之理,似乎是合理的……”,

我从骨子里热爱它们,在我心中,我没有把它们当成畜生,而是把它们当成我的小伙伴,当成我的好朋友,当成我儿时记忆中最经典的一幅照片。

沙田柚林和指甲花,是我的故乡和远方

“草木有本心,何劳美人折”,所有的草木都有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有着自己的性情和品格。

刺猬醒了。

  当村里的人们一个个飞过我的笔尖,

庄稼长势正好,这是农人心中最大的幸福啊!这些土地上生长的五谷杂粮,就是他们衣食无忧的日子啊,就是他们一年又一年的财富啊!还有菜园子里的那些瓜果蔬菜,红的辣椒,绿的黄瓜,紫的茄子,五颜六色,在阳光下绽放着笑脸,这微笑会传染,不信你看那农人的脸蛋,不是被它们传染上了吗?

我的故乡很平常,和中国大多数农村一样,有炊烟、有田野、有老屋、有河流、有彩霞,只是从我出生开始,它就伴随我成长,像一首曲子的音符,被山风弹唱,慢慢在我心里稳定为我成长的音准,给我营养,浓缩为我一生的基因。正如作者冯琳在《抒怀二十四节气》对立春的描写。

盛夏时分,山头闪烁着映山红;草地上狗尾巴草汪汪地叫;菜园里盛开着南瓜花、茄子花;田野里翻滚着一波一波的稻浪;池塘里莲叶田田,荷花柔桡轻曼,带着水气的清香幽约婉转。晚照西斜、归鸟入林,排排屋檐被黄昏镀上一层薄金,炊烟升起来了,你家的,我家的,在空中相拥交错、不分彼此,这是村庄的好。

叶仍在落,叶子掉落在我们的身上,你看着我那熟悉的身影,想起了那个梦,我们两眼对视,却无语凝噎,随着风的飘洒……

  总是这样,新的一年里总会有几片老叶子坚守岗位,

在乡下,这花花草草是最常见的,在某些地方,它们甚至多过庄稼。

天空,一伸手就能挤出一滴水来。

草木有本心,自然天成,教人欢喜。

白羊看着眼前的一切,那陌生的环境,令它感到了恐惧,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的白衣医生和白兔护士,还有一个谁?那个黑漆漆的矮小刺猬,看着它的身影,看着它的脸颊,注视它的双眼,似乎似曾相似,却无法想起来,内心的独白,白羊在自问,它是谁?它努力的想,可是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徒劳白费,它头很痛,白羊失忆了。

  哦!“醒”,或者“繁盛”,

现在,为了生计,离家已经十几年了,但是每次想起故乡,这些花花草草都会一起出现,我不得不承认,和现代化的大都市相比,故乡是柔软的,是温暖的,是轻松的,是更富有一种田园味的美丽的。

春天一切都是新鲜的,邻封的春天,是从绿色和红色开始的。春联的笔迹未干,迎春花迫不及待地情谊绵长,滚烫的红已刹不住车,开在村口、开在东林寺的脚下,开在姑娘的发梢。一时间,村庄被染上了喜庆的颜色。这时,绿也关不住了,田野、院坝、屋后的花坛扯着悠长悠长的喉咙,吼着,笑着,嬉闹着,止也止不住——直到把龙溪河的水闹得昼夜不停地唱,唱出音律和节奏的美。我和冯琳,还有村里的其他孩子,徜徉在春天的故事里,挖野菜,扯猪草,把指甲花涂满手指,把满满的快乐洒向小小的村庄和天空的辽远。

   
任凭绿肥红瘦,自由生长。有的喜披头散发,好比“洗剪吹”天团;有的精于梳妆,艳质美盼;有的遒劲挺拔,恍如浓眉宽背的关西大汉;有的活像饱经风霜的苍髯老者。
假如你踏进六万大山那般辽远的山林,那个花木掩映、光怪陆离的世界,定让你浮想联翩,不时念起志怪小说记载的花精木怪。

秋,因你而悲,也因你而美。花开花落,而你却无法想起了我;满城落叶,而你却成为风中的风景,如诗如画。情伤人,失忆的你,免除了情的伤感,看到的只是秋的美好,无忧无虑,这时的你,美得动人,只有在你生命美丽的时候,世界才是美丽的,因而秋因你变美。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