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唐宋书·逢萌传》所记俗话。北周王君公,遭乱,侩牛自隐。时人语曰:“避世墙东王君公”。后来,“墙东”成为隐者居处的代称,“避世墙东”成为隐居不仕的古典

**图片 1

九、伯夷、叔齐采薇

五、清高隐居林处士

十、避世墙东王君公

图片 2

清朝、庾信《和乐仪同苦热诗》:寂寥人事屏,还得隐墙东。

“高卧东山”或“东山”与此外词搭配,构成轶闻,如“东山岁晚”、“东山风景”等。那几个传说表现游玩与休憩山水,淡泊仕进的生活意味,常作为赞颂位尊爵显的官府的比喻之词;有的时候,笔者也用来表露自身的心情。

唐、李供奉《古风十九首》之十四:何如鸱夷子,散发弄扁舟。

图片 3

唐、李白《古风五十四首》之十五:昭昭严子陵,垂钓沧波间。身将客星隐,心与浮云闲。长揖万乘君,还归富春山。

“黔娄”后来改为甘于清寒,不求富贵的隐士的榜首。诗词中常用来咏叹贫贱夫妻,或自勉或慰勉内人。

七、楚狂接舆

《反汉书·逸民传》载:“严光,字子陵,一名遵,会稽余姚人也。稀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搜索访之。后西魏上言,有生龙活虎男士,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玄 
,遗使聘之,三反而后至……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焉。”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唐、李颀《登孟月山谒夷齐庙》:寂寞新正山,白云空复多。苍苔归地骨,皓首采薇歌。

唐、陈子昂《度资阳望楚》:后天狂歌者,谁知入楚来。

《晋书·谢安传》载,谢安字安石,“寓居会稽,与王羲之及高阳许询、桑门支遁游处,出则渔 
山水,入则言咏属文,无处世意。安虽放情丘壑,然每游赏必以妓女从。屡违朝旨,高卧东山。”

二、五湖客范少伯**

四、披裘钓泽严子陵**

诗文中以林处士作为高人逸士的泛称,常与“梅”、“鹤”连用,多用在关于南湖的创作中。变体有“处士”林处士”
“孤山”。

唐、白乐天《欲与元八卜邻先有是赠》:平生心迹最恩爱,欲隐墙东不为身。

其生机勃勃轶事出自晋陶潜《五柳先生》传:“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旱柳,因以为号焉。”“五柳先生”就成了高人逸士的代名词。

晋、陶潜《咏贫士》:安贫守贱者,自古有黔娄。

**图片 7

“楚狂接舆”后来成为不满现实、佯狂处世的隐士的代称。诗词中用来发表牢骚,或意味着友好愿意走避的构思。变体有“楚狂人”、“楚狂”、“接舆”等。

诗词中“五柳先生”除平时借指高人逸士外,“五柳”也变为高人逸士隐居之地的代称。变体用“五柳”、“先生柳”。

三、高卧东山谢安

六、巢父许由

八、黔娄安贫守贱

宋、辛忠敏《念奴娇·岁建康赏心亭,呈史留守致道》:却忆安石风骚,东山岁晚,泪落衣筝曲。

“楚狂接舆”出自《论语·微子》:“楚狂接舆歌而过孔仲尼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史记·伯夷列传》:“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开岁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眼还眼兮,不知其非矣。神农业大学帝、虞、夏,忽焉没兮,作者舒适归矣?吁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三阳山。”

风姿洒脱、五柳先生陶潜**

宋、辛忠敏《念奴娇·玄武湖和人韵》:遥想处士风骚,鹤随人去,已作飞仙伯。

“黔娄”,东周时齐人,隐逸之士。家贫,不求仕进。汉、刘向《列女传》载,黔娄死,曾子舆往吊,见以布被覆尸,覆头则足见,覆足则头见。宗圣曰:“邪引其被则敛矣。”黔妻曰:“邪而从容,比不上正而不足也。”

古时小说家常援用这几个轶事表示功成名就之后,便功遂身退,遨游江湖,过轻便的生存。这些传说的变体超多,如“五湖倦客”、“五湖扁舟”、“五湖归去”、“五湖烟水”等;上下文中有“范蠡”、“陶朱”、“鸱夷子”等(后双边为范蠡别称)以资识别。

诗文元帅“巢父许由”作为高人隐士的代称,表示不贪富贵,抛弃高爵丰禄的淡泊观念。变体有“巢由”、“巢许”。

图片 8

唐、王维《老马行》:路旁时卖故侯瓜,门前学种先生柳。

“采薇”在诗歌中形成隐逸生活的代称。旧时提辖罢官、遭贬、落第时常用“采薇”表示隐退之志,以示自身的纯洁。

图片 9

林处士名逋,字君复,宋时临安人。卒后谥和靖先生。传说他结庐鄱阳湖孤山,八十年足不比城市。宋、阮阅《诗话总龟》载,林逋隐于武林之西湖,不娶,无子。所居多植梅蓄鹤。泛舟湖中,客至则放鹤致之。因谓清高隐居云。又,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云:“林逋隐居阿德莱德孤山,常蓄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入笼中。……”
当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晚上”之句爱不释手。所以林逋有“梅妻鹤子”之称。

远古作家仰慕严光的品质,常以严光自诩,在杂文中用此传说表示自身轻渎富贵,清超越世的观念。变体有“严光”、“严陵”、“披裘”等。

唐、张说《  湖山寺》:若使巢由同此意,不将萝薜易簪缨。

图片 10

五湖,说法不黄金时代。一说,指胥湖、蠡湖、洮湖、  湖和鄱阳湖;又一说,指  
湖、洮湖、射湖、贵湖和西湖。郦道元以长荡湖、射湖、菱湖、  
湖、青海湖为五湖。各湖都在青海湖相邻。“五湖客”指春秋时范蠡。《史记·鸠浅勾践世家》:“陶朱公事勾践越王,既苦身戮力,与越王深谋八十余年,竞灭吴,报会稽之耻。……以为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越王为人可与同患,难与处安,……乃装其轻宝珠玉,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终不反。”又,《国语·越语》载,范少伯“遂乘轻舟,以浮于五湖,莫知其所终极。”《吴越阳秋·勾践伐吴外传》亦有平日记载。又,相传范少伯献美人施夷光于公子光,平吴之后,取西施乘扁舟泛五湖而去。

“巢父许由”,轶闻中的两位隐士。尧以全世界让巢父,不受;又让许由,也不受。多少人隐于箕山、颍水之间。晋人皇甫谧《高士传》谓巢父、许由为一位,但随笔中作为轶闻为几人。

**图片 11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