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脚一步一步走,因为我们是人,没有翅膀

我家住在黄淮平原的耿集镇,没见过山自然心中没有山的样子,在村子南几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小的山,名字叫岱山。小时候跟着父亲去过一次,当地人大都在这山上取石建房。到处散落着大小不等的乱石夹杂在荒草中,山峰的地方早已成了水塘。

济矿民生热能 张连彬

普京网址 1

险境求胜

  所以飞得再高也全都是徒劳

姐的婆家在卞糖以北,离我们家有十二公里。听姐说:村西有一座很大的山叫”马头山”。我听到后心中向往着。

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泰山,结果遇上了阴雨天。淅沥的小雨告诉我,或许晚上雨停了还可以爬山,或许只能等明天。为了日出,等待吧。

森林在黑暗里更加的静谧,阴森森的气氛使琉璃感觉到刺骨的冷,她似乎感觉到无数的人肆无忌惮的逼近她们,将她们包裹,,把她们逼近了一个无法伸展的角落,就连呼吸都异常的困难。琉璃靠了靠若溪,希望能找到一丝暖意,若溪也回应着,似乎只有这样她们能验证彼此还活着。

时间:2017-03-12 06:32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一步一个脚印,将脚踩牢,镌刻下烙印

机会终于来了,姐邀我送她回婆家,我心中高兴,心想终可以见到真的山了。

天公作美,半夜宾馆服务生通知我们,准备上山吧。为了日出,出发!

琉璃的眼睛瞪得有些涩,在黑暗里睁着眼,无疑是对眼睛和心灵的一种折磨,只能徒增更多的恐惧。

盛春,下午三点多了,在电脑网络前待的久了,头昏脑胀,难受不一。

  在坚石上刻痕,这是我走过的路

我和姐步行走了几公里路,来到了稍高于平地的运河岸边,夏风凉爽的吹来,树上的鸟雀”叽叽”喳喳”的叫着。眼前一片开阔,姐指着西北方乌云一样青黛色的模糊山头,对我说:“那就是马头山,”奥!真的像一个冲天长啸的骏马,马的额头上还有一条白色的印记。随着脚步的慢慢走近,山是渐渐高大清晰了。山诱导着我一直走近,但终究没有走到跟前。

幸好做了充分的爬山准备,工作用的强光手电成了爬山最好的帮手。路滑,它帮我探索阶梯;山高,它帮我照亮前方;黑暗,它为我驱走恐惧;累了,它带给我希望……

“若溪,闭上眼睛吧!还能让眼睛歇一会。”琉璃对若溪说道。

去野外走走吧,扔下耗精劳神的手机,锁了家门,只身前往村南的山嵧迈步。

  在我的身后,脚下踏过

来到姐家,姐夫正在做饭,月牙已挂在西天。躺在床上心情激动久久难以入睡。恍悟中我沿着光滑的山路往上走,山路的两旁布满芳草与鲜花。不知名的小树向我点着头。鲜花一路唱着歌与我相随,高高的山峰直插云端。我终于站在山峰之上,仰头抚摸着软软的白云,低头看芸芸众生劳苦奔忙。这一刻我体会到了佛的思想,进入了佛的境界。

刚开始爬的时候浑身都是劲,觉得都是阶梯没什么难的。但是爬了不一会儿,就筋疲力尽了。为了鼓励自己,我每爬一段时间就歇一会儿,心想休息够了才能爬的动!不经意间,用强光手电一照,前面竟是美丽的风景,于是关掉手电,向着前方的风景攀爬。等再次打开手电时,风景已经落在身后。灯光闪烁,我看到的永远只有几十米高处的风景,美丽的风景让我忘记脚下路的艰难。永远只有前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一个个登山者的后背催促我向前。

“嗯嗯”若溪简单的答道,她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说一个字了。

刘家崖村西南,本来一东一西分布着李家大峪、闫家崖两个山村,近几年,政府整合资源,把它们拆迁了,于是,从我村到南山群峰之间,绵延十里再无村落。

  一条坚实的路,步步为基,站得再高绝不是虚无

一阵鸟啼将我从梦中吵醒,天已放亮了。

中天门,十八盘,南天门,玉皇顶,一个个灯光照到的地方成了我前进的目标,攀爬的动力,黑暗中我看不到脚下的路,或许没有路人才可以大胆的走吧。到了山顶,向下望去,真是一览众山小,心旷神怡。想想脚下踩的就是几千年前皇帝也要来朝拜的大山,真是不可思议!人不知道已经变了多少,山还是那样站在那里。不禁感叹许多!

闭上眼,琉璃的脑海中开始浮现自己自己在皇宫的日子,那时候自己是多么幸福啊,可是还感到烦闷,如今倒好,饥饿、寒冷、无助、恐惧全都来了。

大峪村原址,此刻眼前皆是一层层绿油油、齐刷刷的桑田……

  我要登向高处,用脚丈量,用汗水浇灌

马头山不是什么名山,更找不到登山的路,走上山坡脚踩着软软的黄泥路,到处都是寂静无声,只有微风拂过我的面庞,小路两边是无垠的红薯地,红薯地的梗子条条笔直地延伸远去。偶尔看到一两个村民穿着鲜艳的衣服在地里劳作。仿佛一副大的山水画浓浓的绿点缀着一点红格外醒目。

很庆幸自己看到了日出,很多人来过很多次泰山都没有看到,我第一次来就能看到,老天真是给足了面子!然而,相比看到日出,我更庆幸自己领悟到了生命前进的真谛,那就是确定目标,忘记荆棘,一步一步向前。

琉璃用手护在胸前,诚心的开始祈祷,她祈祷自己跟若溪能平安脱险,能顺利走出这片黑暗中走不出的森林。可是,突然间,漆黑的森林里焕发出七彩的光芒,让琉璃和若溪闭着的双眼也感觉到了异样。她们几乎在同时睁开了眼,看着这突来的如同白昼的眼前,她们惊呆了。

向上移步,人就随着山路越走越高了;多年不见,也多处不见的驴住嘴儿等野菜,渐渐多了,还有小时候常见的荆楂萪,摇着嫩绿的枝芽,随处可见;脚下踩的,正是崎岖弯延的羊肠小路。

  用手攀爬,用血泪铺就

一只白色的山羊拴在路边,悠闲地啃着青草,屁股下撒了一片黑色的豆。

每次抬头只去看前面的美景,每次抬头都是拼搏的人群,强光照射下,目标那么清晰,那么美好,何必要考虑旅途的艰辛,只要目标在前方,请记住路在脚下。

眼前古木参天,遮天翳日,各种诡异的植物相互攀爬,互相缠绕,脚底下乱草丛生,无一点罅隙。再环视一下四周,望不到任何一个方向,密密的枝桠似乎铸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将她们紧紧包围。

人不活动不行,现在的健身运动全球风行,实在是一种需求。

  沿途有鲜花有硕果有和风有甘泉有风景和秀色

过了拦河坝脚下的野草不再茂密,延伸的小路渐渐隐没了,一个浅黄色的兔子,从我脚边挑起,眨眼间跑入草丛中。

琉璃还来不及多想,就已经确定了一点:这就是漩涡森林。因为在这个森林里,不管你走到哪儿,你都好似处在一个漩涡之中,四周永远是紧紧包围你的树,对你紧紧相随。

这样想着,人已登上一个山峰,回望身后,各个村庄都掩映在楸花和梧桐花之下,榆树和槐树之中,自己居高临下,梯田镶翠,草木裹绿,野鸡不绝于耳,鸟鸣频传耳畔。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