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在上海呆不下去了。姥姥生病了,身边只有年龄尚小的小姨,她还支撑不起一个家。姥姥想让母亲回去。母亲支支吾吾地把情况告诉了父亲,父亲很久没有说话。母亲知道父亲不愿离开,能留在上海是多少人的梦想啊!一时间,去留成了家里最敏感的话题。

父亲退休以后,迷上了下象棋,他的对手是母亲,只是他与母亲对弈,每每必输。记得最初父母开始喜欢对弈这种消遣方式,是因为母亲一场大病之后,眼睛看书看报有些吃力,时间久了就会酸涩发胀,泪流不止。于是父亲提议下象棋,每天晚饭后对弈三盘,三局两胜,胜者可以独霸遥控器,看电视XW,败者去厨房洗碗擦地。于是父亲和母亲对于下象棋已经不仅仅是热衷,而是较真,有时候棋盘上的厮杀会达到白热化的程度。
    
但每次下棋,父亲必输,每输必会不服气,声言不杀败母亲不罢手,这时母亲总会高挂免战牌,保持着赢家的大度和尊严,最后也总是父亲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进厨房洗碗擦地。在我的印象里,父亲从退休以后,差不多包下了家里洗碗擦地的事儿,偶尔回到家里,看到厨房里洗碗的那个人必是父亲。
    
有一次,父亲又输了棋,去厨房洗碗。我跟进去不解地问他,不会这么惨吧?每次都输?爸爸回头笑道,与别人下棋都求赢,与你妈下棋我求输。我愈发不解。父亲说,你妈的风湿越来越重,手指浸到冷水里,会疼一个晚上,我不能替她疼,所以只能替她洗碗。
    
原来一盘棋的输赢还有这么多的说道。这种老式爱情,不擅于表达,但给人温暖,让人羡慕。

今日闲来无事,在屋里清理旧物品,看到了我上大学时父亲写给我的信及父亲的病历。

康熙对猎鹿也很有兴趣。这只鹿跑得很快,康熙奋马紧追,翻过了几座山,康熙才把鹿射获。日子水一般地漫过,转眼间几天又过去了,待他想起了与那仁福下的那盘棋时,这才回到原先一起对弈的地方。见那仁福仍跪在棋盘旁,一动也不动。这时,康熙才发觉忠厚守职的那仁福已经死了,十分难过。《论语·为政》中说得好:“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自此以后,
康熙痛定思痛引以为鉴, 发誓再也不失信于人了。

快乐的日子只过了半年多。

 (棋牌游戏玩家积雪草提供)

这是几年前写的短文,值此父亲节,怀念给我生命的人。

图片 1

图片 2

父亲一生除养花之外还有三个爱好。

围棋起源至今,历代都有一些令人拍案叫绝的围棋故事。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分享史上最有特色的五局围棋,读来真是让人惊心动魄。

上世纪60年代,我父亲李常涛在部队服役。探亲时,经人介绍认識了母亲段翠云。父亲退役后到上海工作,母亲也跟着到了上海。

写到这里,就想让我弟弟好好看看我的文章
,不知弟弟还有没有父亲的印象,或者想不想看看父亲的笔迹?  

图片 3

一天晚饭后,父亲对母亲说:“这样吧!咱俩下一盘棋,我输了,就跟你走!”母亲说:“不得反悔!”

父亲的病历有厚厚一沓,医生的字迹潦草难辨,唯有最後的诊断结果清晰灼眼:肝Ca。想到当年在上海实习,拿着父亲的病历,拖着同学跟我一起拿着上海地图,顶着毒日、冒着大雨走遍了上海的大小医院。医生看了病历只说不用看了,想吃什么就给他弄点吧。我却听不懂医生的真意,求医生给开点药,或者介绍可能有真对性的药。又跑到南京路新药特药商店,发疯地购买所有可能医治父亲病的特效药。那一年往家里寄了大概有一千多块钱的药,仍然无法挽回父亲的生命。想起来只有叹息,世上哪里有神丹妙药?哪里有起死回生的法宝?

图片 4

其实,母亲什么都明白。

第一,烟。记得那时抽的较多的是白河桥香烟,两毛钱一盒。父亲抽烟与别人不同,总是剩下三分之一就摁灭了。父亲对烟的爱好达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早晨起床先披上衣服,一边打着哈欠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边摸烟,烟到了嘴上人也就清醒了,然后是划着火柴坐在床上过烟瘾。我的感觉是像玉皇大帝坐在龙床上,周围祥云环绕。只是父亲的祥云是烟云。
然后是刷牙洗脸,接着再来一支。吃完饭,饭碗往桌子上一推,第三支烟已经到了唇间。这一天下来最少是两包烟。由于抽烟过度,父亲的嘴唇是青色的,右手中指和食指竟然长出了老茧还泛着黄色。要知道父亲是不干体力活的。

胡照麟找当时的高手施定庵请教,然后,又赶回去跟范西屏继续对弈。施定庵的住处离扬州较远,胡照麟来回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为了下赢一盘棋费这么大的劲,这样的顶级棋痴可谓空前绝后。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