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你的男人一小时

“啊!”听到了妈妈的话,索加愕然张大了嘴巴,呆呆的道:“你们想什么呢?我建这个木屋可不是用来住人的,我要在这里开美容园的!”
听了索加的话,妈妈没好气的白了索加一眼:“你这孩子,有时候聪明的可怕,有时候又笨的吓人,我问你,就这么大的地方,你怎么容纳那么多人?你让大家等在哪里?”
“这……”听了妈妈的话,索加不由的朝周围看了过去,工地的位置,一面是人工湖,一面是假山喷泉瀑布,另外两面,分别是草地和人工林,房屋正好建在这几处景观中间的空地上,除了房子外,确实没有多大的位置了。
看着索加尴尬的表情,妈妈继续道:“你仔细想一想,算你在内,咱们一共就八个人,而那栋白楼那么大,这么几个人住,多冷清啊,住起来特别不舒服,而且也太浪费了。”
说到这里,妈妈的眼睛亮了起来:“白楼的一层,全部都是大厅,足以容纳四五百人,然后二层呢,又有十个房间,以及一个大的会客室,正好可以用来给你当工作室,这简直就是专门为你设计的嘛。”
说到这里,大姐接口道:“我也比较赞同妈妈的说法,除了一楼的大厅外,还有两侧的花园也可以容纳客人,就算五百人,也不会显得拥挤,也就是说,如果用白楼做办公楼的话,我们的接待能力将达到1000人!”
“哇!”听到妈妈和大姐的话,索加兴奋的叫了起来:“这真的太好了,这样一来,我的客人就不成问题了,一天我最少可以滋润1000个病人,每天都可以有1000金币的收入,天啊……发财了!”
“呵呵……”听了索加的话,大姐微笑着摇头道:“少爷,我有一些建议,不知道可不可以说给你听?”
“建议!”听了大姐的话,索加的眼睛迅速的亮了起来,对于大姐的能力,索加可是非常佩服的,他毕竟还小,经验不足,见识也不够,既然大姐肯提建议,肯定是有想法了。
在索加的催促下,大姐微笑着道:“以少爷的天分和能力,以及现在的身份,再加上少爷与温雅小姐的关系,可以肯定的是,少爷将来必然辉煌腾达,早晚要进入贵族圈!”
大姐的话声刚落,索加的妈妈便喜滋滋的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我的宝贝儿子,将来肯定是很了不起的!”
恭敬的对妈妈点了点头,大姐继续道:“既然这样,那么少爷既然有这么多别人所没有的神奇本事,我建议,我们美容园的格调就要定的高点,没必要每天都接待一千多个客人,事实上,我们不应该把目光放在平民身上,要挣就挣贵族的钱,在挣钱的同时,还可以顺便和贵族的太太们搞好关系,为少爷将来进入贵族圈,打下良好的基础。”
说到这里,大姐的眼睛越来越亮,忘呼所以的继续道:“这个园子,是很出名的,园子里的景观,更是圣光一绝,就算只是进来观赏,也足以收门票钱了,所以能够进入这里的人,一定要非富即贵!”
听到大姐的话,索加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道:“大姐,这样会不会太势力了一点啊?”
“势力?”听了索加的话,大姐傲然一笑:“如果你硬要认为这是势力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只不过,在商言商,我只是为了生意考虑,我只负责提意见,至于接受与否,由少爷决定!”
听到大姐的话,索加吐了吐舌头,没有再出声,同时示意大姐继续说下去,接到索加的示意,大姐继续道:“总之,我的意见是,这里不该成为菜市场,这里应该成为圣光城最高雅,最昂贵的所在,这里将成为达官贵族们的聚会场所,能够进入这里,将是身份和权利的象征,等闲之人,连踏进门槛的资格都没有。”
说到这里,大姐的信心越来越足,自信的道:“只要我们竖立起这里的形象,那么少爷在贵族圈内的地位也就竖立起来了,只要能和你的客人们搞好关系,那么在这圣光城内,你就可以为所欲为,风光无限了!”
说到兴奋处,大姐犀利的看着索加道:“钱,权,势力,你要什么有什么,只要是你想办到的事,就都可以实现,难道这样不好吗?“
“这怎么可能!”听到大姐的话,索加不由惊叫了起来,即便是索加的妈妈,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看着索加和妈妈不可置信的表情,大姐微笑着道:“我小时候接受培训的时候,反复被灌输的一个理念,这个天下,是由男人来控制的,而女人则控制着所有的男人!”
“这不可能!”听到大姐的话,索加剧烈的摇头道:“女人怎么可以控制男人?如果可以的话,那么爸爸为什么会离开?
听到索加的话,妈妈黯然低下头去,露出了伤心的表情,可是大姐却丝毫没有动容,不动声色的看着索加,大姐平静的道:“就算妻子无法控制丈夫,但是我问你,你妈妈能不能控制你?你要不要听妈妈的话?”
听了大姐的话,索加怒声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要听妈妈的话了,可是这和女人控制男人有什么关系啊?”
听到索加孩子气的话,大姐微笑着道:“你的意思是说,妈妈不是女人?”
“这……”听到大姐的话,索加忽然意识到,控制着男人的女人,可并不只有老婆,还有妈妈,还有女儿,还有奶奶……
看着索加恍然的表情,大姐继续笑着道:“你想一想索加,如果你的妈妈,求你帮助一个人,给他一千个金币,你会拒绝吗?”
听了大姐的话,索加终于彻底明白了过来,确实……这个天下,是男人控制的,可是男人,却终究是女人控制的,老婆不成有妈妈,妈妈也不成的话,还有女儿,没有绝对不受女人控制的男人,真有的话,那也不算是人了。
见到索加终于恍然,大姐继续道:“而且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的服务对象是平民的话,那么一个人我们只能收一个金币,十个金币就封顶了,这样的话,我们一天忙个半死,也挣不到多少钱!而且也没有任何附带的好处,可是如果以达观贵族为服务对象的话,就没这个问题了。
在最好的黄金地段,雇最好的设计师,装就得装最高档次的工作间,马车直接进院,工作间最小也得一百平米,什么真皮座椅啊,贵族靠床啊,能放的全给他放上。
楼边有花园儿,花园旁边有游泳池!门口站几个圣光侍女,头戴侍女帽,特青春漂亮的那种!客人一进门儿,甭管有事儿没事儿,都得跟人家说“欢迎光临!”一口地道的圣光腔儿!倍儿有面子!
建几间娱乐室,建材用最好的,五金用纯金的,进一次,光小费就得给几十金币。再建一座厨房,二十四小时供应食物,就是一个字儿——贵!吃个面包就得花几个金币,更别说什么豪华大餐了。
进来的客人,首饰不是白金就是紫晶的,你要是带一金项链,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说这样的美容园,一次滋润术得收多少钱?
我觉得怎么着也得十个金币吧。
十个金币?那是成本!100金币起,你还别嫌贵,嫌贵也不打折。你得研究达观贵族的好胜心理,愿意掏10个金币入门费的主,根本不在乎再多掏90金币。
什么叫达官贵族你知道吗?达官贵族就是买什么东西都只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所以,我们做美容园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场景一:张先生喜形于色地推开家门,脸上泛着灿烂的红光。

第十七章(2)

男人爱“撒娇”

男人应声开门的时候,不禁怔住了,不期而至的,竟是已有十几年没有谋面的初恋情人琼。琼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打听了好几位同学,才找到你的住处,你还好吗?”男人机械地点了点头,将琼让进了屋里。

“准是喝酒了!”妻子善解人意,“平时不爱喝酒的人,今天怎么啦,一定有什么喜事!”

铃儿自从有了这“精神粮食”,便很少趴在窗口发呆了,如果不慧不在,她能捧着书呆在房里看一整天,她完全沉醉在书中的世界里,也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暂时忘掉自己身处的这个险恶之地。而小慧只要不“上工”,也都会陪着她看书,有些她看不懂的,不明白的地方,小慧都会教她。这样的日子让也小慧感到充实而且充满成就感,有时她甚至恍惚,自己和铃儿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姐妹,这日子也会一直这样过下去!

男性,在社会上扮演着强者的角色。社会在赋予他们更多权力和重任的同时,也给予了他们更多的压力。家,则是男人们温馨、放松的加油港,在这里,他们展示了自己的另一面。

琼环顾了一下狭窄简陋的屋子,那种刷着油漆的地板上已开始斑驳,一切都显示出主人生活现状的窘迫。琼身着貂皮大衣,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儿。男人给来客倒了一杯水,然后推开虚掩的房门,俯向躺在床上的妻子,在女人耳边低声说:“我们家来客人了,一位老同学,出去见见好吗?”女人微笑着让男人抱到轮椅上,男人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喜事,喜事,天大的喜事。”张先生斯斯文文的样子找不到了,一把揽过妻子入怀,跌坐在沙发上,“你猜是什么喜事?我告诉你,我的论文获得一等奖!真好,真好!”

但现实永远都是在人的想像之外的!

场景一:张先生喜形于色地推开家门,脸上泛着灿烂的红光。

“这是我的爱人。”男人的神色自然了许多,将妻子介绍给客人。琼注意到女人的膝盖上盖着毯子,虽然屋子里没有暖气,显得有些冷,但女人的脸上却是一片灿烂。

妻子笑得更灿烂:“我说你行,你看,让我说中了吧。我丈夫的水平我最了解。”

这天中午,小慧和铃儿两人正在讨论一篇课文,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两人都觉得颇为奇怪,什么人会在这个时间点过来呢?而且是这种地方!小慧直觉得有点不安,她让铃儿不要出来,她从房间出来后,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然后打开门。当她看到来人后,心猛的漏掉一拍,后背竟惊出一片冷汗,是大姐!

“准是喝酒了!”妻子善解人意,“平时不爱喝酒的人,今天怎么啦,一定有什么喜事!”

简单的寒暄后,琼对女人说:“大姐,我在这座城市不会耽搁太久,想跟你丈夫聊聊,能不能将你的男人借给我一会儿,只需要一个小时。”见男人有些迟疑的样子,还有琼的眼眸间闪过的一丝充满期待的目光,女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女人深情地对男人说:“外面风大,小心别感冒了。”说着话,女人给俯下身来的男人开始系围巾,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闻言,张先生更加兴奋,又从沙发上跃起,孩子般地手舞足蹈,抒发着感慨……

“大..姐!您怎么来了?”小慧差点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喜事,喜事,天大的喜事。”张先生斯斯文文的样子找不到了,一把揽过妻子入怀,跌坐在沙发上,“你猜是什么喜事?我告诉你,我的论文获得一等奖!真好,真好!”

出了门,琼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将男人带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温暖如春的豪华房间里,两个人相对而坐,都陷入了沉默。

丈夫为研究付出了太多,该让他好好高兴高兴。妻子递给丈夫一杯水,微笑着。她知道,此时当一个好观众是自己的福分。

大姐并没有回应她,只看了她一眼,就径直走进门,而她后面的4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也跟着她进门。小慧在门口深呼吸了几下,把门关上。当她走回客厅时,大姐已经在沙发上坐定,那4名黑衣男人则分别站在沙发两边。大姐拿出一根烟,还是细长的女士香烟,那烟盒上印着YSL的字样,旁边一个黑衣男人立刻点开打火机,放到她的烟头下,大姐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圈烟雾。

妻子笑得更灿烂:“我说你行,你看,让我说中了吧。我丈夫的水平我最了解。”

图片 1

场景二:年逾不惑的程先生,奋斗半生,历经坎坷,备尝艰辛。

大姐没有开口说话,她环顾了一下房间,最后才把目光落在小慧身上。“听说小家伙上次病的挺严重,怎么样了?”她终于开口。

闻言,张先生更加兴奋,又从沙发上跃起,孩子般地手舞足蹈,抒发着感慨……

13年前,他们是一对恋人,同学们都说他俩是真正的才子配佳人。可大学毕业后,琼却不辞而别,一声不响地去了东北,没有给男人任何的解释。

女儿大学毕业,本来说好进一家单位,该单位正好缺这个专业的人。就要报到了,没想到忽然传话说要再等等。细细打听才知道已经被人顶了!晚上女儿去了朋友家。程先生和妻子提起这个话题,坎坷记忆如开闸的潮水奔涌而来。程先生面对妻子,回顾奋斗的艰难、命运的坎坷,感叹家事不禁泪水涟涟、乃至失声恸哭不能自已。

小慧心里咯噔一下,心跳也加速起来,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慌乱,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看着大姐,想知道她是发现了什么,还是纯粹的只是来关心一下,但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和情绪。

丈夫为研究付出了太多,该让他好好高兴高兴。妻子递给丈夫一杯水,微笑着。她知道,此时当一个好观众是自己的福分。

后来,男人从分配在东北的同学处打听到琼当时也是有苦衷的,她的父亲当时检查出食道癌,需要一大笔钱来做手术,正好有个东北老板看上了琼,救父心切的琼别无选择。

妻子把丈夫的头抱在怀中,一边洒泪,一边轻理他的乱发。渐渐地丈夫平静了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不是知心的女人,是没有缘分领略男人悲从中来的那份感天动地的真情流露的。

“没事了,平叔说了受了凉,开了药吃了。”小慧故做淡定的回答。

场景二:年逾不惑的程先生,奋斗半生,历经坎坷,备尝艰辛。女儿大学毕业,本来说好进一家单位,该单位正好缺这个专业的人。就要报到了,没想到忽然传话说要再等等。细细打听才知道已经被人顶了!晚上女儿去了朋友家。程先生和妻子提起这个话题,坎坷记忆如开闸的潮水奔涌而来。程先生面对妻子,回顾奋斗的艰难、命运的坎坷,感叹家事不禁泪水涟涟、乃至失声恸哭不能自已。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