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早在几千年前,大思想家墨子就告诉我们:人性如素丝,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充分说明教育特别是早期的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深远影响。

作为贾府宗族远亲,贾代儒得到了贾府的关照,进入贾府学堂做校长兼老师,管教十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们。虽然贾府是个极富贵的人家,但很注重礼法。所以,即使是主子贾政,也对贾代儒这位校长兼老师很是尊重的。换言之,贾代儒或许日子贫苦一些,但因为有了贾府的照应及贾政的尊重,如果他能够教育得当、自身人品足够拿得出手,家族的兴旺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当时的社会风气,怎么说呢?应该算是挺开放的吧,好像没什么人对“男男”行为表现出来巨大的不容忍,连薛蟠都……

红楼梦中秦钟这人有点悲催,一辈子三次情事,每次都被抓包,最后一次被父亲遇到他与小尼姑智能儿私会,气的打他一顿后气死,秦钟也又伤又愧而死。而他这一场噩梦的开始,就是被金荣在学堂现场抓包,说了一通有的没的难听话。那么,学堂那么多人,为什么是金荣抓了秦钟与香怜事?这背后其实大有深意。

  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带着在原生家庭以及父母或直接抚养者的烙印和影响。

想一想大字不识的农村老太太刘姥姥,都能借助贾府的两次资助,得以实现小康生活的梦想。比刘姥姥多读了那么多年诗书的贾代儒,岂不更容易把小日子搞得蒸蒸日上?然而,贾代儒不仅自己窝囊穷苦一辈子,最后还混得给孙子治病的钱都没有。若不是贾府的人帮衬,大概贾瑞死后也就只能拿个草席子,随便埋葬的结局。

原文: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脩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记。更又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是那一房的亲眷,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号‘香怜’,一号‘玉爱’。

图片 1

  在《红楼梦》的第九回中,曹公描述了一场教室混战。这场混战是因为“蹭学者”金荣的羡慕嫉妒恨,与同学秦钟之间口角之争变成了众人的混战,书本、砚台、竹竿、门栓都成了武器,富贵公子、破落少爷、顽劣小厮都成了参与者,场面一时呈鼎沸之势,不可开交。

为什么明明饱读诗书,贾代儒不仅没能做个好老师,更是将唯一的嫡系孙子贾瑞送上了不归路?我们先来看看原著里描述的贾代儒诸多行止:

呵呵,各位不难看得出来,来这里上家塾的大多不是家境富裕的学生,这也符合贾家义学的初衷。

金荣是贾家嫡系贾璜妻子璜大奶奶的内侄儿,父亲早丧,璜大奶奶对寡嫂和侄儿并不忘记,不但接纳了嫂子,还求了王熙凤让金荣上了贾家私学。金荣之名通近荣,既有攀附荣华富贵之意,也有他在贾家私学上学,靠了王熙凤的帮忙才如愿。【蒙双行夹批:妙名,盖云有金自荣,廉耻何益哉?】按照脂砚斋说法更妙,说白话就是有钱是大爷,蝇营狗苟追求富贵,不正是书中那一起追名逐利之辈。贾家被抄家也因此。对应贾宝玉不屈从名利的可贵可惜!

  这场毛孩子们吵吵嚷嚷、推推搡搡的闹剧中,每个人的态度反应、处理方式个个不同,从这些不同的言行中透露出的却是其背后的不同家庭教育理念和方式。

第8回讲到,宁国府蓉大奶奶秦氏与其养父秦业,为了让秦钟进贾府私塾读书,可谓是用心良苦,先是争得了王凤姐的同意,又因宝玉的喜欢而轻而易举的让贾母也同意了此事。秦业与秦氏之所以千方百计让家中唯一的男孩子来贾府读书,就是为了使得原本贫苦的家庭节约一些开支。然而,事到临头,还是不可避免的花了一些银两。

原文:原来这贾家之义学,离此也不甚远,不过一里之遥,原系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贫穷不能请师者,即入此中肄业。凡族中有官爵之人,皆供给银两,按俸之多寡帮助,为学中之费。特共举年高有德之人为塾掌,专为训课子弟。”

妙在薛蟠如今不大来学中应卯了,因此秦钟趁此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儿,二人假装出小恭,走至后院说体己话。秦钟先问他:“家里的大人可管你交朋友不管?”一语未了,只听背后咳嗽了一声。二人唬的忙回头看时,原来是窗友名金荣者。金荣笑道:“我现拿住了是真的。”说着,又拍着手笑嚷道:“贴的好烧饼!你们都不买一个吃去?”

图片 2

秦钟的父亲秦业“又知贾家塾中司塾的乃现今之老儒贾代儒,秦钟此去,可望学业进益,从此成名,因十分喜悦。只是宦囊羞涩,那边都是一双富贵眼睛,少了拿不出来;因是儿子的终身大事所关,说不得东并西凑,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带了秦钟到代儒家拜见”。本来贾府的私塾一应费用,都是“凡族中为官者,皆有帮助银两,以为学中膏火之费”,贾代儒的薪水已经得到了很完美的解决,换句话说,贾府给贾代儒的工资,足够他们一家老小的生活费用了。所以秦钟来入学就不必再破费了。可是,秦业大概听到了什么传言,认识到这个“二十四两贽见礼”是无论如何少不了的,而且还必须“恭恭敬敬”亲自送上门去。

贾家始祖还是颇有远见的,立学原因正是怕族中贫穷子弟请不起老师,可惜认真“攻读”的不多,其中的“攻受”倒不少。

金荣与秦钟之争,不过是小孩子闹剧,争风吃醋幼稚,言语冒失,行为可笑。但曹雪芹通过孩子角度还是揭示出某些大人反常事。比方贾代儒,一群学生上学,他说走就走,交给自己孙子,孙子又不是好料。他对自己子孙不了解,对学堂混乱更不了解。所有家乡将孩子交给他,他不管不顾,任由孩子争相堕落,除了拿一对束脩尸位素餐,什么也不是?贾家未来也交到这样人手上,纯粹误人子弟,坑害他人,坑害贾家,更坑了自己。他最后断子绝孙,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三观不正的家长与莽撞愚懦的孩子——单亲家庭的金荣

这里虽然没有写贾代儒是怎样的态度收了秦业的贽见礼,但由此不难看出,贾代儒也是贪图便宜之人,只要有礼收,绝对不会拒绝。不可否认,有的人收了礼会好好办事,而贾代儒即使收了礼也没能做个尽职尽责的校长兼老师。

在第七回,贾宝玉初会秦钟之时提到其老师“上年”回家去了,明年才回来,因此也想到学里去温习。

图片 3

  金荣是这样闹剧的始作俑者,他对学堂内的香怜和玉爱两个同学与秦钟的过分亲密嫉妒万分,出言挖苦污蔑,进而把宝玉、贾瑞、茗烟等人都牵涉其中,惹下了一场学堂闹剧,最后又不得不给秦钟磕头道歉平息此事,可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第9回,“嗔顽童茗烟闹书房”,想来不是私塾里的第一次闹事,尽管这场闹剧的直接原因是由于这日贾代儒有事回家,将学中之事委托长孙贾瑞代管所致,但一棵树的树根坏死掉,绝非一朝一夕造成的。因此,私塾闹剧只是长期管教不当而演绎出来的一个片段而已。正所谓“管中窥豹略见一斑”:“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修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谁想这学内的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穿吃,被他哄上手了,也不消多记。”

不过,他的这个神秘的老师始终没有正面出场过。

金荣和秦钟有很多共同之处。他们都是贾家外戚,都是通过王熙凤才进的贾家私学上学。不同之处,秦钟与贾家当权者更近,金荣却只是没落嫡系旁支亲戚。可金荣却敢于欺负秦钟,证明秦可卿在贾家确实地位堪忧,人人看不起。作为小小营缮郎的女儿,寒门出身,金荣一定也是听到姑姑璜大奶奶总在背后嫌弃秦可卿,认为秦可卿好欺负,他才敢于刁难秦钟。秦钟被欺负,也等于秦可卿被欺负,她一个宁国府大少奶奶如此不被人看在眼中,可知她在贾家生活的水深火热,别人看不起,她自己还要强,肯定每日精神压力大,备受煎熬。她的死,早已经埋下伏笔。

  金荣是贾府私塾中蹭学上的关系户之一,背景不强、关系也不硬。他的姑姑是璜大奶奶,是贾氏同族的一个破落户,“守着些小的产业,又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又会奉承凤姐儿并尤氏,所以凤姐儿尤氏也时常资助资助他,方能如此度日”。

若是一个认真负责的校长兼老师,就算水平一般,学生们也不至于一个个假借一些名头来私塾里混日子。学内的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穿吃,贾代儒这位校长兼老师,又何尝不是图薛蟠的银两而纵容之?

宝玉秦钟一来,好戏即将登场。

再说回金荣。这孩子本性并不坏,他与母亲相依为命,靠自己做薛蟠禁脔供养母亲。虽不是有意行为,也因为实在家贫。他的作为比起贾芹在铁槛寺称王称霸一家子老小没钱过年被贾珍骂一顿强的多。他受欺负回家被母亲数落,也并没有与母亲顶嘴,也是个孝顺儿子。

  通过破落户姑姑而得来的珍贵学习机会,金荣并未珍惜,在学堂里贪慕虚荣,成了薛蟠的“契弟”。不求上进的他,如果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怎会在意谁与谁关系好、谁与谁偷偷出去说了悄悄话,更不会引起学堂里的闹剧。

所以,贾代儒不仅白读了诗书,变身一个愚昧教书先生,更是个完全没有责任心、整日混吃等死之人。第89回很明确的指出贾代儒不是个负责任的先生。有一天“晚间放学时,宝玉便往代儒托病告假一天。代儒本来上年纪的人,也不过伴着几个孩子解闷儿,时常也八病九痛的,乐得去一个少操一日心。况且明知贾政事忙,贾母溺爱,便点点头儿。”此时,贾政亲自送贾宝玉入学到现在,不过才两三个月光景。但依托贾府照应的贾代儒,早把贾政的当面嘱托忘得差不多了,反正“贾政事忙”,无暇过问,自己“乐得去一个少操一日心”。因为贾老师对于教书先生的职责认知,仅限于“也不过伴着几个孩子解闷儿”罢了。

好复杂的关系啊。

图片 4

  金荣是生长在单亲家庭之中,父亲早亡,母亲独自拉扯其生活。他平时在学堂中的不争气表现、他在闹学堂中莽撞与懦弱,与他的母亲有直接的关系。

试问,如此态度来教书育人,何以教出好学生来?至于后来榜上有名的贾兰,那是特例,是人家母亲管教得当,与贾代儒没太大关系。那我为什么说贾代儒的教育方式,害了儿孙两代人呢?

待我慢慢为各位梳理,先从薛蟠开始吧。

金荣母亲胡寡妇虽然昏聩,对儿子与薛蟠关系视而不见。但她也并非全无优点。她出身一般,丈夫死了含辛茹苦抚养儿子,影射红楼梦中寡妇的心酸。可知李纨在抄家后抚养儿子同样辛苦。胡寡妇年纪不大并没有改嫁,符合当初妇德的要求。比起尤老娘的再嫁要更好,使得金荣长大了更能在社会上安身立命。胡寡妇尚且如此,更何况很多说薛宝钗会改嫁的人更是无稽之谈!您说是不是?

  当金荣在学堂闹剧中,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之后,其母金寡妇的一番说辞,明显地暴露出她在引导教育金荣中的偏离和错误。

书中没有提及贾代儒的儿子、即贾瑞的父母是如何离世的。但从贾代儒教育贾瑞的方式来看,他对贾瑞父亲大抵也是非打即骂,属于过分严苛的专制型教育,其明显特征表现方式为:惩罚,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而不是视情况再定惩罚与否之事。而惩罚分为两种:一种是肉体上的,具体表现为不准吃饭、不准睡觉、打板子、罚跪等方式。一种是精神上的冷暴力,其多半为故意疏远和专制语言。

薛蟠搞到手的契弟据说是不少,有名的有以下几个,前前男友名叫金荣,后来又勾搭上了“香怜”和“玉爱”,他们俩算是其前任男友,最近又薛蟠又有了新欢,因此这三人都已经是薛蟠的前前任和前任了,已经失宠了。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金寡妇觉得金荣去上学后,最令她满意的是“茶也是现成的,饭也是现成的,家里也省好大的嚼用呢”。而省下的开销,是被安排满足金荣“爱穿件鲜明衣服”的追求物质享受的需求,而非用于笔墨纸砚书籍的学习和精神的需求。

而专制型,是指贾代儒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他认为这件事是对的,就是对的,他说是错的就是错的,任何人都不准违背他,就算有理,也绝对不允许跟他据理力争。所以,贾瑞一夜未归,贾代儒根本就不给解释和喘息的机会,而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打了贾瑞三四十板子,又罚他不准吃饭,并跪在院子里读书,补出十天的功课来。

宝玉和秦钟来后,“香怜”和“玉爱”又动了心思。

80回本

  这样的生活目标设置和教育引导,怎能培养出志向远大的孩子,难怪金荣在私塾中不是专注于学习,而是把精力放在了谁和谁挤眉弄眼的无聊之事上。

所以,可以脑补一下贾瑞父亲在世时,也一定经常被贾代儒打骂与惩罚。如果再从遗传学上来讲,没准贾瑞的父亲年轻时也是个深陷情或欲之中的男子,加上贾代儒过度严苛的专制型教育,使其身心俱疲,早早亡故。之后,好不容易把孙子给养大了,未料到也早早离世。所以,是贾代儒害死了自己的儿孙。这天下之大,真正能抵得住身心折磨的人,并不多。不管你有多么想荣耀家族或建功立业,都悠着点,千万不要辛辛苦苦把儿孙养大,却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结局。

当然宝秦二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