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切尔夫人的这种矛盾多于合作、僵硬多于灵活的政策,在她于1988年9月布鲁日欧洲学院的一次演讲中,已表露得一清二楚。在那次演讲中,她明确反对共同体委员会主席德洛尔关于建立联邦主义的统一欧洲观点。她认为欧洲的统一应是在独立主权国家的联合,而且不能损害民族利益和国家主权这样双重原则。

撒切尔夫人辞职的原因

普京网址 1

欧盟,英国保守党解不开的“结”_国际新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29 摘要:0 参与 作者 袁京麟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近年国际政治最热门的话题一定是英国脱欧。或许2016年英国人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让很多人第一次认识到英国和欧盟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但实际上,英国政府与欧盟之间大大小小的利益纠葛已有近半个世纪历史。期间
0 参与   作者
袁京麟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近年国际政治最热门的话题一定是英国“脱欧”。或许2016年英国人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让很多人第一次认识到英国和欧盟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但实际上,英国政府与欧盟之间大大小小的利益纠葛已有近半个世纪历史。期间,几乎每任保守党首相,无论亲欧派或疑欧派,都最终因党内议员对政府对欧盟政策意见分歧而最终被拖下台。近半个世纪过去,英国近代最大执政党保守党始终没能越过欧盟这道坎。  1970年,保守党党首泰德·希斯在英国大选中获胜成为首相。这让加入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第一次被正式提上英国政府议程。希斯在一战期间出生,并成长于战争遗留的萧条环境下。在牛津完成学业后二战爆发,他被发配到前线在皇家炮兵服役,且亲身参与了1944年诺曼底登陆。出于维持欧洲和世界和平而被创立的欧洲共同体,对早年经受两次战争的希斯具有无穷的吸引力。在两年各方面谈判协商后,他终于在1973年1
月1日将英国带入欧洲共同体。这也是希斯自己认同的、他作为首相期间的最大成就。  希斯当时无从得知,欧洲共同体和欧盟将在未来几十年里成为每个保守党首相的“滑铁卢”。他在一年后迫于国内矿工工会的压力提前举行大选并落败。他因此成为了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后、唯一不是因欧洲问题而失权的保守党首相。  玛格丽特·撒切尔是公认的丘吉尔之后最杰出的英国首相。尽管她令人信服地赢下三次大选,并影响遍及全世界,但撒切尔夫人在欧洲汇率机制问题上受到重要内阁成员、副首相杰弗里·豪的强烈反对。1990年11月,豪因欧洲政策与撒切尔夫人矛盾激化,辞去副首相一职,并在下议院发言公开批评撒切尔政府。这标志着撒切尔对内阁完全失去控制。两周后,她便被迫卸任首相和保守党党首。但相比她个人的离职,撒切尔夫人作为首相期间引领的疑欧思想引发的内部分裂,对保守党影响更为深远。  撒切尔夫人与希斯处处意见相左。希斯提倡亲欧派一国保守主义,她便反其道而行之。八十年代后期,撒切尔政府与欧洲共同体在经济问题上分歧逐渐加重,于是保守党内随之诞生了一批追随撒切尔思想的右翼疑欧派。党内疑欧派与亲欧派的严重分裂和对峙,在随后几年间几乎彻底击垮了英国近代最大执政党保守党,也为多次大选溃败埋下了伏笔。  撒切尔的继任者、亲欧派约翰·梅杰上任后面临国内外一系列危机。不但英国国内经济停滞,他还接手了内阁对欧洲汇率机制意见不一的“烂摊子”。随着九十年代初欧盟的正式形成,疑欧派对梅杰政府施加的压力与反对达到了新高。对梅杰协商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不满的疑欧保守党议员组成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反对派”,并长期频繁在下议院批评首相梅杰和条约。党内疑欧反对派的躁动让梅杰难以真正统一党内议员,也使得他的公众形象大幅下滑。英国民众开始认为保守党自身无法统一,无法信任其执政。  1992年9月16日,英镑汇率急骤下跌,梅杰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当天连续两次大幅调高利率,且在当晚宣布退出欧洲汇率机制。这一天随后被称为“黑色星期三”。事实上,这一天对政治的影响远大于经济。“黑色星期三”并没有对英国经济产生真正深远影响——第二天,利率便被调低到之前的水平。这一不幸事件是对保守党的政治前途的再一记重击。英国民众由此相信保守党没有任何可靠的经济对策,并将梅杰政府与薄弱挂钩。“黑色星期三”真正摧毁的是保守党的公众印象,并且给疑欧派反对欧洲汇率机制和欧盟提供了“弹药”。  1997
年大选时,梅杰政府已完全扭转七年前的停滞危机——经济繁荣、利率低、通货膨胀率低、失业率在降低、医疗和教育体制在增长和提高、犯罪率在降低。这是英国一战以来最景气的大选前经济数据。然而这一切和保守党内部在欧洲问题上的严重分裂相比都显得苍白无力。保守党自食其果,遭遇了1832年之后最大的执政党选举溃败。343名保守党议员中只有165位保住了自己的位置。工党在随后的执政年间经济增长减缓,却依然因经济数据广受好评。疑欧派与亲欧派的公开分裂与敌对,使得梅杰保守党政府对英国经济的贡献几乎被彻底遗忘。  1997年大选落败后,保守党的声誉和竞争力一败涂地。陷入绝望的保守党的残余势力开始了漫长的救赎之路。1965到1997三十二年间,保守党只经历了三个党首。然而至2005年连续三次大选落败后,保守党已在八年内换了四个党首。年轻的新晋党首大卫·卡梅伦意识到了这个最严重的问题,呼吁党内议员“不要再纠结欧洲问题”并联合对抗工党。与几位前任不同的是,他既非疑欧派也非亲欧派。卡梅伦没有主导的政治意识形态。他最大的政治目的就是让保守党夺回执政权。抛开欧盟话题收到了成效,卡梅伦带领的保守党在之后的五年里逐步复苏。2010年大选后,他与自由民主党党首尼克·克莱格结成联合政府,结束了保守党1832年后最长的在野阶段。  然而好了伤疤忘了疼。执政后,党内的疑欧派换汤不换药,重新提出政府与欧盟问题。由于联合执政的自由民主党普遍亲欧,卡梅伦肩上的压力被卸下了很大一部分。卡梅伦安抚疑欧派的对策是在竞选宣言中保证:如果赢得下一次大选,保守党政府将举行公投,让英国人民决定英国在欧盟是去是留。卡梅伦在任期间举行并赢下了两次公投。其中,赢下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可以说是他作为首相的最大成就。他知道,如果能再赢下欧盟的公投,疑欧派将被平息,他可以无需过分顾忌党内反对派的干戈而专心执政。不出意外,他将在卸任时保证自己最亲近、最重要的政治盟友,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赢得保守党党首并接替自己成为首相。  这一政策或多或少帮助卡梅伦赢下了2015
年大选。但人算不如天算,同年春季在欧洲爆发的难民危机,让英国民众对欧盟移民政策的不满和民族情怀达到了新高,卡梅伦赢下欧盟去留公投的希望也变得格外渺茫。一年后,英国人民投票选择退出欧盟。疑欧派迎来了史无前例的胜利,卡梅伦只得接受事实,选择辞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最先呼吁“不要再纠结欧洲问题”的保守党党首,最终还是栽在了纠结欧洲问题上。不但如此,他一举将英国带出了欧盟。或许正像前BBC政治主编罗宾·奥克利说的那样:“保守党首相上台时以为最大的问题是管理英国;他们下台时才明白,真正的问题是管理保守党”。  相比之下,欧洲问题一向不是工党的心腹要患。七十年代哈罗德·威尔逊的内阁在欧洲共同体上的分歧只是短暂的风波。吉姆·卡拉汉时期工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能源危机、国内工会纠纷和经济衰退。亲欧派托尼·布莱尔执政期间试图将英国带入欧元区无果,但比欧盟、伊拉克战争和保守党,对他更具威胁的是与党内财政大臣戈登·布朗之间长达十三年的政治斗争。2008
年经济危机无疑是布朗作为首相期间遇上的最大障碍。从头至尾,欧洲一直是个保守党问题。  从来没有国家退出过欧洲共同体或欧盟。尽管新上任的鲍里斯·约翰逊保持极度乐观态度,但没有迹象表明他可以说服欧盟谈判官或是英国下议院。希斯生前在回忆录中写道:“没有像我们亲身上过战场的一代永远无法理解欧洲的和谐统一有多重要”。保守党主导了大部分英国现代历史,在二十世纪的统治地位尤其突出。但若不能在欧盟问题上找到一个确切统一的答案,党内的分裂和僵持将会在可预期的将来继续成为保守党和整个英国的梦魇。

  1993年10月30日,撒切尔夫人在卸任近三年之后,意气风发地飞抵巴黎,出席她那回忆录《唐宁街岁月》一书的首发仪式。在巴黎,她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对自己的采访。当记者问到她在“管理英国达10年时间”里,“什么事情”最使她“感到自豪”时,这位英国前女首相不假思索地朗声答道:

她的内阁在内外政策上的分歧。辞职的副首相杰弗里·豪指责撒切尔夫人的欧洲政策危及保守党和英国的未来,被认为是向撒切尔夫人“开了第一枪”。

1997年,保守党在选举中大败,梅杰正式辞职。

  《撒切尔夫人》(陈乐民)

她在1990年的首相任期中,80年代末,英国经济又一次进入衰退阶段。而“人头税”又在国内弄得怨声载道。在举世关注的欧洲一体化问题上,撒切尔夫人顽固坚持自己的立场,在统一防务、统一货币等问题上与其它国家分歧极大,使英国在欧共体内十分孤立。保守党为保持其执政党统治地位,经过激烈的党内斗争,决定逼走撒切尔夫人。

“不,不,不!”1990年,撒切尔夫人在上议院发表了一篇充满敌意的讲话,强烈反对欧洲一体化,特别是与欧洲货币的“联盟”项目。

  《撒切尔主义》(王振华)

撒切尔夫人辞职主要是为了保守党的团结和赢得下届大选,是撒切尔夫人作出辞职决定的直接原因。具体背景如下:

进退两难,身不由己——特雷莎·梅夹在欧盟和分裂的保守党间努力“脱欧”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她的辞职为继任者铺平了道路,而英国“脱欧”的最终日期依然未定。不过,这位“新铁娘子”的离开倒是遵循了某种屡试不爽的传统:由于对“如何处理与欧盟关系”这一议题无法达成一致,在过去的40年中,6位英国首相中已经有4人被迫辞职。巧合的是,他们都来自保守党:玛格丽特·撒切尔,约翰·梅杰,戴维·卡梅伦和特雷莎·梅。

  撒切尔夫人对欧共体的立场如此僵硬,使英国在多数情况下在欧共体内处于1票对11票的绝对孤立境地。英国在重新安排欧洲的进程中始终成游离状态,在很大程度上成了个局外人。

当时新加入保守党领袖竞选的外交大臣道格拉斯·赫德和财政大臣约翰·梅杰也均表示要重新考虑“人头税”问题。赫塞尔廷还批评撒切尔夫人的其他一些经济政策主张,在保守党内外引起共鸣。当时公布的九项民意测验均显示:如赫塞尔廷上台,保守党所得的支持率均超过工党;如撒切尔夫人仍当领袖,工党则领先。

5月24日,在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宣布辞职计划后走回唐宁街10号首相府。

  按照保守党选举制度的规定,撒切尔夫人必须以超过第二位候选人15%保守党议席的票数才能在第一轮决选中获胜。亦即在赫塞尔廷得到152票的情况下,撒切尔夫人的得票数应不少于208票,如今她还差4票才能达到标准。如果投票前“铁娘子”不是远隔英吉利海峡,而是亲临议会督战或在投票前能将支持赫塞尔廷的下院保守党议员再争取过来哪怕两个,她就足以渡过难关,稳操胜券了。惜乎这已成定局,是嗟悔无及的遗憾了。然而,恰恰是这关键的两票(注意,当时还有16票弃权)在两天后便结束了撒切尔夫人15年党魁和11年半的首相生涯:由于投票之后反对首相的声浪高涨,冲击着保守党的后座议员,以及“撒切尔时代已经结束”的观点在他们中间日益传播,加上昔日忠于首相的内阁大臣纷纷背叛或多持保留态度①,撒切尔夫人眼看大势已去,被迫于1990年11月22日宣布退出竞选,同时宣布辞职,并提名梅杰参加竞选。紧接着,在这场“宫廷政变”中被迫辞职的撒切尔夫人便厉兵秣马,全力支持梅杰参选。在11月27日梅杰、赫德、赫塞尔廷三马并逐的第二轮决选中,梅杰最终以185票的多数票击败了另两位竞争对手。撒切尔夫人于是与约翰·梅杰的夫人诺尔玛·梅杰热烈拥抱。
①1990年11月21日上午10时,撒切尔夫人待欧安会散会后,旋即飞返伦敦,并决心“继续努力,参加第二轮选举”;为此,她还改组了竞选班子。但在当天晚上接见的19位内阁大臣中就有12位要她退出第二轮决选,其中3人甚至以辞职相要挟。至此,撒切尔夫人不得不哀叹:“被抛弃的是我,抛弃者则是历来被我视为朋友的人……他们貌似坦诚,像是在为我的命运操心,实则是无情的背叛。”

1987年的大选胜利并没有让她逃离危机,公众对她推行的人头税政策十分不满,她的心腹、外交大臣杰弗里·豪伊因不满撒切尔的欧洲政策辞职,引发危机,接着保守党的其他议员也开始倒戈,最终迫使撒切尔放弃党主席职务。

这番著名言论最终终结了“铁娘子”11年的执政生涯,也定性了她“欧洲怀疑家”的形象。

  撒切尔夫人在其第三届首相任期内,与欧洲共同体维系着一种若即若离、捉摸不定的关系。她既想坚持自己的固有立场,又刻意要在特定时刻(为英国下一届大选准备和出于对英国经济利益的考虑)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她一方面坚持不列颠的主权,维护英国的“自由”和捍卫英国的利益,不甘心英国就此迅速融入欧洲共同体政治经济的一体化中,而执意要在英美“特殊关系”的基础上重新树立大英帝国的形象;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面对英国已丧失“超然”于欧洲共同体之外的历史条件的现实,被迫参加欧洲共同体的一体化进程,并在国内外反对她奉行对欧洲共同体政策的强大压力下,不得不在一定范围内和在一定程度上与欧洲共同体其他成员国进行合作和协调。这样,她的政策便不可避免地出现左右摇摆,令人难以捉摸。

玛格丽特·希尔达·撒切尔,英国右翼政治家,第49任英国首相,1979年-1990年在任,她是至今为止英国唯一一位女首相,也是自19世纪初利物浦伯爵以来连任时间最长的英国首相。她的政治哲学与政策主张被通称为“撒切尔主义”,在任首相期间,对英国的经济、社会与文化面貌作出了既深且广的改变。在担任首相前后高姿态地反对共产主义,而被前苏联媒体戏称为“铁娘子”,这个绰号甚至已成为了她的主要标志。

其后,更“亲欧”的约翰·梅杰接替了撒切尔夫人的位置并在1992年签署了支持英国加入欧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但是,这番举动激起了更多不满,保守党内亲欧派和疑欧派的的分歧依然激烈。

  就在杰弗里·豪发表辞职演讲的第二天(11月14日),素怀异志且1986年初在韦斯特兰事件中敢于跟首相分庭抗礼的前国防大臣迈克尔·赫塞尔廷即抓住有利时机,正式宣布了竞选党领袖的声明。他由尼尔·麦克法伦提名、彼得·塔普尔担任副手,向由道格拉斯·赫德提名、约翰·梅杰担任副手的撒切尔夫人挑战,竞选保守党领袖。双方决定11月20日为第一轮投票日。

因欧洲政策与撒切尔夫人相左于4年前辞职的赫塞尔廷向撒切尔夫人的领袖地位挑战,猛攻她的欧洲政策和持阁作风,并且反对她第三任期内内政改革的主要内容――“人头税”。由于撒切尔政府实施“人头税”,在英国引起两次骚乱。舆论批评“人头税”“既不公平,又不可行”,会使当时保守党在下届大选中失去选票。

1993年,误以为麦克风没有打开,梅杰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你想要多三位坏蛋在外面吗?”被认为指向内阁中的几位欧洲怀疑论者,这番言论被大肆报道。同年,一个新的政党在英国出现,那就是后来在2006年的“脱欧”全民公投中大出风头的英国独立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