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到晚老“想飞”(同名散文),总想“云游”(同名诗歌),总是以忘情而淋漓尽致、潇洒空灵的笔墨写他所向往之“飞翔”的徐志摩,竟然在这首诗中绝决然宣称: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光,一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多么婉约,多么温柔。这首诗是如此地广为流传,加上他与陆小曼的故事,以致于,徐志摩在我脑海中曾经的形象,就是一个满腔柔情的民国文人,直到我在偶然间读了《徐志摩诗全集》。

听凭荆棘把我们的脚心剌透,

西安的初雪2016.11.22安静的雪野像闺中待嫁的姑娘在空虚的嘴唇上安放被圈养的目光突然空中传来几声冬雷西安的雪与众不同伴着雷声惊艳有雪的天那把钥匙推开一扇门湿漉漉的气息打乱了宁静雨的缺席穿透了我像细线穿透银针我所做的任何事都缝着雪的颜色一粒粒密集潇洒一群人开始燃烧在另一个米粒雪的天寻找冰冷的触摸海阔的天空不需要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去捉弄来自八方的风只要一分钟只要一点光只要一条缝——象一个小孩子爬伏在一间暗屋的窗前望着西天那边不死的一条缝一点光一分钟闭起双眼最挂念雪眼睛睁开身边竟是雪整天雪的背影是一条踏往天空的道路由于这边自身的吸引正午自远方的飘落而来而在我的躯体里有一种钟的寂静仿佛刚刚响起的钟声北国的冬天向来就有冰冷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也会觉得单调雪是滋润人们情绪的佳酿美艳之至依旧隐约着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孩子们冻得通红的脸和手目光灼灼地嘴唇通红地站在雪地里一不小心孩子们心里在操场打着雪仗堆着雪人开始拍手点头嘻笑终于雪人独自坐着了天一晴来消释雪人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样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雪的精魂……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魄我梦见雪乡看见雪野听见不息的雪流……我听见等待听见欢喜听见菩萨的心跳……可是我风尘仆仆来赏雪要带着怎样的心去生活才不会显得疲惫

  这个画面具有一种类似电影中镜头“定格”的强烈视觉效果,象明暗反差极大的黑白片镜头,感官刺激尤其强烈。
  “一分钟”这一时间意象,在这里同时起到了两种作用:一者,“一分钟”对应作者前面宣称的“我只要”,仿佛总算达到了如此卑微可怜、时间上仅需“一分钟”的希望;另者,“一分钟”本身作为表达客观物理时间长度的语词,势必在读者的阅读想象中,留下短促而凝固暂停的“定格”般的阅读效果。
  这首诗歌,明显使用了为西方“新批评派”所推崇的“反讽”的手法。在语言陈述上,深究一点的话,则是使用了“反讽”方式中主要的一种“——“夸大陈述”性的“反讽”。所谓“反讽”,就是正话反说,言在此而意在彼。所谓“夸大陈述”,则是假情假意地夸张,然而,却大言若反,暗示相反的性质。我们正应该从“反讽”的角度来更好地理解这首诗歌。
  诗歌一开篇如“石破天惊逗秋雨”般先声夺人的几个“我不要”的宣称,无疑正是一种“夸大陈述”。诗人正是因为太想要“阔的海空的天”了,才会这样说,才会象一个顽强爬伏追求的小孩那样,孜孜以求“一条缝”、“一点光”、“一分钟”。可以说,追求光明的的可怜、卑微而顽强执着正反衬出一片“阔的海空的天”——这“自由与光明”的象征——对于每一个有生命的人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这首诗歌不但在局部语言技巧上使用了“反讽”的手法,在整个诗篇总体结构安排上,也同样成功地使用了“反讽性”的“张力结构”。
  标题“阔的海”与最后所追求的结局,构成了“反讽性”的强烈对比效果。诗歌句子的展开和排列,从“阔的海空的天”开始,最后可怜巴巴地被挤兑成“一条缝”似的狭窄的时间的短暂的时间。作者明显有意识地在句子排列上注重视觉效果的强调,整篇诗歌呈现出“倒三角形”(B)的形状。“缝”、“光”、“钟”排成整齐而局促的一条线,“一分钟”的“钟”最后孤零零地单独成行……所有这些,都不难见出诗人独具的匠心和深刻的寓意,足以让读者想见追求光明与“阔的海空的天”之艰难,又充分揭示出此种追求对于人之必然而然的“天性”性质。
                           (陈旭光)


我只要一点光,

     “望着西天边不死的一条缝,一点
  光,一分
  钟。”

阔的海

我只要一条缝,

  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
   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
     我只要一分钟
     我只要一点光
     我只要一条缝,
    象一个小孩爬伏
    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望着西天边不死的一条
   缝,一点
   光,一分
   钟。  
  ①写作时间不详。发表报刊不详。 

在这一诗集中,当然会收录著名的《再别康桥》、《翡冷翠的夜》、《沪杭车中》等脍炙人口的柔情主义作品,但也有很多力透纸背的充满张力的词句,如《为要寻一颗明星》、《夜半松风》、《拜献》等等。

跟着我来,

  “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
   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
   上天去捉弄那四面八方的风;”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那是一座岛,岛上有青草,

  岂非咄咄怪事!
  徐志摩在他为数并不算很多的诗文中多次描写过“飞翔”,“飞翔、飞翔、飞翔”(《雪花的快乐》),这几乎已成为他个人创作心理的某种挥之难去的深刻情结,也成为其诗歌本文中反复出现的,某种充满动感的“姿势”和“幻像”,成为一种经由个人私设象征而沟通整个人类的飞翔之梦,并上升到公共本体象征的“原型意象”。
  而于各种各样的飞翔中,尤为令徐志摩神往的恰恰是那种庄子“逍遥游”式的“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的“壮飞”!他宣称:“要飞就得满天飞,风拦不住云挡不住的飞,一翅膀就跳过一座山头,影子下来遮得阴二十亩稻田的飞……”
  何其壮观!何其逍遥!
  然而,此刻,作者竟宣称放弃所有这些壮观和逍遥,宣称无疑象征自由的“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这里面,满溢着诗人理想幻灭的几许沉重?几许“浓得化不开”的悲凉?
  在这里,一个天真浪漫的理想主义者的希望显得如此的卑微,渺小而可怜:不再是“壮飞”和“云游”的奢望,而只是“一分钟”的时间,“一点光”的明亮和“一线天”似“一条缝”的希望。
  作者接着以破折号强调并刻划出一幅令人终身难忘的画面:一个小孩——“小孩”当然是纯真、新鲜、生命刚开始,希望刚萌生,绝对应该拥有更多的光明,更美好的希望、更开阔的自由与更长远的生命力的“宁馨儿”——“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普京网址 1

殉我们的恋爱!

提起徐志摩,大家都会想起那首著名的《再别康桥》: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
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
我只要一分钟
我只要一点光
我只要一条缝, ——
像一个小孩爬伏
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望着西天边不死的一条
缝,一点
光,一分钟。

(由左至右)徐志摩、泰戈尔、林徽因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因为徐青年的可爱,也希望你在深夜梦回之时,会想起徐青年说:“不能在我生命力实现人之所以为人,我对不起自己,在为人的生活里不能实现我之所以为我,我对不起生命。”

如此看来,徐志摩的心中,除了“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还有“我拜献,拜献我胸胁间的热”。令我想起一句话:

青年徐志摩

专做一系列,与朋友们分享徐志摩的心中猛虎,品味一个不一样的徐志摩。

抛弃这个世界,

美感的记忆,是人生最可珍的产业。认识美的本能,是上帝给我们进天堂的一把秘钥。 
                                                                     
              ——徐志摩《曼殊斐尔》

普京网址 2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

我只要一分钟,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