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它唱,我们静著望,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焦枯落魄的树木,憔悴细长的影子徘徊在旷野孤独。

第二天清晨,纳协鲁便骑乘疾风飞舞到空中。
杰斯塔与两位龙骑士一直送他到了国境周边。
虽然终于要与魔神作战,然而纳协鲁却一点都不紧张,反而有种莫名的爽快感,大概是在天空翱翔的感觉十分舒服吧。
“一定要回来喔!””祝您好运!”抵达国境之后,杰斯塔与两位龙骑士各自为纳协鲁祝福并转换方向。
纳协鲁举起右手对杰斯塔等人告别。 之后他有力地呼唤著疾风。
“我们走!”疾风高声地吼著,缓缓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纳协鲁的身子也自然前倾。
“异世界的居民跑到这个世界嚣张了。”纳协鲁伏著身体对疾风说著。
“人们害怕魔神更甚于你喔。”疾风的意识有了回应。
“就让魔神它们彻底体认,我们才是世界上最强的!”疾风有力拍动著巨大的翅膀,使得速度更加的提升。
纳协鲁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昂感。
他有股与龙一起咆哮的冲动。如今的纳协鲁感觉原本囚禁已久的内心终于获得了自由,为了要与疾风有所契合,纳协鲁解放了他的内心。
这可以说是野性。 也可以说是欲望。
他也警戒自己必须要比以前更为理性与聪明,不能只是为了与龙共鸣而一昧冲动。
不过现在并不需要压抑内心的冲动。 纳协鲁增幅了心中对魔神的憎恨。
疾风开始与纳协鲁的感情有所共鸣。 它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撕裂它们、咬碎它们,让大地染上魔神的血!)”不过现在先不用急。”纳协鲁如此安慰著龙。
“我们慢慢来,确实把它们一只只解决掉。”疾风有些不耐地吼了一声。
它正以最快的速度在天空驰骋。 史卡德王城中大约有五十个史卡德骑士。
他们是在知道支配魔神的是布鲁克国王之后回来的。另外也有居民不愿再过著难民的生活而回到了史卡德。
魔神绝对不会袭击史卡德的人,这也使得骑士们相信国王真的是布鲁克而安下了心。
目前王城里有好几百个魔神,而还有成千上万的魔神军团则都住在石之王国的废墟,并且使用矮人族兴建的地下通道出没在罗德斯各地。被派遣至马斯凯特的密探,也时常传来魔神活动的消息。
魔神手下的牺牲者人数已经相当可观,至少有五千人丧失了生命,而且大多是无辜的一般人。
“布鲁克国王为什么不进攻马斯凯特呢?”一个史卡德骑士如此对同僚说著。如今他们两人正站在史卡德王城的城墙上。
“我前天也有试著向国王建议过,不过陛下总是说时机未到……””那么时机什么时候才会到?”骑士无法压抑住内心的不安。
这个年轻骑士刚满二十岁,泛红的金发顺风飘逸,虽然刻意留的胡子长得并不浓密,不过他认为这样才有威严能命令那些魔神。
身边的同僚是跟他一起接受骑士叙勋的。同僚刻意将自己淡茶色的头发留长,似乎是要模仿现在被海兰所保护的纳协鲁王子。
“我哪知道!”同僚丢下了这一句话。 “说得也是……”金发骑士低下了头来。
他完全不知道布鲁克国王在想些什么。
最近他开始有种莫名的不安。大概是因为跟魔神们住在一起吧。在和这些原本应该是手下的魔神擦肩而过时,他总觉得魔神似乎对他咧嘴笑著。
他也觉得布鲁克国王似乎有些不同。虽然国王的外观一如往常,但内心的本质却似乎有所改变,而莉娜公主也给了他相同的感觉。
不过这毕竟是要征服罗德斯的战斗,他们会有所改变应该也是有所必要的。
每天都有来自摩斯各国的秘密使者前来史卡德,其中动作最为频繁的便是”龙鳞”威诺了。他们一方面怪罪海兰与史卡德同盟,一方面又畏惧魔神的力量而要求和史卡德订立停战同盟。虽然这是政治的手段,然而威诺的外交手腕实在相当的狡猾。
布鲁克国王并没有明白回应威诺的要求,然而看他没有攻打马斯凯特的事实,似乎也没有完全拒绝威诺的同盟邀请。
“威诺不是我们的敌人吗……”金发骑士像是呻吟般对同僚说著。
“那是什么!”但同僚以警戒的口吻回答了他。
史卡德骑士转身追随著同僚的视线看了过去。
他看到阴暗的天空飞著一只像是大鸟的东西,而且这个生物是笔直往这里飞过来的。
速度快得令人讶异,这像是鸟的生物就在两个骑士茫然的注视之下急速接近。
“海兰的龙骑士!”金发骑士在确认对方的真面目之后大声叫著。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龙骑士,第一次则是在加入摩斯联合骑士团,在这座城中与魔神战斗的时候。那时海兰国王迈先与三位龙骑士一同加入了战局。
那时迈先国王他们的活跃英姿,至今都鲜明地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赶快出动!要赶快命令魔神出动……”同僚狼狈地准备走下城墙。
“等等!”金发骑士突然制止了同僚。
“怎么了?””那个龙骑士是、纳协鲁殿下……”金发骑士如此说著,并伸手指向眼前急速接近的龙骑士。
“是殿下?”同僚几乎把身体撑到了城墙外面。
龙骑士朝著城墙逼近,而坐在这天空色飞龙身上的,正是史卡德的皇太子纳协鲁。
“纳协鲁殿下!”两位骑士欢欣鼓舞地叫著。 “纳协鲁殿下!”金发骑士再度欢呼著。
龙停在城墙的前面,翅膀的拍动不断卷起像是山岚般的强风。
“你们不配叫我殿下!”纳协鲁的脸上浮现出极度的愤怒,这股愤怒连他骑乘的龙都感应得到,使得龙的鼻孔甚至已经冒出了袅袅白烟。龙所吐出来的火焰可以烧尽任何东西,一般人中了龙的火焰无疑会化为灰烬。
“您不是要回来史卡德了吗?”年轻人狼狈地说著。
“回来?”纳协鲁不禁冷笑了一声。
“你错了。我已经没有祖国了,这里是被魔神支配的邪恶城堡,我是为了毁灭魔神而来的!””可是殿下,这座城是……””这座城里只有把灵魂卖给魔神的愚蠢人类,你们甚至根本不配称为人,不想死的话就马上给我离开!”史卡德皇太子如此说著,并举起了手中的弩弓。
“告诉我的父亲!我绝对忘不了南方矮人族的悲剧,我一定要实践麦酒之誓言,代替被魔神杀害的无辜人们毁灭这座城堡!”之后纳协鲁按下了板机。
弩弓的箭划开空气擦过了年轻人的脸颊。
“现在我不会留情了!”纳协鲁装上箭之后再度举起了弩弓。
“纳协鲁殿下……”金发骑士茫然地说著,脸颊上流下了一滴鲜血。
“看来殿下已经变了……”同僚似乎也怀疑著自己的眼睛。
“必须马上报告国王陛下!”两位骑士就这样像是逃难般跑向通往中庭的阶梯。
纳协鲁所骑的龙在同时张开了血盆大口。
它朝著空无一人的城墙喷出了红莲之火焰。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疾风表达著它的不满。
“他们根本不值得一死,该死的只有异世界的魔物。”纳协鲁回答之后凝视著城内。
“来了!”几只魔神冲破城中的窗户飞了过来。
纳协鲁憎恨地瞪著飞上来的魔神。这里原本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如今却成为了丑恶魔物的巢穴。
纳协鲁让疾风飞到高空,避免被城里的魔神以魔法攻击。
魔神追赶著纳协鲁飞了上来。
包括像是石像怪的有翼魔神,以及像是直立的龙的龙头魔神。
“那个魔神跟你是同族吗?”纳协鲁指著龙头魔神对疾风说著。 龙回答了。
(连我的眷族都没这么畸形。)”那就把它杀了。”纳协鲁如此说著。
疾风有力地回答著。 之后这被称为最强的幻兽,马上便将这个承诺付诸实行。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徐志摩的诗,留在意识里印象最深的是那十八首《沙扬娜拉》中的一首。

一团不圆的光亮消失在黑夜,鸮鸟生翼而飞,我寻找美丽和温柔。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狂风暴雨闪电阴霾的捆绑,落叶哀愁的情绪覆盖了秋天。

  翘著尾尖,它不作声,

你记得也好

梦依洄在轻波里,灵魂的锚坚固牢靠在幔内。

  艳异照亮了浓密——

你不必讶异

溪流憧憬大海,大海深情的呼喊你的名字,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看,一只黄鹂!’有人说。

你是一只青鸟栖息在我的心里,在我人生永恒的春天。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不过就是一只黄鹂鸟飞上了树,倒剪着尾尖在树叶间呆了片刻,然后又展翅飞走了无踪影这么一个小场景小片段。诗人却以小说的笔法将眼底的瞬间诗景情节化、黄鹂鸟个性化、人物心绪动态化冲突化:鸟儿飞上来勾起人对黄鹂歌唱的期待,对黄鹂正面停驻的期待,但自始至终鸟不随人愿。人期待鸟唱,鸟并不作声。鸟自飞来又飞去,自适天性自得其乐。诗人的可贵在于叙写人的期待与失落的同时,并没有忽略对鸟儿艳异、彩云、浓密之色彩之美与矫健自得的姿态之美的发现与捕捉。眼底的瞬间发现与捕捉化为诗人独特的小说式诗体、镜头式画面而永恒留驻,刻录入世代读者的共鸣与同感。

你是一只青鸟,叮咛和眷爱呼喊了春光、火焰和热情的岁月。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