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语一号开枪亲自杀害了自己的父母,手颤抖的丢掉手中枪,跪在地上哭泣,忏悔转眼间到了一个很大的圆球形的处理器系统房,诗语在改变编码,把自己父亲的感情转给了浩宇,下载数据两边长得一样的女生赶了过来,阻止了传输未完成,诗语一号拔掉手表逃离,进入到一个门里,诗语2和3号也一同进入,主人公浩宇一天傍晚她和好做兼职的基友一块去游戏厅打游戏,路边摊上买了一个发饰打算送女友,途中有人跟踪,在回家的途中,后面有两个黑衣人跟踪女生,女生停下脚步抓住浩宇就拽着他就跑,浩宇有很多问题,后面两个黑衣人追着他,开了枪,女子让浩宇躲起来,并告诉他一串数字,自己引开他们两个,没想到对方其中一人来追自己,浩宇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甩开对方,正要打算去接基友的一瞬间眼泪突然流了出来,一个名字出现在他的脑中,他转身急匆匆的奔跑了出去,四处寻找女子,在即将放弃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喊救命,他走过去,是哪个女生,但女生躺在地上身上全是伤痕,整个手断掉了,寄瑶求浩宇救他,又有要求他不能报警和去医院,然后就晕倒了,浩宇紧急将女生带回了家,让寄瑶学医的寄瑶紧急包扎了一下,当她靠近女生时,女生身上发出异常光芒,把寄瑶弹到一边,从手表中放出类似DNA样的数据链,飞向女子的胳膊,一会胳膊就重生了,到女生手臂上的装置引来了哪两个黑衣人,这些人要求带走女生,浩宇和女友不同意,两女生把浩宇打趴,转身攻击寄瑶时两人无法攻击,反而被弹飞了,两人匆忙逃脱,寄瑶也昏迷了。浩宇醒来时寄瑶躺在地上,浩宇叫醒寄瑶,女子却一直昏迷不醒。两人商议决定把女子留下观察,这个时候浩宇将买的饰品送给寄瑶,没想到这时女子醒了,见到浩宇一把抱住浩宇,寄瑶忍无可忍,经询问得知女生是浩宇的妹妹,浩宇不信,女子在无法证明之下决定做DNA亲子鉴定,便拿刀划伤了手掌,看到女子如此激动,浩宇和寄瑶猜测可能是自己老爸的私生女,由于女子衣服袖子破掉了,寄瑶便约女子一块去购物。浩宇见手表掉在地上看起来挺帅的便将他带在手腕上,寄瑶和女子也起来一同出了门,去逛街买衣服,浩宇也一同去逛街,在路上看到女生内衣便转身离开,看到有游戏机便去一边打游戏去了,这时浩宇的手表的红灯一直在闪烁,而女子和寄瑶正在换衣服,并挑了一个红色的小花送给女子,而这时一个长相和女子一模一样的女子走到浩宇哪里,要他把手表交过来,浩宇看到女子换了衣服还承赞不错,女子伸手要手表,另一只手在背后打算把枪拔出,浩宇看到女子这么认真,便把手表取下来,可是很难取下来,这是女子和寄瑶从更衣室出来,见到浩宇正要把手表交出来,便上前叫了一声不要呀!浩宇转头看到诗语和寄瑶在一起,便把手表收了起来,对方看到不对,便从背后拔出枪射击浩宇,5;;;;;;;;
浩宇脚底一划倒在地上躲了过去,对方再次瞄准,一颗水晶子弹集中了手腕,浩宇翻身连滚带爬的逃走了,寄瑶和女子看情况不对也逃走了,三人在电梯汇合,浩宇手掌血流不止,逃到了天磊做兼职的地方,浩宇让天磊找个地方躲起来,天磊看到他的手在流血,于是天磊便把他们三个躲在了储藏间,天磊把地上的血迹擦得干干净净,等女子来的时候天磊在那边继续干活,女子问他有没有看到两男一女从这边经过,天磊回答没有,再储藏室电话突然响了,天磊过去接电话,女子看到没人也放弃,正要离开,刚走40米左右,女二走进店里的储藏室,打开门后发现储藏室到处血迹,浩宇的身体开始消失,透明,叫了一声,天磊紧急把女二的嘴捂住,寄瑶听到声音便往回赶,看来躲不过去,天磊便把后门打开,三人逃了出去,女子开门,发现三人已逃的无影了,剩下的两个手下也应召集合,他们转身抓走了女二,威胁天磊把浩宇的手上的那块手表带来。
浩宇三人一同回到浩宇的家,寄瑶看到浩宇快要消失很是着急,女子把手表给浩宇带着,然后把自己的手割破,血滴在手表盘上,表盘上形成DNA的编码立体投影飞向浩宇的手腕,浩宇的手腕开始愈合,身体也开始实体化,伤口愈合后,女子失血过多晕倒了,寄瑶把晕倒女子扶到床上,尽力想叫醒浩宇,浩宇醒来,身体虚弱,寄瑶把他扶到椅子上。这时天磊也无奈之下来到浩宇家,装作看望病情,浩宇身体虚弱,天磊让他休息会,浩宇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浩宇等了一会,心理斗争了一会,寄瑶发现女子手上的伤口一直不愈合,想到那块手表救她的事情,便想来拿手表,这时天磊留下了纸条,取下了那块手表,带走了,寄瑶走过来时发现天磊已经走了留下了礼品,在她提起礼品篮时发现字条掉在地上,她捡起字条,当她看到字条便叫醒了,浩宇醒来果真发现手表不见了,两人看到字条上写着,东西借用一下,浩宇和寄瑶分析到除了开枪打他的人,没人会要这块手表,意识到天磊有危险,便放下字条立即出门寻找他,那时女子手指动了一下,而浩宇打电话接通后,浩宇劝他,他决意要把手表带走,两人决定分头追,终于浩宇找到了天磊,他通知寄瑶找到了他,两人汇合一同跟了上去,在他们看到天磊去了地下室,便也跟着下了地下室。浩宇和寄瑶一同追天磊想要回手表,却发现天磊和之前抓他们的黑衣人再做交易7……

主人公浩宇10岁时由于自己体内的力量暴走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和妹妹,一名中年男性出现把浩宇的记忆和能力都封印了起来,并让浩宇认他做师父。转眼几年过后,浩宇长大了,成为了一个靠坑蒙拐骗的小把戏赚些外快的神棍,他的坑爹师父[孔仪]拖欠了他8年的工资没发!往浩宇家里寄了一份快递并且叮嘱浩宇不要去碰他。结果游手好闲的浩宇偏要却拆开了快递发现里面是一个八卦罗盘镜和一本修订手册,一张维修账单,刚好赶漫展浩宇,基友天磊让浩宇出cos没钱,他便将师傅的道袍和罗盘带走出C,晚上在便利店吃泡面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一名少女正再被两个怪装的黑衣人追赶攻击,浩宇本想拉天磊一同上前合影,天磊却说他看花眼了,根本没人,浩宇感觉不对劲便跟了过去,说一会就回来。浩宇的电话屏保图片是她妈妈的照片浩宇上前得知原来他们要取少女的命,浩宇阻止他们,少女看到浩宇便晕倒了,这两个黑衣人长相不是正常人,浩宇看出是怪物,黑衣人迫近浩宇,浩宇用包挡,两个黑衣人打掉了包,包里的罗盘掉了出来,放出金光,黑衣人见到罗盘便被吓退了,浩宇把罗盘装到包里,少女又叫不醒,无奈就把少女抱回了家忘了天磊,两个黑衣人害怕镜子,但又交不了差便想寻找机会,便跟着浩宇回到他家,浩宇回到家后没钱找医生,便叫来了正在学医的寄瑶,在这段时间,累坏的他喝了瓶饮料,结果撒到了罗盘上,黑衣人一看机会来了,罗盘不能沾水,浩宇擦了放在一边了,这时寄瑶赶来了,因为要诊断需要解开了少女的衣服,便让浩宇出了卧室到了客厅,当寄瑶来到浩宇家检查少女身体时发现女生手上握着的一块发光的石头,寄瑶好奇便觉得好奇碰了一下石头,石头的亮光就消失了,他将石头拿掉了,看了一下刻着浩冉的水晶石放到了一边。正当寄瑶看病时,两个黑衣人穿门而入,浩宇正在玩手游,没看到,黑衣人进到卧屋内,寄瑶挡着让两人出去,寄瑶的叫声吵到浩宇,浩宇进门发现是哪两个人,便转身去拿镜子,没想到对方一挥手浩宇就被击飞了,狠狠的撞在了墙上,昏了过去,寄瑶看到上前挡着,对方转身攻击寄瑶时两人反而被弹飞了,两人匆忙逃脱,寄瑶也昏迷了。而天磊在一个人再回去的路上被路边的街头混混打伤被拿走了生活费。浩宇醒来时寄瑶躺在地上,浩宇叫醒寄瑶,女子却一直昏迷不醒,两人来到客厅,两人在客厅闲聊,闲聊到一半少女也醒了过来,少女一看到浩宇就流出泪来,浩宇问情况,少女却什么都不记得,但是她相见浩宇,而且很想她,浩宇一脸懵逼,寄瑶还以为是浩宇背着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事,最后解释了原因,无奈打算留女生住下,寄瑶不放心便要求自己也住下,还把他赶到了客厅去睡,两个黑衣人无奈之下只能如实汇报情况,请尚少主子怡出冥界来回收残念水晶石。
第二天早上,寄瑶和女子也起来一同出了门,去逛街买衣服,浩宇见刻在名字浩冉的水晶石掉在地上,装到口袋里了;浩宇也一同去逛街。应寄瑶要求让浩宇去买饮料,浩冉挑了一件衣服去试衣间更换,寄瑶在一边等着,再浩冉更换衣服的时候,尚怡赶了过来,寄瑶以为是浩冉便跟着她到了地下室里,刚到地下室尚怡就转身将寄瑶被击倒在地,对方为了防止寄瑶出来妨碍他抓捕女子用银针刺进寄瑶的龙眼,寄瑶瞬间不能动弹慢慢的晕了过去,这时候浩宇买饮料回来的路上刚好经过地下室,无意间看到浩冉出现再地下室便跟了过去,这个时候尚怡已经坐上电梯离开了,而浩宇赶过去时候看到的是躺在地上的寄瑶,他上前试图叫醒寄瑶,但是没用,他把寄瑶抱回家,而另一边浩冉换完衣服发现衣服太小了便出来找寄瑶,却发现没有人,却不巧和尚怡碰了面,她立即跑了出去躲了起来,对方追了一会也放弃了。浩冉回到家里,他一回去,浩宇就上去质问她,因为自己无法解释浩宇看到的现象,她被赶出家门,浩宇后悔刚才说的话,没想到尚怡又和浩冉相遇,一番追寻浩冉被击倒,浩宇发现寄瑶头上有一根若有若无的针,于是拔了出来,寄瑶便醒来,寄瑶告诉浩宇浩冉有危险,浩宇带着包急忙赶了过去,再千钧一发找到了她,见到两人长相一样自己,浩宇看到浩冉的衣服认出了浩冉,浩宇挡在浩冉面前,对方一挥手一掌击飞浩宇,口吐鲜血,月光石掉在地上,对方捡起石头,对方施法要回收浩冉,浩宇尽全力站了起来,做出手势,念出咒语,罗盘飞到浩宇面前,镜面放出闪电,击退了对方,对方受到重创,浩宇自己也昏倒了,浩冉也昏倒了。寄瑶赶来,将两人带回了家,到了家,浩宇醒了过来,但是浩冉还是不醒,。尚怡在离开的途中重伤倒下摔下了天桥,被路过天桥洞下的天磊发现并且救下,天磊将其背回家,天磊将其放到床上,原石掉在地下,被天磊一脚踢到了床下,尚怡醒来后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天磊便帮助尚怡寻找自己的记忆,但是始终没有让她记起什么,两人失望的走在夕阳下的街道上,看着夕阳两人互释心扉,天磊不开心,尚怡就哄他开心,两人一起玩一起开心,一起再外滩呐喊。在回去的路上没想到偶遇浩宇刚从药店医院出来。浩宇告诉天磊尚怡很危险,要离她远点,听到这些尚怡知道自己过去是这样的人,伤害天磊的朋友,为了保护天磊不让天磊为难,很伤心的一个人离开了。天磊不顾浩宇的反对,执意要和尚怡在一起,于是追了过去,找到了尚怡,尚怡欲逃被天磊一把抱着,天磊不在乎尚怡的过去,表白自己喜欢尚怡,尚怡也表白自己喜欢天磊,两人绚丽的灯光下接吻,两人携手回到家中,家里的吃的没了,天磊出门去买吃的,尚怡则无聊的打扫家里的卫生,尚怡找到了水晶石恢复了当时自己的记忆。天磊回到家中,发现尚怡已经离开,他四处寻找都没找到而浩宇
将要给了寄瑶,还是担心天磊的安全,便背起包出了门,赶去天磊的家,中途和尚怡相遇,两人交战,成为平手,天磊不小心闯进战场,浩宇的攻击正向尚怡飞来,天磊突然出现,尚怡为了保护天磊挡了一击,尚怡被击中,浩宇收手,天磊抱着尚怡,尚怡含泪的就这样没了气息,慢慢化成光点被水晶吸收。天磊捡起石头,离开了,浩宇跟上反而别拒绝,他想一个人静静。失魂落魄的天磊被流氓拦下,流氓看到他眼泪,嘲笑他,对他一点兴趣也没了,连流氓都看不起他,就放他走了。
冥司大人得知自己的干女儿被人杀了,痛心疾首,但是并未收到干女儿的魂魄,冥司大人出来誓要找到尚怡的魂魄和杀死尚怡的凶手,后来经手下得知是被八卦罗盘杀得,并且魂魄还被吸到了水晶石里,冥司大人恼羞成怒,妈的!孔仪!老子的人你也敢动!于是便出了冥界到了人间,他先找到天磊,要拿走石头,被天磊拒绝,冥司大人看到天磊是个修炼的材料,便想收他为徒,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就是尚怡的干爹,尚怡还没死,只要找到尚怡生前的记忆注入到水晶石内便可让寄瑶重生,天磊不明白如果找回记忆,冥司大人告诉他石头闪烁时,也就是尚怡的生前的记忆,你只要石头放在面前,就可以了,并警告他一旦记忆注入,必须需要人的的精魄来滋养石头里的魂魄,也就要求天磊要修炼冥术,便把一本天冥术集给他,这里面是所有冥界的法术,但是要求是他要拜他为师,等他找到记忆时,注入其中,冥司大人会再来告诉他最后要做的事情,刚开始天磊一口拒绝,冥司离开给他时间考虑便离开了。之前浩宇给浩冉买了一个手机,因为天磊最近心情不好,浩宇向他道歉,天磊虽然不想去,但是还是没能拒绝,便一块去了,中途浩冉的出现,惊到了天磊,她误认为是尚怡,最后解释给他听他才明白,一个意外石头掉在了地上,浩冉碰到了石头,石头起了反应,天磊回去之后左思右想决定,趁浩冉一个人时天磊石头放在浩冉面前,浩冉化为光点飞进来原石里面,就这样消失了,地上掉下了浩宇送的手机,将手机扔在了一边,浩宇打电话也不接,急破脑袋的浩宇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浩宇再找浩冉的路上碰到天磊,便问天磊有没有见过,天磊说谎自己没见过他,浩宇想打电话,天磊怕发现手机的位置便阻止了他,并说两人分头寻找,支开了浩宇,趁浩宇不在,他将路边的手机捡起,发了一条短信,自己回家了吧,天磊用浩冉的手机发了一条离别短信,并且把手机扔到了河里,天磊在家里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一气之下把石头摔倒了地上,认为是冥司大人骗了他,这时冥司大人出来将石头里的尚怡唤出,但只是一个幻影,需要百人的精魄来养育,另一种方法就是寄瑶身上的龙脉之气,要自己杀自己友人的女友,天磊看出冥司大人在玩弄他,但是如果不能搞到这些东西,尚怡就会魂飞魄散,天磊只能做出选择,决定牺牲寄瑶,但是因为自己自作聪明发短信给浩宇引起了浩宇怀疑,浩冉根本就不会使用手机,更别提打字,这让天磊难以对寄瑶下手,这时浩宇那边也意识到浩冉有可能失踪,便到处张贴寻人启事,根据短信浩宇分析出对方可能知道他们在找浩冉,并且有可能就是他们身边的人,几个人警惕心增加,难度更高了,眼看时间快要到了,天磊无法得手,就只能另想办法,在回去的路上再次遇到曾经欺负他的流氓,浩宇情急之下,使出冥术,他很惊慌,这是他第一次杀了人,剩下几人要跑,被天磊无意识下全部杀光了,天磊清醒过来,吓的跑回了家,冥司大人被他唤出,冥司大人将他手掌的精魄传入到石头上,天磊打算放弃不再恢复尚怡,冥司大人洗脑加威胁,最终天磊决定,专门挑选对世界没用的人下手,什么乞丐,流氓混混。很快这件事遭到媒体和孔仪的注意,有人在修炼冥术,但是天磊并不知道孔仪再查这件事,在一天的傍晚,天磊吸取灵魄被孔仪发现,孔仪追上去阻止了他,无奈之下,取魂未完,天磊逃跑,孔仪追,师傅眼看就要抓到凶手却被贴传单的浩宇拦下,错过了机会,师傅还骂浩宇过去是护着那个胆小鬼天磊,现在又收留一个少女,麻烦还闲不够多的,师傅一看传单吓了一跳,这个照片不是去世的妹妹吗?经询问得知浩宇只是救下他,但是并不认识他,师傅反而说这下就好!。因为天磊没有取到魂魄喂食灵石,石头里的尚怡的魂魄已经到了不能再等的到步,天磊没办法只能再去冒险,没想到师傅刚好途径哪里,发现有人倒下,边追了上去,天磊就狂跑,师傅后面追夜色看不清楚人,追到一个公园内,天磊藏了起来,天磊将冥司大人召唤出来,冥司大人出现,解释了冥司大人看到了一切,孔仪欲把冥司大人赶回冥界,却因为封印浩宇时功力减半,根本就不是冥司大人对手,还被重伤,孔仪使用捆仙锁拴住冥司大人,但是没法抽开身,这时孔仪发现了天磊再身后偷看,因为他知道天磊是浩宇的朋友,便把附魔刀给了天磊,让他刺冥司大人的琵琶骨冥司大人和孔仪两人打架,天磊就在孔仪身后,由于孔仪以为天磊毕竟是浩宇的浩宇会帮助自己,没想到他竟然背后捅了自己一刀,师傅这时明白原来他们是一伙的,两人离开后,师傅昏了过去,师傅被附魔刀刺中,封住了灵脉,昏迷,被天神侍女救起,天神通知浩宇,他师傅的位置,浩宇找到师傅,并通过天神得知师傅被封了起了,救他的方法天神不会告诉浩宇,因为孔仪抢了他心爱的女人,经过一番折腾,天神终于告诉浩宇,师傅就是他爹,那自己就和寄瑶是兄妹了,卧槽!这是什么鬼!这不重要,天神告诉浩宇,要想取出刀子,需要至刚至阳之物护着师傅的躯体,就是龙珠,龙珠的位置就在”九龙柱下,并把四方铜鼎给他来乘龙珠,浩宇取龙珠,天磊绝对不能让孔仪醒呀!便想方设法阻止,再取出龙珠的一瞬间,天磊叛变了,他抢走了龙珠,浩宇终于明白天磊就是凶手,天磊看真相已经瞒不下去了,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抓走寄瑶,浩宇被击败到地,天磊将寄瑶打晕扛回了家,浩宇清醒过来时被侍女救回了天神哪里,浩宇醒后赶到天磊家,天磊冥司大人已经将龙脉之气复活了尚怡,浩宇赶到时,寄瑶已经昏迷不醒了,天磊将龙珠扔给浩宇,这也是他们最后的交谈了,浩宇拿回龙珠背回天神哪里,求天神救回浩宇师傅和寄瑶,浩宇的师傅被救活了,孔仪一见天神两人就来气,可是寄瑶需要地府的弱水来融化龙珠,灌入寄瑶体内,方可清醒,但是弱水的位置再冥界,除非死人和修炼冥术的人才可以进入,连天神都进入不了,天神告诉浩宇他可以去!师傅拒绝浩宇过去,他们一直在保密浩宇的身世,最后浩宇还是去了,临走之前他将一把另一把附魔刀给了浩宇,也许用的着,浩宇到了冥界遇到了尚怡和天磊,天磊拜冥司为师,练成冥术,成了一个阴阳人,浩宇是来取弱水,天磊欠他人情,便将弱水赠送给他,结果弱水撒在了浩宇的手上,手机掉在了地上,冥司捡起手机,一看照片,问浩宇照片是怎么回事,浩宇说出这是他妈的唯一的一张,这时冥司笑了起了,浩宇趁机便离开了。浩宇回到天神哪里,天神救活了寄瑶,晚上冥司来到人界,找到孔仪,问他浩宇是不是他儿子,并打算接走浩宇,浩宇无意间听到对话,跑了出去,之后浩宇经常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怪物,再杀人,他杀了自己的亲人,师傅匆忙赶来,师傅发现自己的封印已经松动便想帮助加固,没想到反而封印解除了,师傅被震到墙上,浩宇跑了出去,身体力量暴走,失去人类本性,变成了怪物,师傅设法绑住他,没想到他还是挣脱了,痛苦的浩宇跑了出去,中途差点害了吸取了路人的魂魄,寄瑶赶到孔仪身边,寄瑶追了出去,献身让浩宇吸取魂魄,浩宇内心意识清醒了一下,便推开寄瑶,逃到胡同里,浩宇了解到之前天神说的需要用附魔刀刺进自己的xxx位置,就可以散掉力量,变成凡人,但也同时再也无法使用任何道术和冥术,昏倒的浩宇被一个美女救下。而寄瑶由于浩宇吸取精魄,昏倒,被浩宇的师傅赶来救了回去,昏迷的寄瑶腹部开始出现怪异,一颗发光的直径长20厘米高30厘米的蛋状物分裂出来。顿时天地风云变色雷电交加!

那个冬季她像一只懒猫,窝在家里,偶尔也会去书店转转,只是呆的时间不长。有时太过想他,就会生出一些疯狂的想法,她常常想着自己出了车祸,生死垂危间,他回来了,就那样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有时她会被这样的想法惊到,可无数次她还是忍不住地这样想着,在梦里,这样的愿望她的确实现过,还不只一次,她该是满足的吧。

齐御风从草丛中走了出来,男子看着她道:“你…”便晕倒在地。

寒城明月映千里,    红颜情深忆三生。    子时三刻,他被喊嚷声吵醒。    她问:“外面怎么了?”    他伸手将被子盖与她身,轻声说:“没事,我出去看看。”    起身穿衣来到门外,一名甲士跑向前来,急切的说道:“将军,外敌来犯,我城危在旦夕。”    他听后,转身看向身后的房间,挥手说道:“拿我的枪来。”    甲士离去,他向一侧走廊转角处说:“她交给你了。”    转角处传来声音:“将军,让末将追随你吧。”    他沧桑一笑,:“不,你速带她离去,此战生死难料,她,我有负于。希望她能逃出去吧。”    说完,转身离开住所处,接过甲士手中的银枪,大喝道:“众将听令,外敌来犯,为了城中百姓,不许退后一步,誓死守卫城门。”    这一战,直战到天亮,城内三千甲士无一生还。却无他的消息。    一年后,深山老林中一所茅屋旁。一位美丽的女子问向身旁的黑衣人:“他还是没有消息么?”    黑衣人答道:“是的。”    她转身走进房中,双眼泪如雨下。口中轻念道:“君局何处?于以求之,妾之相望,在于林下。”    黑衣人望着她单薄的背影,轻轻摇头后离去。    山脚下,一个杂草横生的山洞内。    一男子躺在石床上问道:“她还好么?”    黑衣人跪倒在地:“将军,你这又是何必?她不好,非常的不好,日夜思念将军,芳心寸断。”    男子轻咳两声,说道:“我已经死了,或许时间久了她就会忘了我。你回去吧。”    黑衣人走后,他艰难的起身来到洞口,望着洞外的月亮,抽出随身佩戴的短剑,在洞口石壁上写道:“寒城明月映千里,红颜情深付如水。”    冬日来临,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死去,反而伤势好了许多,一日,洞外飘着雪花,他来到洞外,看着眼前的一片白茫茫的景色,不知不觉便来到她所在之处,只见一名女子,舞剑于雪中,口中轻语:醉卧杀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铁剑斩断雪花,挽出朵朵剑花。    他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她收剑负于背后,转身,两人相望,她蹙眉相问:“你是谁?”    他本喜悦的面孔为之一颤,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不认识我了么?”    她有些疑惑的问:“我们认识么?”    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苦笑道:“对不起,姑娘,是我认错人了。”    她“哦”了一声后向房中走去。    望着她离去的身影,他心如刀割,蹒跚的回到洞中,因过分悲伤,伤势再次复发,抚摸着自己在石壁上刻下的字迹,再次刻出:城破人亡缘已尽,来世再续伊人契。便自此离去了。    三年后,他与她当年所在的城池再次动乱,她在一次行刺中被打中头部,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当她满身是血的来到山洞前,看到石壁上他刻下的字,再也坚持不住,摔倒在地。    三天后,一位农夫上山砍柴,无意中发现这个山洞,只见山洞中躺着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子,女子约三十岁,只是满头白发,手中握着一个沾满血迹的手帕,手帕上书写着:他的城,有着她的梦。一日,城破,他战,她逃。一年后,他未死,她离去。伊人未在他城,城再也维持不住了的断壁残垣。    孤城一战君妾离。红颜情深忆三生,孟婆桥前百轮回,只为昔年尘世缘。

之后她把签名改成:我愛你,与你无关。她点开他的头像,按下删除,然后匆匆下线。她想交给时间,让时间来淡忘这场属于她一个人的愛。

“她是谁?不过她真的好美。”

01

“可是…我…我是个女子。”齐御风道。她自小就受礼仪的熏陶,男女授受不亲这条道理是父亲传授给自己的第一条定律。如今…罢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也就不顾这戒律清规。

02

齐御风见他睡去,刚要离去,又恐贼人将他杀害,只得守在他身旁。齐御风仔细看着男子的面容:肌肤如雪,却又不失刚毅,眉宇之间颇有龙凤之姿,带有与生俱来的贵气与霸气,想来定不是凡夫俗子。

她回:”你那么用心写下的故事怎能让我不用心去看。”

齐御风蹦蹦跳跳地向山下走去,她的好心情是难掩的。今儿师傅总算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批准了她下山去看一看,但日落之前必须回到逍遥宫。

那一日,她把手机调成静音,把QQ头像设置为离开,她全心地听着他的故事,生怕被谁给打断了。那的确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长到他用了五年的时间仍无法忘记初恋,无法放下那段感情。她替他心疼,也被他的痴情所打动,她有了想保护他的冲动,那种感觉既强烈又让她害怕。

“啊…啊!”一声惨叫,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浩宇时常会给她发来关心的话语,诸如,瑶:天气冷,多加件衣服,要按时吃饭,早一点睡,看书别太久,都是些寻常的话语,可她却不安起来,他竟称她为’瑶’,她分不清这些关心是对自己说还是对他的初恋说。那一晚她在日记中写下:“即便是她的影子,只要能让你快乐,我也无悔。”

“药…药在…衣服里。”男子声音极其虚弱,若有若无地说道。

十月的街道行人并不多,她把风衣领口最上面的的那颗别致的花形扣扣上,一下子便暧了许多。秋风吹过,金黄色的叶子纷纷飘落在地上,清凉的空气,都是秋天独有的风景。她从来舍不得去踩那些落叶,生怕踩疼了它们。

齐御风被这一声凄厉的惨叫吓得汗毛矗立,她是大家闺秀,听惯了高山流水,看遍了翩翩霓裳,何时听得这种恐怖的声音。

到家后,书瑶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握在手心,暧意像花绽放。打开电脑,习惯性的登上QQ、习惯性的隐身、习惯性的放一首轻音乐,看到有头像在闪动,点开,是他,他的添加提示,按下同意,分在朋友栏。他的消息快速地回过来:

“嗯…不告诉。”说罢,冲他笑了笑纵开揽月术,一会儿便不见了。

与浩宇闲聊了几句,得知两人都喜欢看书,又都是雪小禅的忠实禅迷,互相留了QQ号,她便匆匆离开了书店。

太阳又一次上升,阳光洒向人间,一切都是欣欣向荣。

他走的那天,她去送他了,只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看着列车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她的泪落在地上,凝结成了小水晶。她自言自语,浩宇,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回来。

“你别…你怎么了?”齐御风蹲在他身边,试图叫醒他。

他也会发来一些海边的照片给她,只是那些照片里从来缺少了她最想看到的东西,她的心思他何尝不知到,许是知到才那般刻意吧。

齐御风壮着胆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只见几名黑衣人将一名少年团团围住。那几名黑衣人披着披风,使着短刀;少年脸色苍白,显然是体力不济;向地下看,更是令齐御风毛骨悚然,数十具尸体,横卧在地上,将绿地染成了红色。

她给他发去消息:”能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齐御风解开了他的衣服,看着男子健壮的肌肉,她脸红了起来。那优美的曲线,全然的展现出了男性的本色。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